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一百零一章 争锋
    肇庆,两广总督府。

    天光还未放亮,半个时辰前来自香山的快马叫开城门,执总督腰牌星夜直入总督衙门,客人入衙后即大门紧闭,连香山最受信任的家兵都被布在衙门外,只有陈沐一人入府。

    总督宅邸的烛燃了一宿,老仆换了三次蜡,最后一次续烛时,主人披着单衣背手院望着满月,屋子里的客人背坐书案,俯首不知看着什么。

    陈沐在看地图,他面前的桌案铺着一副大地图,这图他很熟悉。

    邓子龙的老师罗洪先曾绘广东舆图,这幅图差不多,同样是广东,唯独不同的是面并非以府县做标,而是卫所。

    南海、潮州、雷州、海南、清远、惠州、肇庆、广海……密密麻麻,构成广东六万七千余卫军编制,全部力量,都在这幅图。

    他的官职定下来,但实授哪里,张翰说了算。

    张翰让他看,让他好好看仔细看,不论他想去哪,哪怕鸠占鹊巢调走原有的指挥使,都可以让他去做,而且是掌握真正一卫大权的掌印指挥使。

    陈沐是了解张翰的,这位老军门治政勉强、更不知兵,可他是言路出身手段老练的政客,即使再赏识陈沐也不至于做出如此激烈的决断。

    这很反常。

    修缮良好的木门被推开几乎没有声音,倒是布底官靴有意踏在地让陈沐察觉到身后有人进来,回过头张翰。

    起身行礼,张翰有些无力地摆手,须发已尽数苍白,让原本衰老的神情更显萎靡。张翰身后,有仆人端煲热的鱼汤放在案,陈沐听见张翰问:“想好了没,去哪?”

    “卑职,还是想去……”陈沐微抿着唇,拱手,脊背很直但俯首道:“广海。”

    老人发出悠长的叹息,“广海啊,广海哪里好?兵没了、城也被你掀塌,不过守着香山濠镜,可以区区香山之力,新来的督抚,又哪里能给你时间大展身手。”

    张翰没理会眼睛瞪大极为震惊的陈沐,摇头道:“换一个,换到没贼人没战事的地方去,你还年轻,三年五载,又是一番大好局面。”

    “总督您要调职?新,新来的督抚,这是为何?”

    陈沐起先并不明白张翰为什么让他随便选个地方,甚至哪怕调走原有的指挥使也要给他安排好了,这根本是不用想的事情,他一定想留在香山,张翰不会不知道,他当时觉得是有事。

    但他没想到,张翰这是意在调任前为他安排后路。

    事情的关窍在于,张翰的模样,并不像要升入京任职要员。

    “夜里天凉,让你驰马一路是下面人办事失了分寸,饮汤。”张翰是有精神的,只是忧心忡忡才让他显得疲惫,坐下后抚着案石砚大豪,摆手让陈沐不要见怪,道:“人老话多,你想听有的是时间说,不必大惊小怪,先饮汤。”

    不必大惊小怪,张翰这个样子,陈沐怎么能心如止水?

    月前还教他怎么写八股呢,转眼贵为两广总督成了这副郁郁不得志的模样,这时候陈沐所关心的已经不是他调任其他卫所香山、濠镜这些事该怎么办,而是究竟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什么,才能让掌握两广大权的张翰这样失落。

    “老夫要向朝廷奏本辞官还乡,起因是三个人,次辅张太岳、应天巡抚海刚峰、广东参将周云翔。”

    张翰叙叙道,陈沐却听不明白,这仨人他都知道,张太岳是他心心念念想搭关系的张居正,如今已位列次辅;海刚峰是海青天海瑞,今年刚外放应天巡抚;但这俩人是如何跟周云翔扯关系的,陈沐不懂。

    周云翔过去是广东参将,今年广东大警防备曾一本时反叛,杀了守备雷琼的耿宗元,本欲响应曾一本,结果曾三老连伶仃洋都没逃出去被陈沐毙了,前来会师的周云翔无路可走,流亡海外不知所踪。

    这么个人怎么能跟那两位搭关系?

    “次辅一直有意重用海瑞,那时徐阁老主政,好不容易官复原职,一出来指着阁老骂他贪。今年考核政绩,次辅进言各地要员向陛下推举三名能吏,老夫投其所好,选了海刚峰。”

    说到投其所好,张翰没有丝毫介怀,是理所应当地道:“受人看重,也会得罪人,你知道这做官,什么官最好做?”

    陈沐笑笑,刚想说武官,听张翰道:“是言官,言官最好做,因为不论你是武官官哪怕次辅首辅,连朱总兵都要挨言官的骂,但言官不会自己骂自己。”

    朱总兵,说的是明武宗朱厚照。

    “武有失职有失察,言官职份在口,口随心,只分想不想骂。”

    “七月廷议,议的是老夫失察,言路弹劾免职,次辅是说了话的,本要降秩调往他处,曾一本被你击毙的消息送到京城,这才免了失察之职,责令抓捕周云翔。”

    “茫茫海无边无际,俞志辅都捉不到他,老夫又能有什么办法?呵!”

    张翰轻笑一声,大袖挥过桌面,“次辅已说过话,老夫既办不成事,要识时务。告老的手本已经写好,督军广东老夫不曾有亏,唯独受你拱卫,再过三月把手本奏。在此之间,把你陈二郎安顿好,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张翰没有说得太细,内里的一切情况也没跟陈沐讲明白,不过他大概听懂发生了什么。

    张居正想重用海瑞,张翰赞成,有人不赞成,本来曾一本寇广东使张翰在朝廷声誉下降,靠着张居正帮忙说话、陈沐又速毙曾一本,这才保住总督之位,否则早被调走了。

    而这次的周云翔,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导火索,被言路当成靶子来攻击,成了大事,偏偏周云翔流亡海是抓不住的,事情打了死结。

    陈沐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更不会弯弯绕绕去思考,他脑海唯一能够报答张翰知遇之恩的可行方式是单刀直入——逮住周云翔。

    “军门有所忧虑,忧在不能擒下周云翔,卑职或可效鹰犬爪牙之劳。”

    拱着手的陈沐料想自己是个不识时务之人,他不信他不服,哪怕不说恩义,现阶段只有总督这个位子坐的是张翰,才能让他更好地施展拳脚,何况张翰对他是有知遇的。

    他说:“卑职替军门,争一争!”

    “争一争?”

    “有你这话够了。”

    张翰看着陈沐摇头笑了,看他,撇眼旁处笑,看他,撇眼旁处笑,往复三次,神情既有欣慰也有悲哀,最后长叹口气,摇头苦笑道:“回去再好好想想去哪任,老夫致仕最后手本,没人会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