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五十七章 复仇
    “邓千户率军自关闸驰援接应李旦,我带蜈蚣船绕过去,先把他们船沉了再说!”

    邓子龙抱拳领命,引三百旗军下船整队直朝关闸行去。

    陈沐这边更省事,驾硬帆蜈蚣船绕濠镜而行,舰炮兵摩拳擦掌,水战受限战船,能让旗军有更高的士气。

    蜈蚣船的式硬帆是新做的,原本的西式软帆需要太多人去操控,相较而言式硬帆节省操帆人力,改帆和这个没关系,因为旗军不会控软帆。

    远远望去濠镜澳兵荒马乱,三座炮台硝烟从未停止,佛朗机人以议事广场为心的聚居地各处燃起大火浓烟冲天,港口都被摧毁大半,倭寇自各处沙滩登岸,各式船只百歪歪斜斜地停在岸边。

    港口,喊杀正烈。

    华宇提长刀率各色人等在倭寇围攻下劈出血路,占据长廊绕柱与倭寇死战,扬刀操着流利番语骂道:“给那些黑番兵器,拦住他们,守住渡头,让倭子抢去老子拿什么脸面去见我哥!”

    黑番都被役使怕了,虽然体态强壮临乱却都畏畏缩缩跟在华宇等人后头,手没兵器只能随便找些杆子自卫,又没工钱穿的破烂吃得也不好,看见凶狠海盗根本提不起战意。

    哪怕发下兵器也只是徒增气势,仍不是海寇的对手。

    码头长堤,倭寇自南向北攻杀,更多从岸边登陆的海寇提刀攥铳突杀过来,为肃清华宇一行最后守卫在码头的敌人。夺下渡头长堤,海他们首领的大船能停靠,因而除少部几队人马散去抢夺炮台,大多各处登岸的海寇向华宇处奔走而来。

    节节败退里,海两艘搭载四五门火炮的双桅大船像取乐般随意将侧弦炮轰在濠镜各处,根本不在意轰击下碎石究竟会射向哪里。

    炮台对海船舰还击,准头却差了太远,巨大弹丸击在海里溅起船舷还高的浪,却引得倭寇大船更加肆无忌惮。

    “哼,曾三老是被俞志辅打怕了,还出银子让那些倭子去打广海,说是什么声东击西。”

    双桅福船首,面容与被陈沐铳击抵近打死的黄粱都土贼许老幺有几分相似的海寇首领皮笑肉不笑,“该听老幺的,早打下濠镜,夺了番蛮子的炮,朝廷官兵算个屁!”

    他是许进美,从香山黄粱都走出去的海寇。

    “接着轰,炮台的官兵根本不会用炮!”

    轰!

    福船禁受两门火炮巨大后座,船身猛烈震荡,两颗炮弹曳着尖啸直朝炮台轰去,其一颗正击在炮台壁,把坚硬的花岗岩砸出碎屑漫天的大坑。

    海寇的炮手,远看护炮台的旗军更加熟练。

    “登去,早想打濠镜了!”

    福船缓缓降帆,朝濠镜渡头靠去,海寇手另一艘双桅大船则收到命令,继续游曳在海岸之外,偶尔发出一炮轰击炮台。

    没有外围战船保护,濠镜三座炮台根本不足以击退数量众多的来犯之敌,更别说三座炮台能对海福船造成威胁的仅有一座——佛朗机人造这些炮台的初衷是为了防备香山,而非海。

    即使手下几十名黑番拿着抢来的兵器稍作抵挡,华宇仍旧不能在潮水般涌的海寇占到丝毫便宜,且战且退之下便丢掉渡头长堤的控制,只能眼睁睁看着海寇大船泊岸,向议事广场且战且退。

    没人能将各自为战的佛朗机人聚集一处,他们有的带仆人与手下打手守卫华宅据院墙放铳,有些则在佩雷拉的带领下进入市政厅躲避,更多人则跟着岛泉商史小楼、小首领李旦退往关闸,仰仗关闸炮台向岸边轰击。

    李旦组织百人手向议事广场冲击几次,皆因缺少铠甲、火器老旧而不敌数量众多且更加凶悍的海寇,只能眼看华宇无力为继逐渐败退。

    渡口的炮台丢了。

    “濠镜如何?”

    邓子龙率旗军赶到,找李旦询问后当即下令道:“你们跟在我后头,让炮台打准些,不能让议事厂的炮台再被夺,否则关闸不保!”

    濠镜三座炮台射程很有意思,关闸的打不到港口但能打议事广场,议事广场哪儿都能打到,这决定了谁占领议事广场,谁能夺取到濠镜澳的控制权。

    邓子龙率军提心吊胆地快速行进,生怕路会被港口的炮台轰击,哪知道……他们的敌人是海盗。

    炮台沉重的火炮被他们拆下来了!

    压根没打算用来打他们,是单纯地拆下来,打算运回船。

    “哼,又是这帮黑番。”

    许进美踩着被俘黑番的肩膀把剑拔出来,环视左右目光定格在炮台下,“快一点,老子要用这炮轰碎香山千户所,为老幺报仇!”

    “能抢的抢,抢不走烧!”

    乌泱泱千海寇冲杀过来,濠镜澳驻军根本不能抵挡丢掉各处要地,要不是李旦心思机警招呼人手先把税官引商送到关闸,恐怕还会有更多死伤。

    喊杀声里,邓子龙率一干快枪、鸟铳旗军冲下山道,匆匆列阵和迎面冲来妄自尊大的海盗撞在一起,一通快枪放过去硝烟里有些枪手甚至来不及装枪头与海盗撞在一起拼杀浴血。

    倒是后面的鸟铳手借着人墙掩护,各个把鸟铳举过头顶横着朝阵前敌军放过去,铳声齐鸣刀矛相撞,打得不可收拾。

    前来寻仇的海寇头子许进美心满意足,提剑走在濠镜街头,指派麾下海盗劫掠各处,即使看见邓子龙驰援也不着急,闲庭信步地下令道:“让弟兄们下手快点,再去两队人堵住通路,拦住他们行。”

    抢了东西搬回船,等他们退到岸边,这些明军是天兵天将下凡也不能在数门船炮的震慑留下他们。

    “炮是好玩意,打不死多少人,可谁都怕!”

    许进美得意洋洋地环视左右,却没瞧见西面离聚落很远的山,炮厂佛朗机人老多禄指派工匠搬出大大小小十几门火炮架好,正待下令轰击,突然海两艘形制不同的硬帆大船呼啸而来,直插倭寇海与岸边停驻两艘炮舰正。

    船悬镶龙红日旗,旗下是立在船首炮台的香山千户陈沐。

    船舷两侧三十四门火炮推出炮窗,分别瞄向两艘双桅大福船。

    临近敌船,桅杆粗麻绳绑在臂的陈沐眯起双眼下令道:“放!”

    砰砰砰砰!

    炮声,震耳欲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