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九十九章 百废
    火炮没什么好看的,单纯铸铁二斤炮要想打百发不炸膛,炮身要重到二百斤开外,口径一寸的小炮壁厚斤两寸,老关觉得不合适,干脆没造。

    铜炮倒是轻,一寸的口径,炮口二寸、炮尾三寸半、身长三尺四,才九十七斤半,结实耐用,而且铜炮还有一个优点,快炸膛的时候它会先鼓起来,然后再打放才炸,能避免危险。

    是贵,一门二斤炮算废料,料钱足有十三两银。

    步炮用这个还行,船炮没必要使用这么金贵的东西,二百多斤的铁炮料钱才四两多,也合适的多,最大的问题是铁炮做不大,做大骡子都驮不动。

    老关还有另一门炮让陈沐验收,是铁芯铜壳炮,铜炮厚重、铁炮耐用,一样形制要一百四十七斤,料钱六两,工时两者都多,因为泥模要造两遍,一遍铁芯、一遍铜壳。

    新炮更轻便,同样打出的炮弹与威力都更小,能打二百七十步,二百七十步外炮弹扩散地厉害,五百步外完全失准。但其轻便的特性同样能在接下来的路战争大放光彩。

    新式炮车也做了出来,由一匹马拖拽的炮车有两个轮子,延伸出去的反曲柄铁炮架在置放时能落在地,能很好的帮助火炮卸去后坐力,并搭载用于轻炮螺旋调整炮位的把手,使用极为简单。

    包括炮身及清洗具全套与十二颗封装炮弹及火药,铜炮重二百五十二斤,铁芯铜壳炮重三百零一斤半,炮弹为十颗实心铁弹与两颗新式散弹筒。

    同时因为陈沐的要求,为应对最差的路况或骡马累死的窘境,炮架有几个仅微量影响稳定的可拆卸部件,最差的情况是由人生拉硬拽,也能行进。

    毕竟南方有太多山川河流了,陈沐也不知道临近战时究竟有没有让他从容运兵的路况。

    火炮是力量,他的军队在战时必须拥有火炮支援。

    如果每个总旗手都有一门二斤炮,一个千户手有五门五斤炮,大军阵作战他的敌人在三百步外挨一轮自行溃散了。

    让陈沐感到惊讶的是,关元固铸炮已经铸出心得了,认为口径每大一寸,则炮身长三尺三寸,能让炮弹打出去尽量为直线,这让他很是欣慰。

    合着新炮还是三十三倍口径火炮,这种计量方式还较简陋,因为老关算的是全炮长度,既算药室也算了炮尾。

    总的来说是个创举,可以推为今后火炮定制,依次能够算出十斤炮的炮身长度,将达到一丈——陈沐觉得,等他的船炮造出来,这片土地没红夷炮什么事了。

    “魏八郎那些娃娃兵,以后驻在炮厂,闲来无事任何人不得进出,违者地击毙。”离开炮厂时,陈沐下达一条这样的命令,“用泥模造试炮,试成推为定制,可以用铁模,分开榫卯一起的铁模,刷能分开铜液铁液的材料,灌铁水、再吊到另一个铁模灌铜水,省的泥模打碎再做,能快很多。”

    “至于刷什么合适、和怎么做,我也不太懂,还要靠关匠去试,还有是炉温。”陈沐敲敲脑袋,道:“我回去想个鼓风的东西,好像炮这东西冷却时温度慢一点较好,关匠多注意吧。”

    关元固带着几名匠人把陈沐一路送到外面,看着陈千户翻身马又下来,问道:“关匠回头找个笔吏,把造炮这些流程编纂成书,以后是可以传世的。”

    回衙门的路,陈沐一直感慨着这个时代,其实练兵没什么神的,一个崭新的千户所慢慢发展为能打仗、有精兵的千户所也没什么特别,真正让他感慨的是香山军器局与香山船厂。

    这是真正的从无到有,从关元固打出第一支鸟铳,从关老二做出第一具膛床,原本还说让关尊耳去南京工部任个小职,现在转眼有了军器局,也用不着出去任职了。

    军器局的发展才是真的快,只需要技术与熟练工匠,其他一切广东都能提供。香山军器局打造所耗铁料与南方最大的冶铁集散地佛山产量相较,不过是九牛一毛。

    刚回衙门,顺德千户邵廷达一脸郁闷地坐在衙门门槛儿,边畏畏缩缩站着几个顺德千户所旗军,真和看护衙门的家兵讨水喝。

    “哥,你可算回来了。”

    “哟,这不邵千户么!”陈沐贼笑着围手足无措的邵廷达转了两圈,末了才拍拍他肩膀,问道:“当千户的感觉,美不美?”

    抛铠缰绳让家兵牵马去马厩,陈沐揽着邵廷达朝衙门里边走边道:“进去座,是去顺德也是我弟,坐外面干嘛,还有你的兵,进衙门里歇着,正晏去叫人弄点酒菜,好好招待着。”

    坐到正厅,陈沐脸的笑意还是下不去,整个香山千户所都没人想到最先当千户的会是邵廷达,他们的战功,最早的十部百户升任副千户是情理之,濠镜那三个百户至多也能升到诸所的佥事一类官职。

    “沐哥你手好了?”

    陈沐的夹板去了,低头看了一下,活动手臂笑道:“还没好全,快了——说说吧,顺德需要什么。”

    “唉,当千户一点都不舒坦。”邵廷达长长地叹了口气,“顺德千户所要钱没钱,要粮没粮,去了才知道当初刚来香山哥哥你有多难,我也没你那能耐,只能找沐哥搬救兵了。”

    说着,邵廷达苦着脸指向外面,道:“看我那旗军破衣烂衫的,这已经是里头最能拿出手的兵了,所里有四百多人,有些老旗军觉得我害死他们千户,不服,那些新旗军又不能打仗,什么事都不好办。”

    “我想借钱、借粮、借人,沐哥帮我。”

    这些事只有陈沐能帮忙,也只有陈沐愿意帮忙,他笑道:“先招兵,这几日你在香山住下,学学军余是怎么织布的,老白他们几个也都在学,等赏赐下来肯定都是要外放做千户副千户的,我还不知道兵部对陈某怎么安排,没意外的话织出绸缎、伐出木料都运到香山,一年一结。”

    “银子分军户、所库和将来的卫库,所所有卫官只能取二分,至少让旗军吃饱穿暖,其他进所库,以后香山军器局与船厂对军器船舰明码标价,供应各千户所。”

    陈沐这话乍听起来没什么,实际他想让今后卫所从原料供应、物资变现再到产出回流,形成完善的产业链,自成体系。

    “现在二所互不同属,所库不能动,我从私库支你千两银子,再从香山调一个百户所去帮你招兵练兵,其他事等朝廷封赏下来再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