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十六章 急行
    江岸战事陈沐想象艰难。

    广州府南门外的接战香山所旗军占据绝对优势以至士气如虹,诸部百户引领旗军衔尾追击。

    鸟铳之流已无法组成排枪阵线,行进的铳手装填好举过头顶避开己方前阵旗军向倭寇逃窜大致位置打去,看去每时每刻都是冲炮齐发,实际不能对敌军造成多少死伤,只能让他们更惊慌。

    但这在陈沐看来很好,即使在与倭寇短暂接战后,各部旗军在追击仍旧保持方阵,夜晚让旗军更加胆怯、也令他们加倍团结,可以预见经此一战结阵攻守将成为香山所旗军的定式。

    他们可以被称之为精兵了!

    大好局面一直维持到倭寇溃军被驱赶至岸边。

    作为吴平之后这个时代南海的无冕之王,曾一本并非不曾与这样高昂士气、极强战力的官军对战过,在早前的潮州府之战,俞大猷以稍弱的营兵依靠极强的指挥才能打出更加令他感到窒息的战局。

    曾一本知道官军想要做什么——把他的手下逼进江里,夺他的船,甚至擒住他。

    天真!

    尽管抢掠广州城的目的失败,派出大批海寇被官军射杀、击溃,曾一本面却看不出多少心疼,随他在远离岸边的三桅大福船扬手,船传出此起彼伏的海螺声。

    算是心疼,曾一本也只是心疼落在岸那七八百杆鸟铳,那些海寇他是不心疼的。

    鸟铳大多是他这两年在沿海袭击官军得胜后抢来的,在他三千多名部下手,有超过一千五百杆鸟铳,构成令官军一触即溃的陆火力。

    如今在广城丢下至少一半,曾三老肯定是要心疼的,但死的那些不是他的人,对他来说无所谓。

    三千多海寇,真正算得曾氏人马者不过八百,多半都在岸边游曳的战船,派去抢掠攻城的不过是依附来的小海盗海商,不算伤筋动骨。

    随海寇船响起呜呜的海螺号,各部大船升帆起锚,游曳着把佛朗机炮朝岸轰去,尤其重点照顾官军在山坡那几门给他们带来巨大震慑的火炮。

    江战船侧弦皆被火光照亮,这是曾一本的拿手好戏,用战船佛朗机炮打出齐射,能不能打准根本不重要,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扛得住四面八方飞射炮火。

    海寇不行,香山旗军也不行。

    仅一轮船炮齐射,邓子龙的旗军被打退下来,真正落入阵的炮弹至多十颗,但旗军被火炮吓住不敢前进,甚至军阵都在无意识地整体后退。

    同样在炮弹覆盖下的海寇也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向江边退,如此一来尽管被己方船炮打死不少人,仍旧有更多海寇逃到江边,推着小船窜进江,根本不管海盗大船如何,各个四散而逃。

    这是海寇的惯用战术,胜则如兽群聚,败则皆鸟兽散,官军追都追不着。

    游曳一圈的海寇福船再度用佛朗机炮朝岸边轰击,这次的目标已经不是官军,而是朝那些仍然停靠在岸边的小船,船板船帆被轰出窟窿,接着扬帆而走。

    邓子龙束手无策,只能气愤地将眉尖长刀反插地下,对着顺江而走的海寇船影咬牙切齿。

    等陈沐带着家兵赶到,这场夺城夜战已经结束,火光照应下广城外直至江岸边地横七竖八的尸首与兵器,有香山旗军,更多的是倭寇。

    陈沐边解左手铁护臂边对左右下令道:“传令各部百户肃清残贼,一个活口都不要!伤者送去邵百户那,休息一刻集结!”

    解去被打变形的护臂,护心镜也被他丢到一旁,左手小臂已高高肿起。

    率军夺门时陈沐只觉得左臂发凉,等向张翰请令时疼痛才越发难以忍受,此时拆护臂时整条胳膊都疼得不停抖动,八成骨裂了。

    问题不大,让人找了两块木片做出简易夹板,稍事清理被护臂断片割伤的创处算清理干净,陈沐这才有空检查其他地方……打仗时感觉迟钝,闲下来只觉得哪儿都疼,倒是再没大伤,无非是右肩膀在家兵被佛朗机炮直射倒飞出去时打了他一下,留出淤血印子。

    这是几年里他部下伤亡最惨重的一次,被佛朗机炮打得险些溃散,阵亡不多却伤者近半。

    他们和倭寇基本没硬碰硬地接战,阵亡九成都是被炮击直接命,还有几个是被自己的火炮炸伤炸死。

    “来拿着本。”

    趁着旗军收拾战场处决残敌,陈沐盘腿坐到一旁也歇息片刻,让家兵拿出他的笔记,在面记下一行字,关炮还要加厚、冶炼还需改良、炮车也还要改良出座架。

    七门炮打了一仗还剩三门,只有一门是运气不好被倭寇船炮直射打得轻微变形,剩下三门都是炸膛。

    危险性太高了,这种耐用程度甚至还不如明朝工部做出的火炮。

    军器局匠人在锻炮过程非常认真,最大的问题只有一个,关炮太轻、炮壁太薄,测试表现出良好的效用不足以维持战斗更大烈度的需要。

    “千户,旗军伤者三百七十二,送到邵百户那儿了。”付元脸带着心理失衡的唏嘘,小声对陈沐牢骚道:“老邵被军门升顺德千户……千户你受伤了?”

    付元这个家伙运气好,这场仗一路趟平,浑身没受一点儿伤,部下斩获还不错,是一仗打下来牢骚多,正说着瞧见陈沐胳膊肿起一大块,连忙招呼随军医生献殷勤。

    “没事,去给我寻块护心镜,再拿个笠盔过来。”

    反正所有人都是陈沐手底下老砥柱,他是逮住人用,等付元拿来笠盔和护心镜,这才笑道:“那是莽虫有好运稍早些,你们这几个百户广海、广州两战,功勋都不少,等战后论功最少也是个副千户。”

    “早晚的事!”

    “问问各部,歇息好没有,歇好了跟陈某路,急行军八十里,务必天亮前赶至顺德!”

    手的胳膊用绸布打吊臂在脖子,疼痛与疲惫侵袭着陈千户的精神,此刻他却动力十足——部下升千户的功勋是够了,他先后夺回广海卫城、广州府退敌也足够再往动一动,但这还不够。

    对他来说,不逮住或弄死曾一本,这仗他白打了!

    “启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