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五十六章 烽火
    “没看错?”

    残阳如血,暮霭里陈沐极力向西南海面眺望,只能看见远方低垂的云与墨色的海。

    信炮炸响,千户衙门快马奔走各百户所,道旁屋舍旗军扣着铁帽抓着鸟铳奔出门来,抱着孩子的婆娘紧跟出门,唤住丈夫递出孩子,张张口却说不出话,耳边传来小旗声嘶力竭的叫喊,农妇慌张望了爱人的脸,夺过孩子跑进屋里。

    香山的夜为此起彼伏的角声响彻,夹杂门后农妇压低呜咽的哭。

    “卑职哪儿敢看错啊!千真万确,在濠镜西边的炮台,能看见广海卫那边冒起好高的黑烟,滚滚的像火烧!”

    陈沐的脸非常僵硬,紧紧抿着嘴唇眉头跟着锁起来,天色已暗,濠镜炮台的守军看见烽火是将近一个时辰之前的事,现在各处都未传来消息,他该怎么办?

    守御千户所的职责是不能擅自救援,难道他能眼睁睁看着等着百里外的友军遇袭,自己却无动于衷?

    兵荒马乱,香山千户所谁都没经历过远处传警,最有经验的反倒是从清城过来的陈、白、张三人,但他们的经验是作为百户作为总旗的经验,并不懂如何掌控全局。

    各个急得像热锅的蚂蚁。

    “派骑兵,骑兵,骑马越境去新会,去新宁,去问!”

    陈沐披挂好了甲胄立在千户衙门前沉着脸,半晌抬手指天环视一圈对邓子龙孙敖道:“九个百户所,轮换执防,每个百户职守四个时辰,我们仨轮换职守,先由孙千户率领,四个时辰后邓千户去,八个时辰后由陈某接岗。”

    “执勤的打起精神,大敌当前,一不留神都得掉了脑袋。轮岗的去睡,派人盯着时辰——白兄。”

    陈沐对麾下旗官下令时自是斩钉截铁,但说对一旁白元洁说话要拱手商量了,道:“我觉得咱得有一支随时能拉战场打仗的旗军,清城的兄弟好好歇息,一旦预警,能拿着兵器结阵御敌行,这么安排,二位兄长以为何如?”

    张永寿笑呵呵地向前一步正待说什么,却被抢先前的白元洁打断,抱拳道:“客随主便,清城协防香山,自以陈千户号令为主,在下领命。清城千户所旗军,扎营休整!”

    白元洁张永寿平日里和陈沐相处从不称官职,都是二郎长二郎短地称呼,但此时属军议白元洁显然不想落下老下属的威望,下令后再度抱拳便拉着张永寿离去。

    陈沐硬是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白元洁的意思,转头向身后旗军下令道:“把炮推出来配骡马,别管是倭寇还是海寇,敢来轰他。”

    未知的敌人最可怕,这小半年先在濠镜击溃番夷水手,又在香山练兵备寇,麾下旗军称得兵精粮足,连小炮都装备了,让陈沐膨胀得认为自己手握这支兵马足以做好准备应对任何敌人。

    广海卫的烽火让他在心里敲响大钟,并非如此。

    他打过攻坚战,打过防守战,攻山踹营、据江守贼,他懂。

    但不是每个敌人都像濠镜的番蛮子舞刀跃跳地朝他列好的阵线冲过来,更多的是他没试过的阵仗。

    他不是没想过直接在不接到命令的情况下率军越境驰援广海卫,依照他现在这股子两广总督座下大将的心态,有机会说什么也要过去干一场。

    问题是他没这能力,一个夜战、行军的遭遇战能卡住他,输了真能不承担兵败的罪责?

    过得太舒服,兵力财力地位统统吹气球一样鼓起来,有点得意忘形。

    陈沐摇摇头,这种心态不好。

    张翰位高权重,是他的越级司,搀着濠镜的关窍才有了直接指挥他的机会,张翰真能拿他当亲信大将,擅自越境而爱才之心大起?

    不可能。

    他陈某人充其量是个总督门下的沐恩晚生,说几句话卖命办事得力的关系,亲待是因为他没错过,同样有才能他更有权势的人能错三次错四次,他一次都不能错。

    他看不那些同为卫官的人还知道遇敌燃烽火敌台呢,他会吗?

    陈爷知道打。

    “还是要如履薄冰才是。”

    放出快马的不止他一个人,有些人的马跑得他快的多,总督府的骑从军情紧急,沿途自各个驿站换马不换人,连夜探明广海卫的消息,次日一早派来的骑手带着来自总督衙门的飞报。

    “倭寇围广海卫城,劫掠城下,调派香山卫前去平贼。”

    天已大亮,总督府的信令一发,陈沐自是没什么说的,留下昨夜职守的孙敖部三个百户所留守千户所,下令整军备战。

    大军未动,昨夜前去越境取信的旗军便踏马而还,整夜未曾合眼奔波不停的骑手几乎要累的背过气儿去,对陈沐诉说着相同的情况。

    “千户,是真烽火,新会、新宁已接到指挥使的命令调集三百多旗军朝广海卫城过去了,广海卫大危,指挥使的命令没说敌军有多少,但还向周边卫所、营兵、总督衙门发了求援,不是寻常小贼!”

    这种时候已经不必说了,要是寻常小贼,广海卫有高大卫城,根本用不着点燃烽火。

    算数百海寇,调集广海卫旗军哪怕不能驱逐抵御总是不难,又何必向

    香山、清城两个千户所统合旗军,几个千户副千户聚首议论片刻便定下战策。

    陆路由白元洁率军先发后至作为后续援军前往新宁。

    陈沐军则乘两艘蜈蚣、两艘福船、五条快船欲自海直取台山广海卫城驰援。

    送走白元洁,香山七百旗军整装登船,硬帆兜风而行,还未穿过香山与濠镜之间的海峡,见淡蓝天空白云间升起浓烈黑烟。

    那不是什么黑烟,是来自濠镜的狼烟。

    轰!

    轰轰!

    熟悉无的巨响由远及近,濠镜渡口人影绰绰,跳耀挥手。

    “濠镜出事了,快开过去!”

    蜈蚣船首的陈沐听见天边那几声好似雷音的炮声心头是一跳,难道是那些佛朗机人不服管教,带船队杀回来了?

    他还是失策了,原以为濠镜澳行商走后没多少番夷,仅留三百旗军看护,又哪里会是对手?

    “传令各船,炮铳装弹,恐怕是番夷打回来了。”

    哪知道,才刚临近岸边,关闸这边聚着几十名旗军把税官朱襄、佛朗机主教神父等人护个周全,看见己方船队纷纷跳着高呼:“千户,倭寇许进美杀过来,李首领要抵挡不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