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五章 生长
    毁三观。

    陈沐本来想不明白杨应龙到自己这儿是干嘛的,等他说是去福建找狼山总兵刘显联姻,陈沐这才了然,小瘟神到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儿是单纯顺路,喝两杯住几天的事儿,让他心里一轻。

    紧跟着杨应龙说给南洋卫送根二十丈杉木,让陈沐有点懵逼。

    二十丈是多长?六十六米,这是做巨舰龙骨的好材料,而且还是一体龙骨。

    现在香山船厂造出的炮舰龙骨可没有一体的,都是船首、船身、船尾三节龙骨榫卯拼接。要是拿二十丈大紫衫良材做船骨,那船的造价可去了。

    一副王爷用好的紫衫棺材要四五十两,更别说二十丈良材该有多贵重。

    等到杨应龙说他还有个二十岁待嫁闺的姐姐,陈沐更懵逼了。

    我拿你当客人请你喝酒,你特么居然想当我小舅子!

    虽然说看杨应龙的模样,他姐姐肯定很漂亮……这不重要!

    关窍在于播州杨氏的女婿,是那么好当的吗?尤其是有个小舅子叫杨应龙的情况下。

    “嗨,将军不用不好意思,一根木头罢了,江南亭台楼阁用的多是我播州杨氏的良材,茶叶大米这些也做,每年从赤水进江,往来武昌、南京的船有几百艘,咱图什么?”杨应龙颇为豪气地一拍手,“木头放着也要烂嘛,茶叶大米自己都会长出来的,起集人夫每年砍花杉板一万余副,一半买嘱来往官员,一半发往苏州等处变卖。”

    人啊,怕个。

    你说陈爷这么浴血奋战好几年,逢战必登先陷陈,卫城都掀翻一座,挣得如今南洋卫偌大家底,还来不及沾沾自喜蹦出这小瘟神见面送出二十丈良材,酒器非金银不用,开口是几百条船在长江往来送运。

    这还不算完,人家做买卖的是卖一半送一半。

    陈沐端起青花酒杯饮尽,深深地呼吸,他对这个时代了解的还是太少了——他一直以为杨应龙家里专事造反呢。

    “我姐肯定配得将军,虽然这指挥使宅看着有些破落,是可能委屈点,不过将军不用担心,你们要成亲我杨氏嫁妆绝不会少,守着广州都会,从播州到广州也水路便利,要不了多久可以全貌一新,我辈男儿不长于身外之物,建功立业为先!”

    兴许是说到兴头,杨应龙又端起嫌弃的酒杯,向对面坐着的邓子龙遥遥祝酒,道:“邓千户武艺高超,旗军也练得俊,将来逢着大事,是可以做都督的英雄!”

    邓子龙哈哈大笑,端着酒杯一饮而尽,道:“揍你一顿也不恨我?”

    “恨,再过两年你肯定打不过我!”

    陈沐觉得杨应龙很有眼力,邓子龙在另一个没有自己的历史时空可不是做了左军都督柱国。

    实际杨应龙和邓子龙一同饮酒,还带出点惺惺相惜的气氛让陈沐很有时空错乱的感觉,二三十年后现在的年英武将官已成为老将,壮志未酬死于露梁,他的长官陈璘自朝鲜班师回朝,接着投入平定杨应龙的战事,围攻杨应龙悉心建造的海龙屯。

    有时间他应该介绍陈璘给杨应龙认识认识。

    “应龙,联姻的事容我考虑,这是大事,不容仓促决定。”

    “无妨,我也是顺口一提,反正都出来了,不过陈将军倘若有意,半年之内决定吧。”杨应龙嘿嘿笑着,摆手道:“杨氏儿女众多,也不会等着谁,没准明年许给播州几个大姓了。”

    “酒不好喝,不喝了,让他们喝。”杨应龙一推酒杯,自有亲随苗兵把金杯银盘收起,道:“刚才我看见陈将军的火炮,和别处火炮似有不同,还有将军击败倭寇的战船,能不能带我看看?”

    现在杨应龙在陈沐眼里除了小瘟神还有一层大财主的身份,他的这个请求让陈沐嗅到银子的气味,挥手道:“南洋卫军器皆为南洋军器局所造,做工精良,我们到外面去看。”

    “拉二斤五斤炮,带鸟铳出来!”

    陈沐注意到,杨应龙的这些苗兵亲随没有一杆鸟铳,他们的远程兵器是长标与双人合开的药弩,弩箭喂毒力能破甲。

    卫衙外校场,工匠牵马挂载两门口径不同的火炮,扛几杆军器局精造长鸟铳出来。鸟铳依然是火绳打火构造,也依然是五尺长度,也同样是三钱弹丸。

    套用时髦的话来讲,这是南洋卫鸟铳的外贸版本,不论结构还是性能,都没有丝毫新设计,唯独料足精锻,不会炸膛。而单单这一点,连广州府军器局的新式转轮鸟铳都不。

    “陈将军,你的工匠穿成这样,能好好干活么?”杨应龙撇着嘴,似乎十分看不惯军器局衣服整齐干净的工匠,也没有丝毫避嫌,当着匠人面对陈沐道:“其实可以让他们穿草鞋,播州的工匠这样,做一样的事,四川贵州的工匠都不播州匠人勤劳。”

    陈沐皱起眉头,想不通,“穿草鞋对工匠用心做事还有特别的效果么?”

    杨应龙认真地点头,道:“在播州,哪个工人一天不穿坏三双草鞋,是干活不够勤劳,不勤劳的匠人养他做什么,杀掉丢到沟里去。”

    “不想死,会认真干活。”杨应龙轻轻笑着,扬着脸对陈沐道:“将军可以试试,你的工匠做东西会又好又快。”

    陈沐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草菅人命,他见了太多甚至不愿去争辩,问道:“你把人都杀掉,谁来为你干活?”

    “播州有民一百九十万,人和树、米、茶是一样的,都会自己长出来,杀不完,再说也没人整天凑着脑袋挨刀,知道害怕,会认真干活,把草鞋穿破。”

    杨应龙依然在陈述事实,没有丝毫夸张,道:“治民如治军,将军需要旗军打仗,打仗时他们跑了,你会把他们杀掉,因为将军需要他们作战,只要杀些逃军,立威后剩下的人不会忤逆逃跑,难道不正是这样的道理么?”

    小瘟神简单粗暴的管理理论把陈沐噎住,他确实杀过逃兵,不止一次。

    “我的匠人可能要快乐一点,你把播州的匠人送到南洋卫,他们不会想回去;我把南洋卫匠人送到播州,他们一定会逃回来。”陈沐回头看见军器局的匠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无感激,他对杨应龙抱了抱拳,“陈某轻而易举又得到匠人的忠诚,多谢。”

    一声令下,五斤炮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