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七章 孤独
    广州左卫,号小东营。

    城四卫所名为卫,实际兵力大约为千户所,号为达官兵,指挥使姓羽,部下有蒙古人、回鹘人、女真人,早年有些是北疆俘虏,后来融入进明朝,景泰年间从南京调到广州,分置四营由班军改为驻军。

    他们头戴着类似清朝的红帽子,时人说他们且勇且憨,作战勇敢从不抢功。

    这座广州城四卫之一的城内营寨在陈军爷眼没什么特别,甚至心里都没有半点踏进别人营寨的不好意思,因为他知道里面都是他的人,他升任顺德千户的表弟鸠占鹊巢,带着香山所的伤兵驻扎在这里。

    所以仍旧穿着作战时被砍出斑驳痕迹锁甲,吊着左胳膊的陈军爷站在广州左卫门口时连罩甲都懒得穿。

    什么叫宾至如归?

    是他站在广州左卫门口,守门的都是他香山所的旗军,人还没进去听见营寨里大呼小叫:“千户回来了!”

    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

    “姑娘们,你们的恩人来了!”

    陈沐带着家丁踏进广州左卫衙门厢房的那天,整个燕归舫的优伶莺燕站成两排向他行礼,“奴家谢过陈千户大恩!”

    二十多个大姑娘脆生生地齐齐行礼谢他救命之恩,陈沐还真没受过这待遇,以至于片刻失神才反应过来。

    用脚丫子想,陈爷也能想明白张翰让他注意身体是什么意思,颜清遥这小丫头肯定是带着整个燕归舫说是他的家眷进了城里,被安置在大东营。

    这些长相标致身形娇美,还眉眼露媚的姑娘们,他的鹅与炮加一起还多!

    难怪张翰叮嘱他算有武艺在身也不能纵欲过度,别说他,那壮得跟熊一样的呼良朋也受不住这阵仗!

    行,颜清遥行——陈爷没让她带着去燕归舫,小颜掌柜把燕归舫搬到陈爷眼前,真行。

    “千户请稍坐,民女是画舫船主苏三。”

    苏三娘带着矜持笑意引陈沐入座,眼前年过三旬的妇人并不符合陈沐对老鸨这个职业的刻板印象。

    面洁无痣眉目柔美,虽不再年轻却保养极好,锦绣甲下身段依然婀娜,神态言语也无丝毫轻佻,端茶给陈沐奉后落落大方地对陈沐再度行礼,轻轻笑道:“奴家已差人去叫颜小姐,她带鼓腹楼伙计去惠民药局催州府医生送药,当是快回来了。”

    说话间,有打扮干净利落的小相公奉食盒,里面装着精致点心,让陈沐瞠目结舌,“苏三,苏三姐,麻烦你给陈某讲讲,你们是怎么从画舫进广城的。”

    按照这个时代称呼方式,对面前这位不像老鸨的老鸨应该是叫苏三娘,不过陈沐不太习惯。

    而且他确实很好,画舫是会动的,她们又怎么会和颜清遥一起逃到广城里。

    苏三娘对陈沐这个身带伤的武官谦和有礼感而更加尊敬,低头带充满距离感的浅笑,道:“千户唤奴家三娘子是,倭寇来时画舫正在南门外江,一路向西逃,倭寇船快,七个海贼跳画舫,两个姑娘和恩客横死,后来合力杀了三个海盗,剩下几人跳江逃走。”

    “杀了海盗?”

    陈沐抬头看看周围站着的乐工、淸倌儿,要说身段苗条曼妙、模样俊俏讨喜,个个儿都是。可要说杀死海盗?陈沐把目光转向刚才给自己端点心岁数和八爷差不多的小相公——这小鬼难道还有杀人的胆子?

    苏三娘很爱笑,多种多样的笑每种都透着疏离,“燕归舫的姑娘们自小习剑艺知兵法,不如舞乐出色,也不千户带兵平贼那么威武,有剑在,多少可得自保。”

    “只是有两位姑娘裹坏了脚,既跑不快也腾挪不开,这才让倭寇得手。”苏三娘说着低头有眼泪垂下,用帕巾轻点两下才接着道:“收拾衣物逃岸,又来倭寇追,烧毁画舫直追到西门外,如非识得颜掌柜正在城,引官军放箭驱走贼人,姑娘们怕都要给倭寇抢去。”

    “所以千户对奴家与姑娘们是确有救命之恩的,您的腰牌。”

    陈沐到这个时代才知道原来娼妓是有区别的,至少娼没门槛,而妓的门槛很高,最优秀的妓,才学技艺乃至学识,甚至部分官员还要强。

    会做点心会买卖不难,知兵法懂五经也不难,在这个时代,难的是既要会做点心通贾事还要懂兵法知五经。

    陈沐对衙门里的妓伶高看一眼,不是因为她们的地位光彩照人,是因为她们未必专精却极其广泛的涉猎。

    “不足挂齿,早想到会有这天,留个腰牌给迷糊蛋儿保命罢了。没有陈某的腰牌,城官军一样会给三娘子开门,一样会驱贼,他们职份所在。”

    陈沐没打算说出他对妓伶所需职业技能的感慨,神色如常地摆手后才笑道:“小颜掌柜还登城,她还想教官军如何打仗?”

    “千户说笑了,颜小姐是城劝官军再开城门,把城外乞儿放进来。”苏三娘这次没有笑,很认真地看着陈沐点头道:“颜小姐是良善之人,应有好报……不过乞儿进来后颜小姐又骂了他们一顿,奴家也不知这是为何。”

    陈沐没绷住,笑出声。

    “是不是一帮大的十五六岁、小的十二三岁的混小子?”

    见苏三娘点头,陈沐笑得更厉害了。

    他知道颜清遥请求放进来的乞儿是谁,是最早鼓腹楼外被颜清遥逮着骂的那帮城南养济院长大的野孩子们。

    “放他们进城无关良善,那帮孩子是养济院的老相识了。”陈沐笑意缓下来,道:“放他们与善无关,但没什么大仇,要是不放,是恶了,颜掌柜还是有心胸的。”

    “养济院鳏寡孤独,都在城外。”

    苏三娘没有与陈沐争辩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在她们的受训小到说一件事,都没有断言的资格,能做决定的是恩客而不是她们。显然在言谈举止,燕归舫无愧广城名楼,而小颜掌柜受了太多市井影响,也许站在这样笑意疏离的美妇面前,只是系统培训的失败品。

    苏三娘毫无不快,依然带着笑意起身行礼,舒缓地拍手道:“姑娘们,给救命恩人唱一曲!”

    曲调未成,小颜掌柜风风火火跑进来,进门抓下四方巾擦着额头细汗一脸喜意,“你回来啦!”

    说到一半,眼光定在陈沐吊着的胳膊,连灿烂笑容都凝在吓白的脸,“这,伤——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