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十八章 转舵
    起风了,江边高而软的芦荻摇摆似海浪。

    傍晚赤红云霞洒在江面波光粼粼,远处天空乌云密布,坐在船榻醒神的陈沐没好气地抬头看着头顶船板,高高的船首,战鼓被擂响。

    “陈爷,擦把脸。”

    齐正晏带着家兵端了铜盆,手巾在水里摆了两遍奉给陈沐,撇头看向舱门外,带着轻笑道:“曾三老倒挺有闲心,这一天又烧了几个村子,新安那边好几通黑烟。”

    “他还没进伶仃洋老百姓都往广城跑了,家里能剩下什么财物,没抢到东西算了,还非要把人家烧了……什么玩意!”

    一觉醒来受伤的左臂更疼了,陈沐右手拿着湿手巾在脸别扭地擦了几下,抬眼带着调侃意味看向齐正晏,这可不像是个老倭寇说的话,问道:“你睡了么?”

    “都睡过了,睡了一午,俊雄刚醒,在桅杆呢。”

    陈沐点点头,打了个哈欠把手巾搭在铜盆,自有家丁端出去,他也带着齐正晏走出舱室,朝东边江口望了一眼,才寒着脸说道:“他烧村子是当烽火用,倭寇和咱一样,都是人都得睡。”

    “去,让旗军检查兵器,铳炮装药,佛朗机子铳靠紧船舷,所有人都必须挂佩刀,南边下雨了。”

    这不是陈千户胡说八道,南边海面乌云密布,眼看着过不了多久是雷鸣电闪,风刮得船速快出一截,让不算老练的舵手难以掌握,大船晃得人脑袋都发晕。

    登船首楼,陈沐跟石岐打了招呼,靠着船首望着身边开出江口的舰队,两支短手铳先后装药塞弹。

    舰队是陈璘的,前头领航为陈璘的快船、福船与八郎的一艘福船,十几条火船、雷船居于正,然后才是香山所两艘蜈蚣船先后居于末尾,组成随时与陈璘舰队分割的小队。

    陈璘是海战老手,船队这样的先后顺序在陈沐看来完全是处于尊重,单论船速,蜈蚣船全速前进能在片刻超过福船队,并不影响他们见到敌军后的作战。

    让陈沐担心的也只有天气。

    下雨,下雨不是个好兆头。

    虽然在船炮数量他们不占优势,陈沐也希望在雨与曾一本船队作战,但他更怕因为南边的天气而使曾一本改变航向,不朝屯门进发,先前的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千户,倭寇船队!”

    没过多久,晚霞渐阴,隆俊雄顺帆绳快速落下跑来,递望远镜指着左侧道:“福船广船,很多!”

    接过望远镜,镜片显出远方阴云下海面浅影,看不清船有多少门炮,但能勉强看出船型制,自然也可以看出船舰大致数量……陈沐举着望远镜不断默念数量。

    “福船至少十艘、广船至少十艘,还有不多的快船小船,他应该把小船在岸边凿沉了——打旗语,告邓千户知道,放小船告诉陈守备,要不了多久能碰面了!”

    说着,陈沐放下望远镜转头对等命令的旗军舵手道:“左转,炮兵做好准备!”

    天地下,香山所陈爷最大。

    这个道理同样适应于蜈蚣船,金口玉言初开,控帆索吱吱呀呀被收紧,硬帆迎风大橹齐起,船尾船首两座战鼓变奏擂响,直接离开舰队偏航而走,紧跟着邓子龙所在蜈蚣船同样紧随其后,仅留下魏八郎的福船与一艘承载两名旗军的小船晃晃悠悠带着陈沐的命令向陈璘舰队追去。

    福船行进太慢,尤其对魏八郎来说,他在这场战斗所承载使命无非是运兵,以及决战时添些兵力,在眼下这场突袭,他们派不用场。

    早先陈沐还在岸时陈沐与陈璘沟通过海战,因为船舰不同、操练不同,陈沐的水军只练过线列阵,也不熟悉正经官军的战法,在一起作战八成会乱,所以各有分工。

    陈璘的船队庞大,大小战船二三十,担任侧翼阻拦与小范围的火炮进攻;陈沐的船少,但速度快、兵员多、火炮多,所以担当从后方追击、驱赶,同时在曾一本攻击陈璘舰队时予以牵制,以达到将曾一本舰队驱赶到屯门进行决战的目的。

    操作难度很大。

    “从后面追去,但别追太近,追了只用两门侧炮打,让旗军都藏在船舷后,没有号令不能露头!”

    陈沐从一开始没有在袭扰和曾一本打一场正面海战的想法,他只想骚扰曾一本,让其感受到来自陈爷的压力,尤其不能引来曾一本大量仇恨,让这个海贼头子抱着鱼死破的想法来反过头揍他。

    简单来说是玩把火,要么把曾一本尾巴烧掉,要么引火把自己烧了。

    蜈蚣船脱离船队约么一刻,陈璘船队没有跟着陈沐去骚扰的想法,只是把航向稍稍向左翼并拢,这个动作很小却让人感到温暖——是为了防备不测时易于救援。

    但陈沐觉得自己不会有事,蜈蚣船的水线以下船木很坚固,区区佛朗机打不破,水线以也在进入陈沐手后得到加固修补,虽然用的都不是什么好材料,选择也注重更轻便,防不住大炮,但这是为东亚海面常见的佛朗机炮准备的。

    唯一担心的是运气了,陈爷的运气一向不太好。

    海面漫长追逐,整整半个时辰,风向偏逆,谁的船都开不快。

    两艘蜈蚣船吊在曾一本船队后面,虽然陈沐发现曾一本的时间较早,但随着距离逐渐接近,曾一本也肯定发现了他,但双方谁都没有开炮,甚至没有把距离缩小到四百步之内的意思,看去蜈蚣船像海寇庞大船队的一员,和平地朝着南方航行。

    如果不是陈沐耐不住寂寞隔一会用船首发熕炮朝前头船屁股开一炮的话。

    隔着千八百步海面,陈爷摇摇晃晃打了十几炮,命率非常之低,但至少他打了——准确命一艘瞄准目标之外的小船,大发熕一炮去是人死船翻。

    陈军爷正在船首洋洋得意,突然听见左右旗军惊讶的喊声,循着目光朝前看去,接着急急忙忙甩开望远镜凑在脸。

    “那他妈什么玩意儿?”

    视野,千步之外四艘八丈白艚船缓缓转航,由逆风转为顺风,航速陡然快出一截,排成一排直朝他的蜈蚣船驶来,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

    望远镜陈沐清晰地看到,四艘白艚船挂着铁锁,像一堵墙。

    他们要撞他,狗娘养的曾三老想撞沉他!

    “转舵!”

    陈沐声嘶力竭的叫喊鼓声更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