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九章 狱霸
    陈沐没想在广州左卫待太久,鸠占鹊巢总是不好,实在是张翰对广州府守备力量没信心,即使曾一本首级都挂在城,总督还是担心会有别的海寇卷土重来。

    曾一本、林阿凤、林道乾,这三个横行海的海寇,曾一本已死、林道乾归降,还剩一个林阿凤不知所踪。

    直到陈沐自海夺船而还的十四日后,从福建传来巡抚涂泽民的消息,海盗林凤率船队打下曾一本的南澳老巢,抢掠一空后放火烧寨,并勒石传信告知不欲与官军为敌,率船队扬长而去。

    张翰的心这才算放回肚子里,又千叮嘱万嘱咐地交代陈沐守备广府,这才像来时一般轻飘飘地回了肇庆。

    趁这时间,广州左卫的负伤旗军也该包扎的包扎、该手术的手术,六榕寺方丈与揍过他一拳的天时大和尚握手言和,领僧人超度阵亡英魂。

    陈赛驴的大名终究没像颜清遥说的那样人尽皆知,可燕归陈的诨号却真真是满城皆知。

    陈璘、陈沐、白元洁、邓子龙、邵廷达、呼良朋及各人麾下将校聚了几次,前面都不曾饮酒,只有最后送邵廷达走马任顺德千户所时才饮了几杯。

    虽然没见到广州左卫的羽姓指挥,却也认识了广州右卫以功升至副千户的小将官张世爵,同白元洁一样也是将门之后,身还有指挥使的世荫呢,不过右卫指挥轮流转,不姓张姓马,没轮到他呢。

    张世爵,这个名字陈沐很熟。

    这班骄兵悍将饮酒作乐起来名士还风流,战后刀枪入库,在越秀山下划出一片临江野地,各自家兵拉开警戒,策马持弓游猎回还,有燕归舫的美人作陪,等着朝廷赏赐的将官各个出手大方,要饮饮金华酒、要食当食鲟鳇鲊,还有乐人拨弄起扬州小曲儿。

    饮的吃的听的,都要是江淮一带特色才好。

    为什么?名贵,时兴。

    回程的路倒是太平的很,香山所一百多具棺材由副千户孙敖带着躺在排车的伤残旗军在前,邓子龙押着大队精悍旗军于后,正儿八经主事的陈千户没了。

    他去送白元洁与清城千户旗军回清远。

    本来没跟着送多远,回程走了一半被呼良朋派来的骑卒追回,说是因守城有功,从广州府大牢搬家到大牢隔壁宅子里软禁的参将王如龙有事找他,请他有空去广州府看看。

    呼良朋也是个倒霉催的,以前从千户到辎兵够倒霉了,在福建受人排挤被派到广东,好不容易打下一仗立功,入了总督张翰的眼,把他调到总兵郭成麾下,算是从福建营兵转为广东营兵的军头,能在这边跟陈沐他们一道等着朝廷赏赐。

    哪知道他被调到郭成麾下参将王诏身边,又因为跟陈璘陈沐他们饮酒,不给实缺,手下福建兵都奉还福建,他挂着把总的职位带着手下区区七个兵留守广州。

    放鹅呢!

    “老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剩这几个兵了?”陈沐从顺德再跑回广州府,早派人快马去寻来呼良朋,看他愁眉苦脸哈哈大笑,“你干什么得罪王诏参将了?”

    呼良朋听陈沐这话一蹦三尺高,左右看看没外人气呼呼地指着陈沐道:“哪儿是我得罪王参将,是你和陈朝爵得罪了王参将!”

    “我跟陈兄——”陈沐愣住,也跟呼良朋刚才的动作一样,左右看看后这才咽咽喉咙,拍手又摊手,道:“我都没见过他,是我俩都姓陈这事惹他了?”

    陈沐说着笑了,他驻军在香山守备的是广州城,王诏人在惠州,虽然也协防广州城,但他压根儿没和王诏碰过面,撑死也是总督府军议,跟这个在总兵官郭成麾下的参将见过一面。

    走街脸对脸不穿戎装他都未必能认出王诏,说他和陈璘开罪这参将,整个是无稽之谈。

    “不,你和陈守备、白千户在屯门跟倭寇海战,把曾一本杀了。”

    呼良朋挥着手,壮硕的身子活像头来自北方的大熊,“广州城下战后,郭总兵被总督骂了一顿派回惠州,是因为总督给他们使了大力气,造了七十多条乌尾福船,合以前的战船足有一百多艘,俞总兵对颇有微辞,说他们船最大兵最多,但都是新兵战力最弱、军器最少。”

    “郭总兵回去派人飞马传信王诏,让他务必拿下曾一本。可千户知道屯门海战时王诏在哪?在拐个弯的大鹏所,等他带着海船到屯门,你们给他留了满地坟头。”

    陈沐撇撇嘴,对这种来自抢功的恶意满心不屑。

    要是没这份功绩,参将如果有兴趣,能在战时调走他千户所的旗军暂时充营兵,虽然这种操作少,但还是有先例的,陈沐兴许还会担心一下。

    可现在这份功绩在他手,也许要不了多久他将是广东近两代包括世袭在内最年轻的实授卫指挥使,算参将地位也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现在呼某被城外的王参将穿小鞋剩七个兵,守着广州城里这位王参将,只等将来赏赐下来能不能翻身咯。”说罢,呼良朋也没自怨自艾,挥手引路道:“千户赶回来时候还真快,走吧,去看看王参将,他不容易啊!”

    说起来呼良朋与王如龙也算袍泽,最早都是戚继光的兵,唯独不同的是身份,呼良朋是位卑言轻的辎兵头子,王如龙却是戚继光麾下几员虎将之一。

    像戚继光麾下做到他这个参将的官位的,诸如浙江杭嘉湖参将胡守仁,往蓟镇调任成了蓟州东路副总兵。

    可谁让王如龙调不了呢?

    “过去的事说不清,可以后的事谁说的准,没准王参将沉冤得雪了呢?”

    陈沐笑笑,不再多说,跟着呼良朋一路走往王如龙的小院儿。

    新院子还不错,多了几分人气儿,陈沐进院时王如龙正负手对院墙疯长密竹发愣,转头见陈沐进来,早年经受矿山烟熏火燎的黑面孔沉沉点头,打了个招呼便开门见山道:“你来了,王某把你的炮写信告诉戚将军了,可供北疆支用。”

    这也太开门见山了吧!

    不带商量的直接写信告诉戚将军,还做主供北疆支用?

    你是广州狱霸王如龙,不是北京兵部尚书啊!

    “本想让你等着兵部的信,戚帅连来两封书信,一再叮嘱王某先问你,火炮可合用、工期造价几何、进行一日几里、操打有何不同,要你回信,笔在那呢。”

    王如龙说着理所应当地指指院子里摆好纸笔的小案头,等着陈沐写信。

    陈沐都懵了——他算是明白了,要收回先前那句沉冤得雪。这脾性,他王老兄真是凭实力当的广州府狱霸,戚继光要给他捞出去只能死得更快。

    没救!等死吧!告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