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十章 寒毛
    广州府城,城楼。

    被世界抛弃的滋味不好受。

    顶盔掼甲的王如龙抬臂向城下千余步外小山坡坳处陈沐所在,人目力有尽时,面容沧桑落拓的王如龙看不见陈沐也看不清那里究竟有多少人,他只是低声问道:“那是什么炮?”

    他的本意或许是想抬手指出火炮所在,手臂抬出半截,却又狠狠扣在女墙,没有去指。

    ‘那是什么炮’或者说‘那是什么?’

    黑色的炮身谈不多粗,但炮身很长,红色炮车很是显眼,王如龙甚至还在旁边看见几匹驮马。

    用驮马驮运炮车,把城墙守城利器拿到野战使用吗?

    王如龙不知道,他被关押太久,眼前一幕对他内心骄傲的杀伤不亚于五颗炮弹落在倭寇阵线时的威力。

    他是个矿工,在暗无天日的矿窑生活,十年如一日,直至戚继光将军要他从军杀倭。

    他是个募兵,在追杀倭寇的路生活,十年如一日。小亭岭手斩四倭,升把总;福清牛田斩四倭,部下获首一百零三颗、兴化府林墩获首一百零四颗,升福建北路守备;防守仙游,驱贼漳浦园,直捣倭寇横屿、小石岭二处巢穴,升福建都指挥佥事,擢拔广东参将,授昭勇将军。

    他没输过。

    一副手本换后半生牢狱,他没什么遗憾,如果说有,也无非是不能随戚将军驻防蓟镇同击北虏,北虏又如何!

    远方来信说,戚帅在北方练兵防备北虏,鸳鸯阵、虎蹲炮难以建功,防备北虏需车营马营,车营需大量佛朗机,才能扼住北虏冲锋。

    戚将军帮他许多,可王如龙却帮不忙,他被幽闭在五岭以南越秀山下,既不可为戚氏分忧亦不能阵杀敌,身不自由。

    虽有些孤寂难以避免,但王如龙从未感到悲凉。

    多少年过去了,倭寇走了又来,官兵打了又撤,无论何时,召他王如龙出战,便是克敌制胜,从来没有变化。

    直到新江之战,他看见一个小小总旗的鸟铳手身扎着熟悉的药筒;

    直到广州之战,他看见一个小小千户的炮兵用他不曾见过的火炮轰击七百步外的倭寇。

    城头没有人能回答出王如龙的问题,没有人见过这种火炮。

    但这至少向心灰意冷的王如龙证明了,这世间还是有变化的。

    或许身处广东的他,也能再帮戚将军一次。

    军争的形势当然发生了变化。

    在那营兵把总面前,他的军队尚未与倭寇接战,在一颗炮弹落入敌阵砸死砸伤七八名倭寇后,五颗炮弹直射而来,准确地散步在倭寇阵,直接将一支四百有余的倭寇击溃,营兵甚至来不及追击,这些海盗倭寇四散而去逃回营寨。

    六颗实心弹,轰碎倭寇所有耀武扬威。

    山坡下,列阵旗军士气大振,炮兵各个高呼,在诸多百户的带领下,长矛手以矛顿地口发出整齐的呼喝。

    仿佛山坡那面不断轰落的炮弹并不存在般,实际在城头诸多广城官员眼,那些炮弹正如雨而下,江三四十条大船火力全开,在水面结成环阵的倭寇战船衔尾而走,船舷爆出一阵阵光亮,百门形制大小各不相同的佛朗机炮甚至老臼炮不管能不能命,泄愤般朝山坡冒起硝烟的位置泼洒炮弹。

    烟尘在山坡呼啸而起,即使远远观望仍旧令人打从心底战栗。

    那些卫军却士气无高昂地庆祝着他们用几门炮一轮齐射击溃敌军,仿佛天神下凡,对近在咫尺的炮火不闪不避,也不必闪避,因为没有一颗炮弹能落在他们身边。

    这是一支有神灵庇护的神军。

    当然,也是有人害怕的,随军行至广城的诸多卫军与些许营兵早在倭寇战船轰击第一轮炮火时四散而逃,仅留下新会千户黄德祥两股战战却咬紧牙关喝令旗军与家丁跟在邓子龙等人军阵后站好,有人被山坡另一头的炮火吓尿了。

    但他们很勇敢,依然站在这。

    陈沐的旗军也是一样,在最初一轮炮火打来时,脚下的震动让他们几乎溃散,但在发现真的像他们千户教过他们的那样,在这个地方没有炮弹能打他们,随后几近溃散的士气便猛然回升,转向振奋与崇拜。

    “千户,要不你往后站站,这炮打得。”黄德祥说话有些顿,大声喊着才能压过山坡另一侧的轰鸣,烟尘在陈沐罩甲蒙了一层,“坐不垂堂啊!”

    “哈哈哈!”

    陈沐大声地笑,这一刻他苦心练习炮术所付代价皆有回报,眼溢出喜意遮盖不住,“在这,是这!”

    “佛朗机炮,黄千户,曾三老用的是佛朗机炮,这种炮,陈某手八十斤、一百五十斤、二百三十斤直至三百斤,八十多门!所有船炮我都拆下搬到陆打过,平射、高射,五十步一百二百三百四百步我都打过,我连它每门炮在每个角度每段距离能打到多高的树都让人量过画下来过!”

    香山千户所的炮兵是有实力的,他们有简略的陈氏炮兵操典来学习,每门关炮、发熕、佛朗机炮都带着基本精确针对炮型测量出的木架距离瞄准器,搭配准星能做到这个时代最大程度的精确。

    只要一名会看瞄准器的炮兵来调整炮位,放出去的炮准确性是**不离十。

    可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

    是他们的炮兵教官,陈千户亲自带着佥事魏八郎一门一门打出来的,尽管准确来说不算陈沐打的,因为他从来都让旗军来点火,事实广海卫发炮是他头一次给火炮点火,但在香山所有数据测量,打出的每一发炮弹,都是经由他调整角度的炮。

    这一年他打出的炮弹,这四年里打出的鸟铳弹还要多得多!

    整个香山,没人他更熟悉各式火炮的弹道。

    只有人真的做到了说起话来才能自信。

    陈沐伸长了手臂指向山侧,那是越过山坡遮挡脑海里倭寇船队于江所在的方向,“陈某人说他打不到这儿,他曾三老是把船炮都打炸了把他炮手都崩死——也伤不得我香山千户所旗军一根汗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