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六十六章 媒人
    这个铳刺并不科学。

    陈沐在战场临时起意,记录下来灵光一闪的想法,预计做好都的总重量会达到十六七斤,铳刺又长,所带来的仅仅是面对短矛、腰刀时的优势,对两三丈长的大矛依然威力有限。

    除非火力形成质变,能直接在射击击溃敌军士气,否则算对手西班牙大阵那种东西,也很难取胜。

    只能作为补充火力,可用于据守。

    主要还是浪费,好好的钢,要多做那么长的铳刺,要是只用露出铳口那段,一根够做两条二尺铳刺。

    倒是手雷大有可为。

    纸壳大麻雷子裹预制破片的铁线壳,国最不缺的是含硫生铁,价格实惠一炸保证嘎嘣脆。

    “千户,这个可有用多了!”关元固看着陈沐对掌心雷的设计构造赞不绝口,看样子他也对废好钢口的铳刺不太满意,道:“点着丢出去,和飞震天雷差不多。”

    飞震天雷?

    陈沐问道:“那是什么?”

    他把关元固问住了,顿了顿才结结巴巴道:“这,老儿也不曾见过,只听说是倭乱初时一个叫李长孙的铁匠做的,雷里盛三角碎铁,点着引子塞到炮里,速打出去,落地开花伤人。”

    有才。

    古代匠人确实有才。

    他见过火箭雏形百虎齐奔、也见到枪械雏形火铳、现在又知道了原来这个时代还有开花弹……虽然听起来安全性与威力都较低。

    在这个时代却足够伟大。

    “还有一个东西,别的都好做,只这个不太好做。”陈沐再翻开一页,面画着是铁壳触发地雷,对关元固讲解道:“一个圆饼,下面有好铁、面用废铁,同样要铸出切纹,关键在这个承重的小铁管。”

    那种点燃引线的地雷明朝本身有,不过战场受限太大;二百多年前也出现过钢轮发火的构造,可惜关匠不是正经的军器局匠人,他们也不容易打出合用的钢轮发火机构。

    “杆用三节弯折废铁片支撑悬空,下面掂打铁,承重杆底连燧石,踩去支片折断,燧石击打铁发火。”陈沐是越说越来劲,眉飞色舞道:“还可以试试连环雷,构造我没想好,踩最后一颗地雷,想办法让埋在前面的雷都炸掉,狭窄地段对付行军之敌一定很有用!”

    说过了新造兵器的设想,陈沐直接在关元固的铁坊对付了顿饭,反正家里他一人,在哪吃都一样。

    吃饭间关元固不好意思地笑笑,对陈沐又说起哪儿来的媒婆门说起广城近畿富商小吏家里有待嫁姑娘,“千户何不考虑考虑,早日成家?”

    很多次了。

    太多次了。

    过去在清远卫是没人认得他,何况官位低微还是个不知道啥时候有死掉的破落军户,无人问津。但到香山不一样了,年纪轻轻的五品香山千户,打番夷收濠镜接连立功,进总督衙门都不用事先通报——瞎子都看得出前途无量。

    陈沐笑笑,道:“多亏别人找不到我,连累你们替我受累。”

    他一点都不排斥媒婆甚至相亲,说实话每次出征都要先把脑袋别在裤腰,谁还不想身后有个知冷知热的枕边人等在门口目送自己出征?

    别人忙着跟家里人告别,王八蛋付元还有李旦他娘等着呢,只有他和八爷。

    八爷抱抱老狗,他遛遛大鹅,算完成庄重的告别仪式踏战场。

    这滋味谁能好受了?

    他排斥的相亲不让见面。

    陈沐也有想过,那些老掉牙的世俗之礼不必去管,可他算牛到天去,那些事情在那,他不能不去管,不能不去看。

    婚姻是大事,重要程度远超后世。

    娶平民百姓之女,意味着要接受错综复杂的市井关系;娶商贾豪右之女,则意味着经济得到支援的同时政治给予支援;娶官吏之女,也同样意味着要在官场互为攻守。

    甚至像过去的武略将军莫朝玉,在他组建民团时娶当地土司之女,土司过世他接任当地千长之职,从而奠定其在七属壮瑶之间行事基础。

    关元固笑眯眯,道:“老儿知道千户的想法,先不娶妻,纳妾也好,实在不行买两个婢女在房里伺候着也算,总好过形单影只不是?”

    陈沐摇摇头,挥手笑道:“以后再说吧,有媒人找到关匠这儿,帮我挡回去是……曾一本大敌当前,哪里有空去顾这些事情。”

    “多造几门炮,纳个妾重要多了。”

    广东沿海的警报在广海之战后没停过,曾一本像滑不留手的泥鳅,琼州、雷州、潮州诸地,香山、广海诸卫所,都是他的目标,几乎在几个月把沿海全部骚扰一遍。

    陈沐默默地在千户衙门与白元洁、邓子龙筹算着曾一本的进攻动向。

    起知兵,不论是自小家学渊源的白元洁还是武科出身的邓子龙,在战略都要强出陈沐几分。

    千户衙门像个小参谋部,正挂着广州沿海舆图,包括香山、新安二县及间珠江口伶仃洋的地图,一根根铁钉插着小木牌钉在布舆图,几个将领滔滔不绝地说着曾一本的防务。

    庙算。

    “曾一本来势汹汹,八成藏在海外诸岛,且会在夏季进攻广城。”白元洁说得斩钉截铁,“他攻打广城,这几个月。”

    尤其可能在秋夏之交,顺风冲入伶仃洋,在海风变换时再顺风离开,最容易突破海防。

    “四五月香山夷商都会驾船而来,不指望他们跟随出击,只要能守备好濠镜,足够腾出手收拾曾一本了。”陈沐这么说着,曾一本对他来说最大的威胁来自海,陆战并不担忧,“曾三老要是敢在香山登陆,别管来几千人,香山都吃得下,只怕他直接冲击广城。”

    对濠镜夷商陈沐看得明白,即使有过协防的约定,也对他们开出赏格,如果战事发生在濠镜他们自会踊跃作战,但若是发生在其他地方的战事,他们才不会帮忙打仗。

    邓子龙笑笑,起身手掌拍在舆图,道:“那没什么可担忧了,曾一本又不可能越过香山直接打广州城,除非新安防……千户,新安能防住吗?”

    陈沐稳操胜券的笑容凝固在脸,是啊!

    “新安,防得住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