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一章 悬赏
    “将军,去哪任?”

    没人知道肇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香山所诸人对此皆有猜测,他们猜测对陈千户多加赏识的总督一定能给他们的将军挑选出合适的卫所实授官职。

    明摆着的事,对他们的将军而言,最合适的卫所是广海卫。

    “去哪任?去他娘的任!”策马入卫所的昭勇将军勒马于所门下,坐骑人立而起,身后疾驰带起的土尘才姗姗来迟,陈沐扬鞭喝道:“召集百户以卫官,所衙议事!”

    张翰认了,他那个样子认输了。

    这么大的事,从头至尾他没想过找陈沐去办,或许在张军门眼陈沐虽善战,但抓捕遁往海外周云翔这样的事,并不是他一个没出过伶仃洋的守御千户能做成的。

    可陈将军不这么想。

    在明朝的广东做官,做武官,一点都不难。

    当他是个小旗总旗时,白元洁只希望他能做好一个总旗,对他大加青眼,那时候并非是陈沐的才能有多高,全靠同行儿衬托,他们好,已经强出许多。

    当他是香山千户时,张翰一样没希望他多做出什么,看护好香山,至多守备广州府,也足够,从未对他外派守御范围之外的使命。

    等陈沐再坐到自己千户衙门时回想临别时张翰复杂的表情,他可能读懂了,他带给张翰的欣慰并不多,而带来更多的是老军门神色的悲哀——堂堂两广总督,居然落得要靠一个小小守御千户来代他争位?

    “这是什么?”

    诸部百户未至,衙门前厅桌摆着从广州府送来的三品武官朝服、公服、常服及珠玉冠饰,这都是随官职升朝廷应当应分的赏赐,但在官服旁摆着一套崭新战甲,可不是朝廷赏赐了。

    谢鸣拱手道:“将军,这套山甲陈参将送来的贺礼,小生已从礼库择几件外洋物回赠。”

    陈沐了然,陈参将不是别人,是陈璘,这陈朝爵仗追击曾一本的功劳不但消去罪责,官位还向动了动,如今也是陈参将,不过兴许是因为先前守备不利的缘故,并未得到昭勇将军的官衔,或许要等他下次立功才能弄到官衔了。

    “他不是领兵出洋了,怎么会派人来送礼?多半是早备下了,谢先生,劳烦你再置备几样礼物,打听着白静臣、张永寿、呼良朋等人的职官动向,还有咱们千户所这些人,从总旗到副千户,但凡升官的都派家兵去送一份礼,都从礼库里找。”

    陈沐守着濠镜这种便利条件,手如今又有钱,时常会派人去濠镜或广城选购些稀器物、珍品玉器、刀剑甲械或房四宝,收入礼库备着人情往来。

    不过这一次,他认识的人多数都因平定曾一本升官,他的礼库恐怕是要不够用了。

    “五梁金带佩玉,朝服冠不错,先收起来吧,等闲了再穿试试。”

    他还心念着要去考武举,一眨眼三品昭勇将军,到时候再考不出个武进士,丢人不丢人?

    没让他等太久,香山诸百户副千户皆聚于千户衙门,见陈沐沉着脸谁都不敢嬉皮笑脸,站做两派乖乖听命,这帮人都是陈沐可以信任的人手,他将肇庆的事说个清楚,问道:“谁知道,周云翔逃到哪里去了?”

    坐在侧首的邓子龙拱手道:“周云翔只是言路攻讦总督的借口,没了周云翔也还有别的事,朝廷要派谁做总督,不是广东能左右的啊!”

    “邓千户所言不差。”石岐应和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何况茫茫大海,又怎能捉住周云翔。”

    付元抓耳挠腮说不出话,见陈沐看向自己,连忙正色抱拳:“将军别难为我,这种大事哪儿是小人能说明白的,将军说吧,杀谁!”

    娄迈等人也差不多一个意思,他们压根不是能自己琢磨清事的人,小主意一堆大主意没有,在这事真帮不忙。

    但陈沐很欣慰,抬手指指付元道:“没错,杀人。不必杀人,有周云翔在,以后早晚也换总督,但至少老爷子少受点罪,不能明明有功还要引咎,以后等军门升到别的地方,他们爱攻讦由他们攻讦,现在老爷子是我陈某人的长官,那不行!”

    “找你们过来,是让你们做出广入海的打算,借此时机呀,把香山所旗军巡行海的例定下来。”

    “从今往后,每旬一个百户带兵驾船训游外海,包括濠镜、丸星、大闸三岛,也为多练水军。”

    这让诸多百户不明白了,不过没人敢问,倒是副千户孙敖想了想,拱手问道:“将军,周云翔不可能在三岛啊,曾一本死在咱手里,他哪儿敢再到这来?”

    “做样子。”

    陈沐看了孙敖一眼,摇头笑出声,这才道:“也不光是做样子,如果有人把周云翔交到你们手里,至少要能在海接过来才是,这事不能靠咱们自己。”

    “别管旗军还是营兵,都没真正出过洋,出海不迷航不错了,能抓到周云翔才怪。”

    打发旗军百户离开,陈沐这才转身走进千户宅,有三个人早等在宅邸,是早先收到消息从濠镜赶来的李旦、华宇、庄公。

    “我要一个人,过去的广东参将周云翔,五月叛变,逃到海,现在他逃到哪里我也不知道,但西不出马六甲、南不至吕宋、东不到日本,在这片海。”

    “他不会是一个人,有一些跟他叛变的营兵,也有同他一道的倭寇。”陈沐抬手道:“三个月,我要见到他,我要海每个水手、每个海盗都知道陈某人开出悬赏,把周云翔带到濠镜外海,想要钱,五百两白银;想要船的,两艘四百料福船;不论他们想要什么,陈某人都给得起!”

    自这日起,消息像肋生双翅,在海飞驰扩散。

    濠镜泉商、葡萄牙商人、西班牙海盗、闽广海盗,极快的时间里,南海漂泊的每一个人都通过不同渠道得到一个消息,抓捕明国叛将周云翔,押送濠镜外海,能换来五百两银子的悬赏!

    权力与财富是好东西,一句话可让丧家之犬无可遁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