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九十七章 手册
    香山军器局,可以全力开动了。

    刚好香山旗军也到了要换装的时候,陈沐可没打算把最好的关铳卖给林阿凤,原本属于香山千户所清一色九成新的火绳鸟铳,挫掉印记,林凤当面验货后头天装了四百杆装在大船运回去。

    林凤被陈沐留在濠镜住了几日,也无非是饮酒作乐、清点货物之类的事,随后留下庄公,率船队返回澎湖。

    走之前留下两艘大船,由李旦华宇在码头的人手在船首船尾钉大块漆木板,留下字迹。

    陈沐以前的船队没有正式名称,现在有了,叫闽广合兴盛,最早的两艘合兴盛福船在林凤手,是闽广海寇总首领林阿凤与濠镜贸易的指定用船,也只有这两艘船才有权利入港停靠。

    他们规定的标准是每三月往返入港一次,直至林凤所需的货物交清。

    等林凤走了,返回香山千户衙门的陈沐几乎要蹦起来,在千户宅里压着燕归舫送来锦儿玉儿的琴筝曲调跳跃起舞,也不知他是怎么把悠扬柔和的曲子跳得杀气腾腾。

    大发了。

    六万斤铁、两万斤铜不提,没有硝黄,但往来闽广海域的商货多得数不胜数,与这相较而言林凤添那三千两银子不过小数。

    二百多名妇女,在陈沐与周行交接后落户香山,也有些妇人不愿再回去过日子,有些留在濠镜讨生活、也有几个岁数小的被燕归舫的苏三娘收下。

    这对陈沐而言纯属日行一善,他也没指望能从取得什么利润。各类货物在李旦的倾销下很快被濠镜准备离开的夷商抢购一空,都是明朝、吕宋的时兴货物,曾三老卖不出去、林凤也没有渠道,反而被陈沐捡了大便宜。

    林凤也不是傻子,他那些铳炮确实都是不禁用的货色,炮由关元固带着送到南海县炉户那里融了换成好的铁,铳则被陈沐留了一千多杆品相稍好的,备着将来送人,剩下四百多杆破鸟铳和一部分难以脱手的货物,直接奏出手本送到肇庆,直言海盗林凤把南澳岛得到的大批海寇赃物交广东。

    张翰还真弄了几枚奖章,召陈沐去肇庆问话后,甚至还亲自给林凤写了封信,一面言说他愿意归降,朝廷可给他水师参将的官职,另一面鼓励他在海外多行善事,并且威胁他做了坏事会和吴平、曾一本下去作伴。

    大伙都很骄傲,张翰有张翰的骄傲、林凤有林凤的骄傲,他陈沐能跟谁都处得来。

    因为他不骄傲,他只琢磨别人的需求,想办法把别人的需求和自己的需求并到一块。

    牦牛尾由引商里的老商贾去收购;鸟铳则毫不费力,香山旗军的兵器换代,军器局新造一杆关铳,把一杆旧式鸟铳印迹挫平入库;佛朗机也是小事情,更不用说,要说费力气的也是锁子甲了,小铁环要一个一个卯住,否则防护力太低,陈沐也不想在这事让匠人太过劳累。

    干脆给林凤定了一月交付二十五件,两年交清。

    并不是他香山军器局做不出这些东西,非要拖两年才行。

    他可不想只给别人增强兵势,眼看着朝廷赏赐都慢慢发下来,他的官职也要有着落,今后麾下武备的需求还大得很,只想着赚钱那是肥猪,要有力自保才行。

    两年,也许用不着两年,他不怕林凤手里有这些东西,有也翻不了天。

    颜清在月港发来书信,与书信同来的还有五十四两金。

    闽广会馆的生意还不错,如今与各个海商都有联系,来信问陈沐下一步怎么办,以陈沐的意思出租库房之类的业务赚钱不少,但都用来下打点,有邵廷达的父亲和家里一些小辈帮忙,让他们会馆成了月港最大的情报贩子,隔一两月有各地商帮跑来蹲点交换情报,挺热闹。

    信颜清还提了在月港站稳脚跟,想让颜清遥把鼓腹楼关张,他攒了一些银子,该给颜清遥寻个门当户对的婆家了。

    陈沐回了封信:鼓腹楼关不关张是无所谓的事,闽粤会馆一年顶鼓腹楼十年,但找婆家还是要从长计议的,说的好像小颜掌柜是你给她寻个婆家她会高高兴兴嫁过去一样。

    颜伯要是颜清遥爹也算了,可颜伯不是,没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能压住这位混世小魔头?

    不论如何,这段时间的确是香山千户所发展的黄金时期,既有钱还有粮,主官陈沐又铁了心要把香山刻出个模子给今后升任指挥使管教卫所铺路,成日忙着召集旗官议论规制,随着命令规制一条条下达、试行接着形成制度,让香山几乎一天一个样。

    “诸百户所旗军,每十日操练五日,其四日在百户所,一日在千户所;余下五日,两日课,识字、算数;两日休息,一日巡行辖区。”

    “所操练者,炮、铳、矛、刀、牌,战阵、操船、水陆队形及拉练,每日午两个时辰、下午两个时辰。”

    邓子龙纳闷道:“千户,操练容易,课,去哪?蒙学都被魏佥事的娃娃旗军占领了。”

    “这事不要急,我已让蒙学的谢先生传信广招落第书生,已撰向广东学政大宗师递交兴建社学开蒙的请求,等待准许即可,社学要招至少十名蒙师,选德才兼备者,到时陈某亲自登门聘请。”

    “每日朝食前,由各小旗督旗下旗军从头到脚,衣甲穿戴可整齐、行缠鞋靴可干净,腰刀、长矛、铳炮可养护良好,不好者受罚,再由百户检查,百户检查出来不好者,小旗一同受罚。”

    出乎意料,各旗官对这事毫无反对,封建时代的军人,别说陈沐只是要求他们穿戴整齐保养军械,是让旗军每天倒立集合都没人有意见——只要他喜欢。

    “晚食后聚篝火旁,各小旗带部下十名旗军,学习纪律背诵条令,每小旗选出口齿清晰者宣讲历次战斗表现出色者。”

    陈沐想了想,看向石岐,道:“石百户,这事由你做,老本行了,从现在这些升迁的旗官里挑选所立功勋,撰成书,在座每人都可以写一写,让旗军看到奋勇作战能得到升迁希望。”

    “所有这些,陈某已编做《旗军操练手册》,军器局做出雕版正在印刷,小旗以人手一册。”

    陈沐说着,深深地看向最早跟随自己的老手下,也是头脑最活泛的落第书生,笑了。

    他知道写出话本应该宣传谁的功绩,也知道别人的功绩又是忠于谁才得到升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