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九十三章 回信
    陈沐没有想到,在他看来不过是赚到蝇头小利,却足够让香山军户欢天喜地。

    因为寻常妇人是没赚钱资格的,她们可以下地干活也可以受千户摊派而织丝,却根本没想到会得到报酬。

    而且这件事在陈沐的操作过程,其实还有很诡异的一点,他并没有给军户支付银两。因为香山的土地本不多,耕种出来也不过一万三千亩田地,田少而下田多,交了卫军田税,拿走卫官俸禄,剩下还不到两万石。

    依照惯例,有一部分还是要入卫官库,千户所截留部分、百户所截留部分、千户本身截留、百户本身截留,在军户心里对自己的供粮是有预期的。

    三到五石。

    陈沐又手把手每人发了十石。

    当然,现在他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完全手把手了,而是提前传令百户在百户所召集旗军,下达的命令包括旗军家眷,由各小旗带着发粮,他则在一旁说话。

    准确的说,今年香山所每户旗军所获俸粮是十二石,其二石陈沐当着他们家眷的面着重说了,这是给织绸缎的酬劳。

    这是不论旗军还是余丁妇人都想象不到的。

    三年时间里,陈沐由小旗到千户,历任皆为一把手,可以说作为资深卫官有一套成熟理论,每户旗军半年八石米,在他的计算,是一个可以供给九成旗军全家餐食保障的口粮。

    而多出来的二石,则可以让他们获得入冬的衣服等生活必需品,不用睡猪圈、不必把狗子当作热水袋。

    织丝再获得二石米,可以让他们没事食些肉食,供给所需营养。

    这不是旗军的营养,而是余丁补充营养,旗军的营养有千户所养的猪羊鸡鸭,还有旗军的老本行去捕鱼,在这一点旗军营养还是能保证的。

    只不过因为猪是放在军户家养,会出很多问题,方说猪养不肥。

    在香山近畿的百姓家,只要日子还过得去的,养猪一年到头都能有二百斤下,可香山所军户养的猪,算细心呵护,也只能养到一百三四十斤。

    陈沐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还是周行给勾来的香山百姓旗军说出到底为什么——因为军户穷。

    人穷不光志短,人穷了养猪都养不肥。

    各百户所是肯定要留粮食以备不时之需,但香山千户所的旗官除了俸禄不需要再耗费囤粮,因为他们有赏银,巨额的赏银。

    刨去买船,一千五百匹绸缎由李旦换来七千多两银子,这已远超朝廷原本所记功勋赏银。

    广东连年用兵,钱财越积越少,连濠镜商税都成了广东都司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而对倭寇购赏,也越来越少。这次他们整个香山才得到两千七百两的赏格,可为换来这两千七百两,他们交出了广海六百多颗真倭首级、曾一本部两千多颗海盗首级,最后均下来才不过一颗一两。

    陈沐没给旗军多发,他只给了副千户百两、百户五十两的奖赏,旗军则依照战功,功勋高的分三五两、功勋低的分一二两,阵亡的赏格也是一样,总共发下去三千多两,朝廷给的购赏只多出他给卫官的银两。

    算下来,他有了三千多两的私财、千户所则多了两千五百两库银。

    这些钱早晚要用,不过要用在正途,陈沐想在香山建个纺织工厂,用有限的织机四个时辰集工作来最大效率增加产量,把这事交给各个百户,让他们去同旗军商议后确实可行。

    旗军并不反对这种形式,安全也可由旗军护送,又能让各户旗军多一份收入,唯独给不给总督手本,让陈沐心里犯难。

    “千户,这事让面知道,准许了肯定有人从取利;不准许更是不能干。”邓子龙、石岐这几个信得过的手下来给陈沐出主意,石岐道:“可要说直接弄,到时候让人知道了却也麻烦。”

    “还是本吧,千户。”邓子龙想了想说道:“不单香山,今后千户若升任指挥,到时整个卫都要这么做,即使现在别人不知道,将来也是都要知道的。”

    陈沐想想确实是这个到底,这事它藏不住,干脆先一封手本给肇庆张翰,等张翰同意再发给都司指挥。

    张翰会臭骂自己一顿是意料之,为了避免臭骂,陈沐在最先站在道德制高点,依照作八股的风做《贫穷军余当织锦》一,起讲先提三句,即讲‘军户贫穷’四股,间过接四句,复讲‘当织锦’四股,复收四句,再作大结。

    每四股之,一反一正,一虚一实,一浅一深。

    提军户贫穷,要提天下安危,字句纲线,但真别说……这么写,只要不按照科举时必须从古书取圣人立言去写,写的还挺舒服,读起来满满都是雄之感。

    结果出乎意料,张翰根本没理他提的事,甚至织锦不织锦的,张翰会在乎这种事?

    张老爷子给他送回来一份八股修改意见,把陈沐看懵了。

    张翰的意思时,这种作水准,是不足以送报朝廷或考科举的。

    别管怎么着,等陈沐再把修改后的手本送去广东都司,则得到了很大的夸赞——依然没人理会他提及要在香山做织丝厂,都指挥使司的佥事回信夸他武双全,说广东都指挥使司也终于出了个作能肩陈璘的武官。

    希望他再接再厉,早日超过俞大猷。

    这帮大爷都压根没人在乎最根本的事。

    总之,香山所下辖织造厂算好好开业了,雇八百名织工,四百张织机两日轮休,另选香山二十名织技高超的老妇人教导织造,形成规范管理的织造厂。

    忙完了操练与民事,陈沐这才算真正清闲下来,伤还未养好,不过他已经准备好开始接下来的工作了。

    陈沐要着书立说,从《铳炮打放操典》开始。

    编一本属于他麾下旗军操练铳炮的要诀,写完这本书再继续写发给麾下旗官的《旗军操练手册》。

    等他伤养好,还有广东武举乡试等待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