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章 不吝
    自打认了养义父,八爷是南洋卫的真八爷了。

    整个南洋卫没人像这崽子家底这么硬的,指挥使和参将都是人家爹。

    “父亲自己骑马跑了?你们干嘛的!”魏,不是,陈小八爷拽着马往营外跑,下令道:“会骑马的跟我走!”

    风雪割面,广东的冬还没这么冷过,二十余骑家兵策马背铳循雪迹马蹄北去。

    陈沐也没八爷快多少,风雪路难行,路在农家讨一碗热汤些许吃食,策马疾驰还是在顺德驿歇息一夜,带着八爷与家兵到广城时已至次日傍晚,街市挂华灯,一片红里唯鼓腹楼大门紧闭。

    “这位客官,小楼歇业,天寒风雪进来喝碗热……”开门的小厮声到一半,看见门口披甲带刀的军爷有点面熟,眉发披雪冒着蒸蒸热气还有点认不出,听脸都被马风冻青的将官没好气道:“我是陈沐,二十三匹战马喂好,掌柜呢?”

    “陈,陈将军,快请进,小人有眼……”

    “眼珠子还在呢,你掌柜呢?”

    陈沐本来不着急的,是小姑娘突然把酒楼关张也不跟他说,要过来问个究竟,哪儿知道路地滑临近广城被摔下来一次,此时哪儿能有半点好气,听见小厮说颜清遥在楼招呼都不打直接往楼走。

    “来来来赶紧暖暖,冻得像个傻**,来热几壶水喝!”

    八爷脑瓜都快冻傻了,一进屋拿了小厮水壶往嘴里灌,窜到火炉旁边嚷嚷着让家兵过来取暖,还不忘按住小厮让他在最暖和的地儿,跟一票冻得犯傻的家丁凑到火炉边,像是飞蛾。

    陈沐在楼梯才蹑手蹑脚地走半截,想偷偷看看鼓腹楼关张颜清遥在楼做什么,听傻儿子在下头大呼小叫跟进了贼似的,暗骂一句拿出昂首挺胸的架势楼,正见颜清遥听见楼下糟乱合桌案的小本,起身目光正合自己对。

    “呀,下着雪你怎么来啦!”

    陈沐觉得颜清遥现在有点蠢,皱着眉头往前走两步,疑问道:“我还问你呢,好端端怎么要把鼓腹楼关了,也不跟我商量?”

    颜清遥被陈沐理所应当的样子逗笑了,“这是奴家的鼓腹楼,可不是将军的卫衙,关张关张,哼……要去月港啦。”

    “去什么月港,广城呆着不顺心?你不是要在濠镜再开酒楼,商铺我都让旦儿找好,你一走了之怎么行——写的什么,我看看。”

    陈沐听着颜清遥说自己管不着可还是把去想说了笑,又走几步到桌边看小本儿脸笑意更明显,拿起来挤兑道:“这肯定是跟我学的吧,还弄个备忘录,账本啊?”

    可打开着烛光瞥一眼把眼神黏住,颜清遥想来抢,又不敢真抢,陈沐只一个闪身躲过去,捧起烛台仔细看,越看眉头皱得越很,还不时以诡异的目光瞟向颜清遥。

    “行走坐卧皆有章法,忌风火、忌大步、忌足出裙。”通篇行走坐卧仪态,看得陈沐眼花缭乱,时不时末尾还有杂乱的小字,引来陈沐错愕:“夫,夫人好烦?”

    小姑娘您这是魔怔了吧,都什么玩意儿啊!

    陈沐一脸嬉笑,直到看见‘千户夫人’四个字,他的表情凝重许多,再向后看到贤良淑德等字眼时,他合笔记轻轻放回茶桌。

    眼很酸,喉咙很痒。

    有话梗着,说不出。

    缓缓坐在桌前,尚未穿惯的胸甲让陈沐坐姿有些别扭,语气有些低沉:“想做千户夫人,为什么要去月港?”

    何德何能?

    他陈某人连让手无缚鸡之力者为他去杀戮都做不到,何德何能让市井生长骂惯了人素行无忌的姑娘去背什么贤良淑德!

    小掌柜像做错了事,一反常态低头抿嘴立在哪里什么都不说,陈沐抹了把脸眨眨眼,手多余的动作分外多,“坐,这是你的酒楼,干嘛站着,坐。”

    颜清遥听话的很,坐在另一张桌边依然不说话,陈沐看着急道:“我说你坐这边,坐那么远怎……”

    “七年男女不同席!”

    语速飞快。

    陈沐被噎住,瞪着眼却无可奈何,“你学那玩意儿干嘛,礼是用来约束别人的,自己知道行,行了!别在那装大人儿了,辛苦不辛苦,好好说话,为什么突然要去月港?”

    小姑娘平时挺可爱的,今天怎么他娘的这么别扭!

    “算了,不问你了,问你得气死我,坐着吧你。”陈沐很无礼地指指小掌柜,“你坐着,你不是给我讲礼记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知道吧?回去我给颜伯写信,我提亲,让土垒兵都提着锄头跟过来,唢呐一吹给你蒙红布头,连鼓腹楼一块搬南洋卫去!”

    “傻不傻,做指挥使夫人学什么千户夫人啊?”

    颜清遥像只小兔子,嗖地转过身来坐,瞪着亮晶晶的大眼还含着泪呢,“你真娶我?”

    “别啊!”

    轮到陈沐瞪眼了,这什么套路?

    哪儿知道颜清遥伴着手指头算开了,“你娶我门不当户不对,你都三品大员了,姐姐们说娶我这样的妻,官场别人会笑话你的。你把我纳回去,只要你去官府画押,不能把我卖掉行,不要好多钱的。”

    “三品大员,三品大员娶妻是谁说了算?”陈沐表情牛极了,微微向后靠着轻拍胸甲虎头,“三品大员说了算!”

    “那也不行啊!”颜清遥极其认真地摇头,皱着小鼻子给陈沐算道:“你纳了我,再娶播州杨大小姐,诶,杨大小姐好看么?”

    这个小女人的脑回路一向擅长卖了自己给别人数钱,陈沐摇摇头,“没见过,不过她弟弟杨应龙挺好看。”

    “那行了,奴家可听说了,播州杨氏是真正的贵人,可富贵了。”小掌柜张开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圈,“他们的嫁妆可是要在南洋卫送你座城呢!财色双收啊,你放心吧,杨大小姐是贵女,我敬着她,让着她。”

    “好久没叫军爷了,来叫声军爷听。”

    陈沐抿着嘴,听颜清遥带着迟疑脆生生叫声军爷,闭着眼重重地从喉咙发出悠长回应,轻叩桌面手臂长伸,道:“酒。”

    酒来,陈沐仰头灌下,呛得眼圈发红。

    “我有城。在我的月港老家,别人喊我叫陈半城,整条街都是我的。别人说你身份低,可不偷不骗自己养活自己不丢人,我身份也低。”

    “嘉靖四十五年我在清远卫,刀绣了甲叶子掉了,我家房子四面漏风,桌子还缺个腿。我弟媳刚生产最后一点粮拿给弟弟去活命,饿急了山里晃了一下午,不会打猎连兔子都弄不到,翻别人家菜地拾一捧烂野菜才有今天的昭勇将军,我什么都没有。”

    “黑岭遇匪,怕的要死被贼人踹个大跟头,我不想死,所以杀了他们五个人,他们杀不了我。”

    “别人说我胆大包天不怕死,那是我从来只拼命不送死,一条烂命一杆歪铳,这命再烂我也要活,我想活,我只想活,谁不让我活我杀谁。”

    “总督不让我进门,坐衙门外看一下午书,我快被晒晕了,问我为什么在外面,我说总督门下好乘凉。我不是别人想的英雄好汉,我什么都不在乎只想活着。”

    “我不贪富贵,富贵让我安全,我富贵;贫穷让我更安全,我贫穷,我有手有脚,什么不是拼出来的?你说杨大小姐好,能给我一座城,没错,很好!我不但觉得好还认为杨应龙姐姐应该会很漂亮,而且有播州杨氏帮忙,以后二十年我能走更远。”

    “可我才二十四,不能走更远了,走更远会死的。”

    陈沐说这话时很认真,仿佛走更远真的会死掉一样,“你为我好,我知道。如果现在需要联姻,我马跑去播州把他姐姐娶回来,入赘都行。可我现在能活,活的还挺舒服,那我想娶谁娶谁。”

    “别人笑,让别人笑去,一人笑我,我也跟着笑;一百人笑我,我忍着;一万人笑我,我忍不住哭……”

    陈沐微微歪头,颜清遥能看见他微张唇白牙咬合一处,眼神也变得危险,把她因为听见陈沐说自己会哭本想发出的笑意憋了回去,见他微微前伏身子,小声道:“我哭,掀桌子,等他们哭了我再笑。”

    “呼!”

    说罢,陈沐坐直身子,神色恢复如常,狠狠地吐出浊气,笑道:“从来没对人说过,舒服多了,我知道你听不懂,没关系,怎么样,跟我姓过门吧?”

    “可……还是纳我吧。”颜清遥小嘴抿住又撇,决定艰难:“我不想让人笑你,一个也不想。”

    啪!

    “好办,那选选。”来的路陈沐早想通了,拍手道:“我回去给颜伯写信,不,还是你来写,省的颜伯觉得我以势压人,你和他说我要提亲,问他给你再认个养父同不同意,如果同意,你选,广东所有官吏,七品往二品往下,县官也好总督也罢,选他十七八个。”

    “我带着你,登门拜访。这几年没有好好跪过人,不是不能,只是不想,但如果跪岳老子岳爷爷,无妨。”

    陈沐像说笑话般说出这件极为严肃的事,“过去了你负责讲故事,把振武营兵变好好讲讲,咱也是官宦之后;我负责下跪磕头,广东的官儿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不理我的看不起的,多的是,但能接住我膝盖和脑袋的不多。”

    “嫁我,妇随夫职,你是朝廷诰命三品夫人,再有我三品指挥使,求别人收个养女女婿很难?”

    陈沐像块滚刀肉,一撇嘴,眼睛定定看着颜清遥,“要还不行,那你今天得跟我回家了——往后生死离合,你都是我的人,军爷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