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章 麻烦【为舰队提督文若加更】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陈沐过广海,广海卫城留个大豁口。

    石岐不提他都忘了。

    陈指挥使懊恼地拍着脑门儿,无可奈何地看向石岐,“早知道不炸城了,炸坏了还得修,你回去算个章程,看修城都需要什么,回头我派人报给军门,看广东能给支援多少,修成以后作为新宁所的屯兵驻地,以后叫广海城。”

    “不光是广海卫,咱们南洋卫也要建卫城啊!”

    陈沐摇着脑袋,发愁的很,修广海城是小事,兴建新城可是大事了,但他这新设南洋卫又连座卫城都没有,迟早是要修城的,可怎么修呢?

    “咱南洋造铳造炮是没得说,全天下都不会有谁造的咱们精良了,可筑城?”陈沐苦恼地拍拍脸面,“要不让周县,不,周知府帮忙参谋一下,他督造过澄海,应该是有些……”

    陈沐话还没说完,见身旁侍立的八爷面无表情低头轻声道:“澄海被烧了,县城攻破了。”

    “邓千户,你会筑城么?”陈沐瞥了魏八郎一眼,这死小孩个头长高了心气儿也高,连人家知府大人都看不了,“这事陈某真是没能耐,除非有几个懂行的,我才能搀和点东西进去。”

    说筑城,谁不知道棱堡的好处,可问题出在陈沐手头连一个懂筑城的人才都没有,修个屁堡,他从未主持过修造城池,至多搭过军寨,可陆战临时军寨,和他眼前想造的海防重镇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陈沐亲手掀翻了一座历史古迹,现在他想造另一座历史古迹,在一两百年里依然有用的海防重镇。

    广州是海来敌人进攻的大门口,在这个地理位置建起一座坚城自然很有意义。

    有点子没用,空手搓不出一座城池。

    陈沐忧心忡忡,邓子龙却好似没看见般问道:“将军为何忧虑啊?”

    明知故问!

    哪知邓子龙接着笑道:“宋朝川蜀山城防线,青居、大获、钓鱼、云顶等十余城,将军不知是哪里人建的?”

    “你都说是川蜀防线,当然是川人建的,钓鱼城,打死蒙哥大汗那座城池吧。”陈沐不知道邓子龙这会说这有什么用意,“你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模样,难道是邓氏先祖所修?”

    可邓子龙怎么看都不像个筑城高手,反倒像拆城专家。

    “哪儿是邓某先祖,不过确实是山人有妙计,将军前几天刚见过,杨应龙。”邓子龙抿着嘴笑了,道:“播州人一向长于筑城修寨,将军何不找他讨要些石匠,借几个专事筑城的土工,在香山筑一座山城呢?”

    播州石匠?

    “钓鱼城是播州人建的?”

    “播州二冉,他们是播州人,虽然不曾为杨氏效力,但用的工匠都是播州匠人,朝代变了,我祖宗驱逐北虏还复国,代代相传的手艺不会变,将军要筑城找播州人,不会有错!”

    找杨应龙那小瘟神?

    “我写封信,给播州宣慰司,请他们调些工匠。播州调调,不调再想办法,大不了撒银子,不至于请不到人来筑城。”

    邓子龙听陈沐这正事正办的话面露异色,他知道杨氏有意跟陈沐联姻的事,但旁人并不知道,如今几部千户都在,邓子龙也没多说,抱拳应下便继续正坐。

    “那么,只剩最后一个所的问题了。”陈沐在笔记本记下给播州宣慰司写信的事,抬头道:“新会千户所,黄千户。”

    黄德祥的思维不难理解,陈沐是正经卫军出身,明白这些千户里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不是他们不知道更多旗军能在战时立功,也不是不知道旗军多力量强,主要其实俩问题。

    旗军三四百,军余齐阵累些苦些能照看千户所农田,再多在承平时是浪费粮食。再一个则是逃军,一个人干三个人的农活,毫无荣辱感反而满是屈辱,被人随意役使会带来巨大的屈辱感,使旗军逃离卫所。

    而一旦逃离,没人愿意拿自己的银两募兵填进卫所,所库只是旗官们下其手被掏个干净,承平的卫所旗官日子也不好过,兵越少、粮越少、战力越低下、越立不成功勋、越贫苦、越要逃军。

    发展到这个地步,一个普通千户实际已经无法扭转卫所颓败模样,除非是白元洁那种根基深厚几代大权在握的卫官,可这样的卫官又一般没有远大志向。

    这是卫所的死胡同。

    说白了都是一句话,匮乏的人力无法形成有效的变现渠道。

    不是谁都有濠镜,也不是谁都有白元洁的志向。

    “黄千户不知道香山的收入来源吧,香山的收入与战力来源都是余丁。”陈沐轻叩桌案,道:“旗军能食**魄强健,是因军余畜牧;旗军统一服色兵装,是妇人在香山纺织;旗军兵甲精良,是匠户在军器局日夜劳作;而香山的收入,则是战功赏赐、军屯种植,而香山卫库充足则是易卖绸缎的功劳。”

    “一个蓬勃发展的千户所,能形成劳作、变卖、反哺,环环相扣。”陈沐没说产业链这个新词,只是在桌案画出圈来,对黄德祥问道:“广州城下陈某见过黄千户悍不畏死的气概,现在不过是募些旗军,难道与倭寇作战还可怕吗?”

    “卑职并无反对将军的意思。”

    黄德祥这话说的诚心实意,每个人认知层次不一样,有时善意的话也要担心被人误解,道:“卑职也不怕,只是新会募旗军不似诸多千户般容易,需要银两,卑职想至湖广募土兵充军,请将军准许。”

    银子,现在陈沐最不缺的是银子,“准,准你募五百土兵,再同新会县令勾乡人二百户充满新会所,拨你银六百两,可够?”

    黄德祥没话说,当即抱拳道:“卑职即日派人启程,四月之内,必募得五百旗军回还!”

    “散!诸位今日在卫衙住下歇息,饮些酒水,明日再启程也不迟。”

    陈沐心满意足地下令,命众人下去休息,自己又看了看笔记本可有疏漏,抬起头却见邓子龙还坐在不远处,问道:“武桥兄是有事?”

    邓子龙点点头,接着起身对陈沐疑惑道:“将军不打算与杨氏联姻,莫非念着鼓腹楼?”

    陈沐楞了一下,邓子龙都有四旬了,是正经的过来人,看他表情挺慎重,陈沐摇头,想了想道:“陈某不是必须要与杨氏联姻,无杨氏助力,一样过得很好……我不想惹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