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六十八章 抢掠
    陈沐对倭寇有一种复杂的情感。

    出身后世,历经国被西方列强半殖民所带来屈辱阵痛,让他很难对西方人产生好感。

    即使西方人真的如幻想一样绅士友善,都很难令他产生好感,更何况他们看起来除了兵器没有多少先进与明。

    拜窑神以火烧水浇取得矿石是愚昧,拿着十字架用炸药开矿却叫信仰?

    天朝宗主国对朝贡国的态度对待世界是妄自尊大,将肤色不同人种当作双腿直立行走的畜生却是明?

    因为陈沐厌恶那些野蛮人,所以他理应把这个时代勇于突破律法搏击海外的视作英雄,甚至愿意给予适当援助,以支援他们与西方殖民者对抗。

    但广海卫、目下的广州府,让陈沐知道倭寇,为何被叫做倭寇。

    关炮缓缓推高地,魏八郎的辎兵用携带的木牌在炮阵前下坡打出简易工事,六十杆鸟铳作为防卫火炮阵地的武力,七门关炮一字排开,调转炮口对向倭寇阵前。

    守城军队早发现自己,城内既无巡抚也无总督,俞大猷在潮州汤克宽在雷州,守备广城的是参将王如龙,他派人飞马报信,让陈沐不要轻举妄动——岸边战船有炮,为数不少。

    在关炮阵地不远的地方,陈沐皱着眉头拉开望远镜朝岸边望去。

    这对他而言绝非一个好消息,镜头里放大有些走形的景象告诉陈沐,倭寇正在安营扎寨,他们在新安县拆了民宅,木头砖石从船运下,构设岸边、江心岛两处营寨互为攻守,但陈沐看不见炮船。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岸边浅水搁浅的各式小船,那些不论形制东西的小船都没有炮,哪怕一门都没有。这是很反常的,那些带着阿拉伯风格乃至佛朗机风格的小船,显然不会是曾一本从夷商手购置而来,夷商什么都卖,唯独战船是不会卖的。

    不是买来的,那便只有一个可能,是这些东亚海盗抢来的。

    夷商通过航线富贵后,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往往是给自己的船队提供武装,即使是小船,也会架设一两门炮,哪怕是佛朗机这种回旋炮,提供基础的武力防备。

    但陈沐没看见,连一门佛朗机都没看见。

    “会不会是王参将的消息有误?”新会千户黄德祥有些跃跃欲试,数量众多的友方军势极大助长他的勇气,抱拳道:“要不陈千户在这稍待片刻,老黄带兵去前头探探倭寇深浅!”

    老黄的胆子大得很。

    要是陈沐手下仅有一百五十名战兵,绝不敢说出这种话,而且还是主动请命去探探大几千倭寇驻军的地方,用身体去试试人家把船炮藏在哪?

    “别,我信王参将。”陈沐断然摇头,这位黄千户看去人不错,可不希望看见被倭寇一炮轰死,那太窝囊了,“别急,先看看。”

    曾一本来了,陈沐不着急了。

    这也是无奈之举,广城角楼的炮响得越来越急,最早只是隔半晌才轰出一炮,现在每隔一会轰出一炮,听声音既不同于关炮、也不同佛朗机虎蹲之类的小玩意,倒很可能是他还未见识过的将军炮。

    城炮楼响得越急,越说明倭寇已经把射程之外的地方抢掠一空,贪婪驱驰下只能冒险进入城楼炮台射程之内洗劫民宅,然后遭到城楼炮击。

    依现在岸边的安静情况来看,陈沐看不见的曾一本船炮显然也不能打到广城。

    陈沐不知道曾一本在等什么,但他在等,等营兵也好、卫军也罢,等一只出头鸟,去试试曾一本深浅。

    “这一战关窍在炮,曾一本的炮。”陈沐指着说着,指派魏八郎把火炮再向前挪,“在那,军阵聚于背坡,关炮推到左侧下坡,能望见敌军营寨最好,这边太远。”

    他们同曾一本的营寨太远,原本陈沐是打算把七门关炮架设在距营寨千步之外,让邓子龙等引军出战,把倭寇大部引出寨来,四五百步外七门炮轰一阵,前军再回首以虎蹲火箭等打一阵,差不多能把敌军击溃。

    但当下敌军有未知数量的船炮,陈沐不敢这么干了。

    香山所的旗军打过硬仗,对付倭寇他们是轻车熟路,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用炮轰过别人,却没被敌人的炮轰过。

    一两门炮轰过来没事,也有些死伤,可一点像他在濠镜澳轰击许进美一样,六十多门火炮一齐轰过去,还有个屁的士气,全都忙着抱头鼠窜,根本控制不住。

    如今王如龙镇广州府,城外西南是陈沐军及沿途收拢各卫所军,城外东南则是曾一本的海盗大军,想等个出头鸟可不是那么容易,束手无策之下,陈沐决定小小地冒个险。

    “带几个家兵跟我走。”

    兵马行进转移阵形,陈沐也带着齐正晏与几名家兵向最近的高坡赶去,他要亲自登山露个脸,去看看曾一本停在岸边与江心岛究竟有多少战船、那些战船又有多少门炮!

    说是冒险,但实际并无半点风险,整个广州府仅有两只望远镜,一支在白元洁手,另一支则在陈沐手里,除了他们两个,谁都没一双能看清数里之外多出些人的能耐。

    顾不得沾染罩甲污垢,陈沐蹲伏在山头望向江面,只觉大开眼界,海贼是海贼。

    岸边停着那些小船才不过是附庸,真正的大船都在江张帆而走,双桅、三桅的乌尾福船大小不一十数艘,架设佛朗机与乱七八糟的诡异炮式十余具;沿海本用于捕大鱼白艚船二十多艘,面架着大小佛朗机五六门。

    除此之外,还有日式搭起小木屋的八幡船、式载兵的八橹船停靠在江心岛边,曾一本手下几乎汇集了整个东亚各式船形,但大船装载火炮,几乎与俞大猷的船队相当,怪不得王如龙要他别轻举妄动,三四十艘战船装载着二百多门大小火炮,散射过来怕是还没接战他的兵溃了。

    “千户,那边来了一支人马,看起来像营兵,打算去攻曾一本!”

    试水的出头鸟来了,广城东面,斜刺里一支四五百人的营兵在其把总的率领下列出阵势缓缓向抄掠四方的零散海盗进攻过去,陈沐心气大振,挥手道:“把咱的炮拉出去,再向前推,他们的船炮打不着,等到快接战先帮友军轰一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