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章 应龙
    周云翔不是被人抓来的,他是自投濠镜,行船到濠镜外海自己找巡行的旗军报大名,被邓子龙按到濠镜。

    原因无他,太可怕了。

    他以前是参将啊,只在总兵之下,整个广东的参将都不算多,能混到这个官位的战将,已经是凤毛麟角,不容易。

    周参将什么大阵仗没见过?

    以前拼死立功不说了,说这曾一本攻沿海,周云翔杀了同为参将的耿宗元,陆战连破三座卫所、攻陷水寨,最终抢船出海与曾一本汇合,做出这种惊天动地的大事,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

    可他娘陈沐这个名字像个噩梦。

    整整五个月里,这个噩梦不停侵袭着周云翔,驱之不散。

    他要找曾一本,只有找到曾一本才能有固定的补给,能得到倭寇固定的栖息地补充给养,才能筹谋后事。

    曾一本被香山千户陈沐毙了。

    他得逃,驾船逃到海外荒岛简略补给一番,朝鸡笼行进,路遇到的商船贼船,所有人都拿着他的画像在找他,虽然画的不太像,可他的手下都是营兵,还穿着朝廷甲械,一人一个准,连他娘佛朗机人长毛番鬼见了都打他,打了几仗找俘虏一问怎么回事。

    香山千户陈沐让佛朗机人找他。

    一个小小守御千户,仗着管辖濠镜驱使佛朗机人,周云翔认了。

    好不容易快逃到鸡笼,周云翔学精了,让麾下营兵把战甲装箱子里,岸扎进老林子里埋了,想着鸡笼是大海盗林道乾的地盘,何况林道乾现在人在广东,这里鱼龙混杂应该没事,哪儿知道有海盗认出他,在岸又打一仗。

    香山千户陈沐让海盗通缉他。

    跑是跑了,甲械都丢在鸡笼,打了几仗手下死了不少,剩下的也都无精打采,周云翔带着他们接着往澎湖跑,想着兴许是林道乾和官府关系近,受了陈沐之托,澎湖是大海盗林凤的地盘,林凤是不可能受官府驱驰的,逃到澎湖兴许没事了。

    其实周云翔也不知道他到底哪儿得罪陈沐了,难不成耿宗元是陈沐亲戚?没听说啊!

    澎湖算是进了贼窝了,周云翔连澎湖的岸都没,他们的船只兵数已经随海盗的一路见闻传开,直接被巡行的十几艘海盗小船衔尾追击,这还不算完,还惊动了林凤,远远地二十多艘装载佛朗机的大福船炮舰对他一顿狂轰,在海追了他四百多里,两天两夜!

    自投罗的周云翔岸什么都不说,带他到濠镜的那艘破船在离开后被巡行海的旗军战船击沉,知道这个消息的周云翔连眼都不带眨的,一句话。

    “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实在没办法,我到底对你们指挥使做了什么,让他这么恨我?”

    邓子龙知道实情,不过他不想跟周云翔说,嘿嘿笑笑把周云翔关到牢里,等陈沐来了也不跟他多说,甚至看着衣衫褴褛口干舌燥的周云翔还有些怜悯,根本没有跟他对话的**。

    他一点儿都不恨周云翔,抓他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他需要。

    在周云翔撕心裂肺的大喊,准备离开的陈沐才回过头,轻飘飘地说道:“我跟你?没仇没怨,是逮住你给老爷子加个分儿。”

    张翰在两广总督这个位子待不了多久,算有周云翔,估计也再待个一年半载该调走了,但有周云翔,张翰不必引咎告老,迅速扑灭曾一本、肃清沿海大多倭寇,张翰在广东这边是有功勋的,至少能安然待到广西韦银豹之事结束。

    到时候等待老人家的不是黯然还乡,该是升迁了。

    至于什么时候升,升到哪儿,下一任总督是谁,陈沐都不在乎。

    星夜疾驰肇庆才刚过去俩月,这一次陈指挥再入肇庆,形制不同了,前有押送囚车的旗军开道、左右五骑仪仗,沿途矛铳齐出,高举回避,一路直走府城,大大方方地把兵马仪仗停在总督府门口。

    把叛将周云翔押解肇庆,张翰对此自然是欣喜的,在府衙追问陈沐:“这周云翔是如何抓到的,旗军可有伤亡?”

    “军门无需多虑,没有伤亡。”陈沐拱手笑道:“周云翔是自己跑到濠镜的,跟海巨寇交战,被打得但水尽粮绝,走投无路干脆逃到濠镜领死。”

    “末将是动了动嘴。”

    陈沐轻松地笑道:“让外洋的海商去抓他,许诺谁抓到他,赏些银子,诸多船长逐利,故趋之若鹜。”

    “有陈二郎在,老夫可高枕无忧啊!”

    张翰仰头大笑,一扫先前阴霾心绪,对陈沐好一番夸奖,把这桩功勋报兵部。

    正如陈沐所想,有没有周云翔其实对张翰而言问题不大,无非是个心气儿的事,并不能左右将来他会调走。所差也仅仅是今年末承认无能,书告老,与明后年被朝廷选调旁处罢了。

    不论如何,不必书受气,对张翰来说是一件大好事,更关键的是能让他全心全意支援广西殷正茂对阵韦银豹的攻势,那边正向朝廷请旨调集兵员准备大做一场呢——张老爷子管不到别的,打仗的事还需殷正茂与俞大猷去做,他只管调拨辎重。

    陈沐的军器局里有好炮,张翰是知道的,在陈沐返回南洋卫后,又传书南洋卫,命军器局把火炮造价报,十二月前造炮二十门送往肇庆,由肇庆传送广西。

    有铁模在,陈指挥使的军器局造炮很快,省了很多时间,以现有人手造二斤炮半个月能造好二十门,当即爽快应下,把人工、二倍损耗都折算为铁料铜料造价报。

    这些事都交给如今的南洋卫军器局主事关元固处理,陈指挥使最近忙着教徒弟呢。

    他收了个徒,是石岐的同乡少年,名叫沈宗炼,幼时多经倭寇之乱,既有正直的品格又有远大的抱负,陈沐很喜欢,遂收为弟子,传授练兵、铳术、炮术。

    为人师长,有趣的很。

    陈沐正在郊外教授沈宗炼佛朗机炮的打放手法,见隆俊雄带着俩人飞快跑来,报道:“将军,有个小崽子领十几个苗兵到卫衙外说要拜访你,对家兵出言不逊,被邓千户带兵围了,却亮出播州宣慰司的牌子,您快回去吧,叫什么杨应龙。”

    “播州宣慰司?八竿子打不着的土司跑这儿撒野?”播州在贵州呢,间隔半个贵州半个广西,让他火冒三丈,突然定住抬手问道:“你说闹事儿的叫什么名字?”

    “杨应龙,没打过邓千户气得哇哇大叫,说了好几遍名字。”

    杨应龙。

    陈沐的表情变了,重重颔首翻身马,暗骂一句,重重道:“那可不是个小崽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