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六十二章 引火
    广海卫可是有新事,先是卫城被一群倭子攻占,接着倭寇出城连战数阵把驰援赶路的旗军纷纷击退。

    周边百姓还等着看屯在城下两支旗军平寇呢,听说旗军骑马散布周边到处打听哪儿有矿窑、谁家备着棺材,当天夜里强征百矿工几口大棺材回来。

    当然也少不了火药,最近的新会所火药被拉来几千斤,福船的备用火药也派用场,凑了万斤,这陈爷还觉得不太够,整晚熬蜡涂涂画画,谁也不知道他在画啥。

    白元洁和张永寿带兵在傍晚又佯攻一阵,没接战退回来,带回一根打着结的长绳子,绳结是从营地到壕沟、从壕沟到城墙根的距离。

    旗军伐木、矿工连夜开工。

    开始山主被强征过来吓得半死,以为旗军是让他们跟倭寇拼命,一个个在营里哭天抢地,后来听说只是挖个大洞,懵懵懂懂地开工了。

    “这图是何意?”白元洁带着张永寿凑近了咬着嘴唇细细端详陈沐画的图,看不出个所以然,白元洁指着问道:“这个,是城墙?”

    这种简笔画画风格,白爷表示并不容易接受。

    陈沐在琢磨抬棺掀城的原理,把城墙下挖个大洞、轰一声炸了,能把几丈高的坚实城墙炸塌下去?

    他怎么感觉这么不靠谱呢?

    所以他的计划并非这么简单,由矿工挖地道至壕沟,以免在路行走被倭寇发现,接下来壕沟那边到城墙下不过十几步距离,由矿工分开挖出三条土道,直至城墙下更深的地方,隔开挖出几个相邻的大空洞,空洞之间留出土墙立起木柱承重。

    到时候外面大洞封死只留引线,棺材一炸承重土墙、木柱全开,能把城墙陷塌,巨大震动自然也能把墙砖抖散。

    工程量很大,没几日下不来。

    新宁在次日送来米粮,都不需要陈沐白元洁派人去催促。

    百姓呀,聪明着呢!

    “从香山过来,香山百姓不给米粮吧?可到新宁来打仗,新宁百姓肯定把米粮备好。”张永寿眼睛迷成一条缝,笑着往嘴里丢了颗花生,讥讽道:“打仗想起来兵了,是拿咱当土匪防着呢,生怕抢了他们。”

    陈沐不知道该接什么话,笑笑不吭声,心里咀嚼着倒觉得这话有几分味道。

    家贫思贤妻,国难思良将,不是这道理么。

    倒是白元洁,也不说话只是喝粥的速度快几分,抬起木碗把剩下白粥都喝下肚,这才把碗筷撂下瞥了张永寿一眼,催促道:“军户吃粮阵杀敌,老百姓不该咱不欠咱,别老说没用的屁话。”

    “吃完没,吃完巡营去,待会再佯攻一次。”

    张永寿瘪瘪嘴,哼哼两声撂下碗挂刀出帐,“知道了。”

    等张永寿走了,白元洁才忧心忡忡地对陈沐问道:“棺材,能有用么?”

    围城营地外的岸边,船炮声再次响起,阵地几门小炮也轰鸣而发,角声鼓声炮声,旗军咆哮着冲向城门。

    在火炮的掩护下,城倭寇抱头鼠窜,直被旗军冲至门下,七手八脚搬开堵门的砖石木柱,接着张永寿一声令下,旗军散开。

    城门楼倭寇抱着石头滚滚砸下。

    又一次佯攻无功而返。

    陈沐在夜里钻进洞里看了看,矿工做这事非常顺手,在地下,不单洞两旁扎起撑木与梁顶来预防塌方,连底部都用竹子横着铺成一排,随着向里还挖出一点坡度,好让棺材顺进去更容易。

    城下壕沟里本插着无数倒刺木,却被矿工们在第一个夜晚卸出一条通路,倒刺都丢到面掩人耳目,底下连通城下挖出大洞,运出的土即使是把壕沟两段填平才不过耗去九牛一毛,只能费力向营地运送。

    陈沐打算在今后军组建十分之一的工兵部队,在遭遇战这些人没太大用处,可一旦到了攻坚、围城甚至守备,工兵部队太重要了。

    一切都是经验,虽然陈沐确实没打算攻几次城,但他极力在把自己的创意、记忆,通过实践转化为真正的才能与经验。

    他仔细勾画着起爆炸城的地道挖掘要点,在随身记录的笔记,甚至还有他对鸟铳接下来发展趋势的勾画。

    用火器完全替代冷兵器对陈沐来说是需要绝对慎重的,可以想象很长一段时间里火器与冷兵器并行,尚在发展阶段的燧发枪即使添刺刀,也不能完全替代三丈长矛在近战的优势。

    但并不意味不能朝这个趋势发展,缴获的西班牙重型火枪和过去的手榴弹给陈沐提供出思路。

    打完这场仗,他要好好和关元固谈谈这些问题。

    “哥,挖好了!”

    邵廷达在夜里闯进陈沐军帐,今夜轮到他监工,只剩最后一点工程,挖好了急急忙忙过来喊陈沐,还以为陈沐睡了,没想到又拿着炭笔在本子勾勾画画。

    整个香山千户所的旗军都不明白,为何他们的千户不喜欢用大笔狼毫,反而总在身揣几根匠人才用的炭笔,拿细细的布条绑得极仔细认真。

    邵廷达对原因有些猜测,他看过香山岸边船厂立的那块大石头,面篆刻的字迹是真的丑。

    合本子装进放在地和大部分旗官形制差不多的皮质木撑背包里,陈沐起身脸露出喜意,“挖好了?等好几天,走,我们快去看看。”

    装满火药的大棺材被顺入地道,后推前拽地向城下大洞里弄进去,沉重的棺材压在竹棍让整个地道都响起吱吱呀呀的诡异回声。

    旗官下了死命令,出力气不准喊号子,旗军各个涨红了脸咬紧牙关奋力向前推着,临近壕沟所有人更是心都提到嗓子眼。

    但外面黑洞洞一片,城的倭寇都睡觉去了,没人发现城下的一切动作……算发现又能如何呢?

    地道挖好,这件事算定了下来,没人能再阻止广海卫城被炸的命运。

    地下数个坑洞正,旗军掀起棺材盖火绳,火绳用竹条盖住延出好远。慢慢封死坑道,大批旗军延着火绳从坑道爬出。

    陈沐把火把凑了去,伴着嗤嗤冒烟的声音,硝化火绳缓缓燃烧,向洞内延伸。

    黑夜里,人们看向卫城的眼睛映着火把的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