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六章 工期
    杨应龙想买百杆鸟铳回去玩玩,陈沐借口南洋卫近来忙不过来没卖。

    只送了他一把做工精良有雕画漆的手铳,南洋造馈赠佳品。

    对杨应龙,陈沐倒谈不多厌恶,像杨应龙自己说的,他的出发点其实和皇帝一样,整个播州都是他们父子的,其奉行宗族一贯高压政策在这个时代简单高效,称不是错。

    但其残忍暴虐,对这一切司空见惯并引以为豪,也不会让陈沐喜欢。

    他更喜欢香山军器局的气氛,匠人们干活轻松快乐,靠着更好的技术得到恐怖高压也达不到的效率……这是很好的,但他也同样明白这不是这个时代的常态。

    匠人地位依然低下,在别的地方依然命如草芥。

    杨应龙在南洋卫住了几日,踏回还播州宣慰司的路,也留给陈沐继续向前的动力。

    如果这条路只是掌握权力,权力又陈沐去掌握,一定杨应龙去掌握对别人而言更好。

    播州宣慰司掌握一百九十万人身家性命,南洋卫则将拥有两万余人的前途,嗯,只是即将拥有。

    实际南洋卫只是叫着好听,旗军余丁全员五千二百有,实际依然只是一个千户所的人数,因为他们还没有募兵。

    “说说看,勾军你们都有什么想法?”

    召集五部千户所正副千户于卫衙前厅,过去看过去很宽敞的香山千户前厅显得拥挤,只有正千户能坐着,算副千户都只能侍立一旁,一来是前厅再没地儿放椅子,而来则是陈沐这儿也没椅子了。

    六把,还都是以前被绞死的老千户留下的家底儿。

    陈指挥使的地盘儿细节处处是土鳖乍富的寒酸,也不怪七百年播州土皇帝出身的小瘟神杨应龙嫌他穷。

    香山千户邓子龙现在领着陈沐的香山的家底,五个所只有他的旗军足额,事不关己坐在那也不发话。黄德祥是五部千户里仅有的外系,虽然他手旗军不多,但也不打算做出头鸟,老老实实坐着装鹌鹑。

    “都不说话?都不是我说,将军,属下的屯门急呀,是必须要勾军了!”

    原香山副千户孙敖,现在的屯门千户抱拳道:“新设屯门千户所,总共一百多人,跑腿的都是小旗,正经旗军一个没有,没人连千户所都修不出来,卑职过来是向将军请拨粮草的。”

    孙敖是有备而来,说着找身后副千户取来书信报道:“屯门请调一百八十两银备用,另拨够五千人所食一月之粮,供卑职招募旗军。”

    “你招兵不拿银子?”

    陈沐啧啧称,不是因为孙敖要的多,而是孙敖要的少,银不到两千、粮不过两千多石,这远不到陈沐对他们招兵所需的心理预期。

    “别胡闹。”算给自己省钱,给这次议事定基调也不至于如此,陈沐对孙敖有些不满,道:“该要多少多少,陈某不吝钱粮,你们必须把千户所兵员足额、操练好才行,兵都没有,以后到用武之地拿什么建功立业!”

    别提孙敖多委屈了,心知是陈沐误会,连忙分辨道:“将军明鉴,卑职是对屯门所勾军已有腹稿,才敢要这么少。屯门属新安县,多次历经倭寇之扰,最严重的是先前曾三老之乱,吏民皆对海寇有血海深仇,何况村庄聚落被烧,无家可归之人数不胜数,何况将军亲率香山旗军击溃贼寇舰队,但凡屯门所募兵,吏民必携粮云集。”

    “既有将军虎威,又有军门看重,屯门所五万亩军田划分清晰,不乏田田,现在赶种已来不及,但新安县亦能支援一点粮食,采果捕鱼、种菜养鸭,渡过今年,到来年即可耕作军田,缓缓勾军六月之后勾满员额,种好军田再图练军,则明年冬月,旗军初成。”

    有一套,孙敖这套因地制宜缓招旗军的法子,陈沐看来可行性很高。

    五千人吃一个月的粮,让一千人吃,则能吃五个月,何况还有其他副食,缓缓减少对卫衙的依赖,几个月能自给自足。

    “很好,是陈某误会了。”陈沐想了想,点头道:“屯门所可以行缓募旗军的法子,陈某准了,有需要派人来卫衙报告,明年冬月,旗军初成,记住你说的。”

    孙敖抱拳应下,随后陈沐才点起邵廷达,问道:“邵千户的顺德,如何?”

    “钱粮旗官卫衙都给顺德拨足,顺德没问题,已有旗军四百余,还有人放出去疍江招军,等他们回来能把旗军招满,军田不多不少能用的有三万多亩,军余也一直在种,像香山一样,织造局也建起来,唯独是以后肯定要沙汰几十个老旗军,拿他们逐出去立法立威,正好。”

    顺德拿了最多的钱粮,陈沐确实没什么担心的,招募疍民对他们这些出身清远的白元洁属下也不出,点点头也算过去,陈沐这才问起黄德祥,道:“黄千户,新会所把旗军募满,遗留问题应该很多,说说吧。”

    摊个以国事为家事的指挥使,让黄德祥倍感压力——整个南洋卫朝气蓬勃,从指挥使到千户奋发精进,尤其陈沐这种一切指向建功立业的心让他这正统卫官有些接受不来。

    年纪轻轻,还不到二十五已经做到三品指挥使昭勇将军,还想怎么着?这官位换个成熟老迈的指挥使,打战都能加总兵官了,哪怕这么年轻,也能弄个副总兵,还想升到哪儿去?

    招这么多费粮食的旗军有什么用?又不是陈指挥使的私兵,种田有三四百旗军,他们的余丁还耕不好地吗?黄德祥想了想,拱手道:“将军,勾军可以,但勾满,没必要吧?”

    陈沐点点头,黄德祥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的他能理解,微微摆手示意黄德祥先等等,对向最后一个千户石岐,“石千户多有计谋,新宁所应当是没问题的吧?”

    石岐在他身边属于足智多谋的那种手下,何况还是落第书生,因此倍受倚重,陈沐最不担心的是他,哪儿知道陈沐一问,石岐的脸便苦极了。

    “将军,勾军、钱粮、耕种乃至织丝都不是问题,卫衙能拨一些能过去。”

    石岐摊开两手在桌面磕磕,道:“掀开的广海卫城,咱修不修,修的话,石料、用工、钱粮、工期,全是问题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