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五十九章 逼供
    许进美这股海盗成分很杂,和沿海各处倭寇构成一样,掺杂着明、倭、朝、马各色人等,甚至还有几个佛朗机人。

    濠镜澳被一战打得乱七八糟,南部炮台四门千斤火炮被拆下来,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抬下来的;议事广场炮台花岗岩外墙被轰得坑坑洼洼,市政厅厚实的木门被火炮轰碎,这都有陈沐船队的功劳。

    至于周遭店铺、广场土地石地被炮弹击裂是炮厂老多禄的事了。

    抓住一百多个倭寇,有些漏之鱼从野海滩逃到海里,也有三五成群的小股海盗钻进山里,邓子龙正带人追击。

    “把明人挑出来。”陈沐没张好脸,不耐烦地挥手道:“剩下的斩首,跟这些尸首一起在海里找片又近又多的礁石丢去,对,尸首里也有明人,斩首去西山挖个大坑埋了,首级送到广城外。”

    “传令下去,哄抢战利的、骚扰店铺的趁早走到西山把自己埋了,指报有赏隐瞒同罪。”

    付元等几个百户领命下去收拾战利,走出两步付元又转头回来,小声问道:“千户,那倭寇抢掠的财物?”

    “你说倭寇的战利?”

    陈沐嘴角翘了一点,转而恢复,道:“别让人家说咱军纪不好,把那些东西都分明白了,分给他们一半弥补损失。”

    火炮的支援下旗军的伤亡依然不大,但李旦、华宇的人手伤亡很大,连华宇自己也在战斗被倭寇鸟铳击手臂。

    陈沐本来是想让华宇近在濠镜澳的教会医院医治伤处,不过华宇还没被送到东边的医院被陈沐派人快马召回,派船把他送到香山由军医程老头医治。

    因为在对俘虏斩首处刑时,一个为葡萄牙人工作的意大利人端着杯子向负责处刑的邵廷达用不太熟练的汉语提出请求——他想盛一杯鲜血,并在处刑后得到罪犯的头骨,以献给他的主人。

    除他之外,还有几个佛朗机人拿着方巾跃跃欲试,这些人都是贵族。

    这件事并非贵族专有,那些为贵族做事的穷人更加狂热,只是一场血战刚刚结束,也对陈沐这个他们眼的‘屠夫’充满畏惧才没敢造次。

    人类尸体在西方世界一直是一剂良药。

    这不仅让陈沐想起对世纪医生腿疼锯腿、头疼砍头的恐怖印象,西方一名优秀的医生所杀之人恐怕陈沐再跟倭寇干两年也不。

    被送去香山所的华宇并不知道,因为一颗打进手臂未伤骨骼的小小铅丸让他在鬼门关走过一遭。

    那些佛朗机贵族被邵廷达派旗军驱赶开来,旗军把议事广场围出警戒,这才让内里的处刑妥善进行,活着的明人海盗被捆绑看押着注视这一切,砍在番夷海盗脖颈间的长刀利斧似乎也让他们产生切肤之痛。

    有人沉默不语抖如糠筛,有人破口大骂故作豪爽,也有人仰头大笑遮掩怯懦,但临近死时,没人能真正心如止水。

    陈沐拍拍魏八郎的脑瓜,小八爷穿着倭寇铠甲,但铠甲已在陈沐的严令下去除一切不必要的东西,并穿在薄军服内盖着。他也没允许八爷戴拿定看去滑稽非常的铁兜,专门让关元固给小八打了一定铁瓣盔,看去还挺精神。

    把倭甲给他是对的,这死小孩正在长个儿的时候,如今吃得又好,才不过半年那套来自倭寇的铁甲又显得有些小了,如今个头已经快接近付元,估计明年魏八郎该和付元一般高了。

    “你去告诉那些俘虏,我要他们所知道海倭寇的全部消息,我会释放三个人,谁先说谁晚死,谁说得多谁活命。”陈沐说着指点魏八郎道:“愿意说的,带到一边分开审问,问出来对对口供,两份不一样,两个都处死;如果没人愿意说,拿着这个。”

    陈沐从拉出警戒的旗军手要来一根火绳,拔出随身短佩刀切了几道均等的线后递给八郎,道:“烧一截,送一个去斩首。”

    “曾一本在哪、他打算怎么打广州、广海卫是怎么回事、倭寇还有什么其他计划。”

    陈沐别过头去,“去吧,去问出这些。”

    见过再多生死,也不能避免物伤其类影响到心境,即使他知道这些人死了是为民除害,也不能避免让他从心底里感到不舒服。

    但他的旗军都很高兴,因为他们要发财了。

    这场战斗的战利品极为丰厚,陈沐在下令惩罚几个擅自私藏、抢夺战利的旗军后,向全军发下命令,把战利缴获百艘各式小船拨给他们的军余,除此之外当战利变卖后还会有两成分给参战旗军。

    剩下的有些作为香山所的阵亡抚恤、有些作为广州府官僚打点,陈沐估算最后能留在香山千户所的应当有四至五成。

    这是一笔巨款,何况他还得到了两艘遭受轰击后千疮百孔的福船,以及大量军械。

    蜈蚣船跟着华宇一道回了香山,重新装补火药。哪怕仅仅是佛朗机这种用于杀伤人员的小炮,聚少成多轰击起来战果也是摧枯拉朽,只不过火药消耗也颇为巨量,短短一场交战消耗了四百多斤火药。

    回头又要找广州府调拨火药了。

    与濠镜的佛朗机贵族们商议了让他们出资修补港口的事情,当然这间少不了对战利的扯皮,不过他们确实没出什么力气,说起话来腰杆子不硬。

    唯一对战局起到良好影响的老多禄又没受到丝毫损失,在陈沐私下里托他给香山造两门五百斤铜炮后便笑得合不拢嘴。

    当然,价格要优惠一些,尤其在陈沐出造炮铜料的情况下。

    他手的铜正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呢。

    等魏八郎把逼问到的情报摆在市政厅休息的陈沐案头时,死小孩脸前所未有地严肃。

    “千户,攻打广海卫的是六百多渡海的倭子,全是倭子,他们去年秋被接纳,收了曾一本好处去攻打广海卫城,并不打别处。”

    魏八郎道:“曾一本,没人知道他在哪,许进美是自己从海岛出来的,但他们都知道曾一本正派人去各地招兵求援,这贼子还想打广州。”

    -

    注:尸疗理念起源世纪,在艺复兴盛行,直到十八世纪还有这种恶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