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一章 弹劾
    美好一天,从被鹅叫醒开始。

    天冷了鹅都不愿意在外面,从广州府赶回南洋卫时两只大鹅干脆被陈沐领到屋子里,睡的陈沐晚,醒的陈沐早,也挺不容易的。

    陈指挥使还是没把小颜掌柜领回南洋卫,左右思虑,不论是明媒正娶还是到官府办手续纳妾,都是个名份,没名份这事做的不对,而名份的关键在于,要让远在月港的颜清点头。

    他们要先写信问颜清的意思。

    陈沐迷迷糊糊地高叫一声,燕归舫的姑娘端来面盆,侍候他穿衣服披挂胸甲,这才问道:“大清早鹅叫个不停,谁来了?”

    “回将军,是广州府的呼守备,好像有急事,在卫衙外等着。”

    呼良朋?

    “他怎么不进来,天寒地冻,在外面受着,也他了。”陈沐扣好胸甲甲扣,戴好发巾向外走去,“他那么壮,冻冻不碍事。”

    呼良朋是真不怕冷,裹着大袍子立在卫衙外像堵黑墙,急得团团转,一见陈沐出来凑了去,道:“陈将军啊,好端端你养那么多鹅做什么,一进卫衙都给我轰出来,站在门外不叫,还被伺候的挺灵性。”

    陈沐笑笑,领呼良朋进卫衙前厅,这才问道:“你老兄从广州府过来,肯定是有事,这么远找人带话行了,什么事还要亲自过来?”

    呼良朋搓着手捧起卫衙从人奉的温茶暖手,咒骂了句这鬼天气,才严肃地对陈沐问道:“驿站新传来的邸报,看过没有?”

    “我昨天刚从广城回来,哪儿顾得看邸报,怎么了?”

    “猜你也没看,看了不是这样。”呼良朋看陈沐一副没事人的模样,边打哈欠边无所谓的模样来气,小声而急切地道:“你被弹劾了!”

    “广东道监察御史齐康弹劾你四大罪状,都送到朝廷了!”

    嗡!

    陈沐一下清醒了,快速接过呼良朋拿来的邸报翻看,果不其然,御史弹劾广东武官这种事在邸报占不什么篇幅,这个叫齐康的弹劾他结党营私、买卖军械、勾军懈怠、练兵不利四项罪状,十月的事。

    “这弹劾的是什么玩意?”

    陈沐仔仔细细看着列数四项罪状,原本凉透的心慢慢回暖,邸报丢到桌案,“一派胡言,这破玩意换个名能弹劾广东任何一个武官。”

    其实呼良朋一说御史弹劾他四大罪状,真把陈沐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是弹劾侵吞海关、私联海盗、暗自通番之类的东西,哪里想到居然是勾军懈怠练兵不利这些罪状。

    尤其买卖军械,卫官之间军械互通有无本来是定制,其他的也是无稽之谈。

    这让陈沐轻松不少,对呼良朋抱拳道:“多谢,陈某得去肇庆一趟,呼兄要是没事,在南洋卫小住几日,等我回来咱们好好聚聚。”

    “不聚了,我是怕你不看邸报不知道这事,既然你知道了,我这回广城。”

    呼良朋端着热茶一口饮尽,起身又笑着对陈沐问道:“将军去广城,是去鼓腹楼了?”

    陈沐笑笑,“是啊,估计再过些日子该请你们来饮酒了。”

    呼良朋大笑着告辞,陈沐立在卫衙门口让人备马,看着呼良朋远去的背影暗自发笑,这是个好朋友啊。

    他对感情是个迟钝的人,如果不是杨应龙与他说起姐姐的事,陈沐可能很久都不会有这方面的想法,他喜欢小掌柜么?喜欢,可有多喜欢呢?

    他也不知道。

    陈沐只知道杨应龙提起联姻时,他心里想的是小掌柜。

    这够了。

    肇庆,总督府。

    “来了。”张翰没让陈沐等多久,在偏厅坐了一会被招进书房,老军门笑吟吟地问道:“看见邸报,知道自己被弹劾,坐不住了?”

    张翰他想象要淡定,这种态度给陈沐吃了一颗定心丸,行礼后点头道:“是,卑职被弹劾有些六神无主,思来想去只能来叨扰军门……”

    “要称末将,称呼不能乱。”张翰在着小铜杆敲敲桌的西洋钟,不用说这也是陈沐派人送来的,钟这种东西不能单独送,是先前和一堆别的物事一起送来的,看得出来张翰很喜欢这个,拿着南洋军器局的放大镜对在眼睛看着发条哒哒走,这才自己笑笑,坐下后对陈沐道:“没什么大不了的,齐康他有两年多没弹劾人了,再不给朝廷送个手本,显得尸位素餐,要弹劾。”

    “隆庆元年时他走高拱的路子,弹劾徐阁老,被海刚峰臭骂一顿,这次找你,算有些眼力。”张翰身居高位,得到消息的渠道陈沐不知高出多少,说起这些事来也是如数家珍,“老夫已为你奏本解释,四项罪状除了结党营私,另外三个你认下来,给朝廷本解释是,这些事没人在乎,这是你的机会,让朝大人看见你的机会。”

    陈沐听明白了,他把事认了谁都不得罪,卫所之间买卖军械是朝廷律法允许的、勾军懈怠是因为难、没有旗军自然练兵不利,把这三桩事情认了不但不是坏事,反而能体现出自己的能力,也能让朝堂诸公得到态度良好的印象。

    “多谢军门指点迷津!”

    张翰笑着摆手,道:“来都来了,傍晚留府用饭,老夫的事可你严重的多。”

    见陈沐面露不解,张翰抬手指着案堆叠书信道:“前番广城用你不用俞志辅,再加广西听从高阁老的事临阵以殷正茂换俞大猷,次辅张白圭发来书信为俞志辅鸣不平,夹在间很难任事啊!”

    张翰走到门槛,向书房外看了一眼,关门对陈沐问道:“你是知兵的,广西之事,老夫该听谁的?”

    这种事,问我吗?

    陈沐瞪大眼睛,接着见张翰从书信抽出一张拍在他面前案,其字迹清晰。

    《答两广总督》

    “顷广士人,力诋俞帅,科亦以为言,该部议欲易之。仆闻此人,老将知兵,第数年以来,志颇骄怠。意其功名已极,欲善刀而藏之。”

    “论者之言,适其意,前闻公以十月进剿,临敌易将兵家所忌,代者或未必胜之,且抚按俱未尝有所论劾,乃独用乡官之言而罢之,亦非事体。”

    “故止于戒饬,然仆不知其人,毕竟何如,公与同事必知之,真若果不可用,亦宜明示,以便易置也。”

    陈沐缓缓咽下口水……朝廷打算,罢掉俞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