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二章 重视
    和广对俞大猷的弹劾起来,自己这点破事,确实小到可忽略不计了。

    张居正的书信很厉害,虽话里话外说他不知俞大猷其人,可实际却清楚地不得了,虽说如果不可用请明示,实际是有问题你要明说,如果没能说出口的问题,这个人不能不用。

    张次辅的态度表现的很明确了,他要用俞大猷,别说两广有人弹劾俞大猷,算俞大猷自己想歇着都不行。

    陈沐有一肚子话想说,但他拿捏不清,这些话是否轮得到他去说。

    张翰在乎的又究竟是俞大猷能不能打仗,还是在乎高拱与张居正的看法呢?

    倘如前者,张翰根本无需忧虑;若如后者,在陈沐看来也是不需要忧虑的。

    “南洋卫的同知,过些日子要去任了。”

    张翰有些忧郁,陈沐陪着饮了几杯酒,老爷子年岁也不能多喝,这些问题陈沐又觉得不是自己所能解惑的,方至微醺,听张翰道:“是闽人邓钟,邓铨三弟。”

    邓氏闽地将门,邓铨与俞大猷是忘年交,后来娶了俞大猷的女儿,邓钟则是邓铨三弟,以后是陈沐的新同事了。

    这对陈沐来说不算坏,到底没派来个什么都不懂的人。

    “他在南洋卫待不久,殷正茂已向朝廷请调十四万兵马征讨韦银豹,高阁老多忧两广之事,朝廷准许下来,邓钟多半要调走。你的老长官白静臣,现在做了清远卫同知,等邓钟调走,把他调来南洋卫如何?”

    又有一场大仗?

    陈沐对张翰拱手道:“广西讨韦银豹,军门,末将可同去?”

    这几个月他手添了很多火炮,整天在野地里打放也不是个事,总得试试才行。

    “还想立功?你不能立功了。”张翰笑着摇头,道:“你于广城父老有大功,于老夫也有大功,在南洋卫舒服几年,没看俞帅这样么,再往走,你也会和他一样。现在谁都管不着你,既没有海盗也没有贼寇,在南洋卫歇着吧。”

    “你再出兵要加总兵官,能做好么?”

    总兵啊,陈沐还真不知道。

    喝了两口小酒,陈爷着小火炉板着手指头算着,参将王如龙、参将陈璘、守备呼良朋、几部千户再带广城的张世爵,呼啸间人马万,也能撑起个总兵官了吧?

    算了算他心里还是挺美的,一拍腿才清醒过来,顺势抱拳行礼道:“多谢军门厚爱!”

    明年他还要去北京考武举呢。

    “弹劾的事你不必放在心,谁还能没被弹劾过。俞帅天天被弹劾,单单起复下狱都几次了,那不是过得也挺好,能吃能睡,在广西督军又胖了。”

    张翰呵呵笑了,道:“做官都是要政绩的,官有政绩、武官有武勋,言官不是弹劾人?不过有的言官很坏,言路,不需要看人功绩,只要做错一件事,揪着可以不放。”

    “还是要端正自己言行,说对的要改,说错的也只当是自勉,你太年轻,风头正劲更要小心。”

    张翰饮几杯黄酒,倒一点儿都不像老迷糊,眼神清亮说起这些事更是头头是道,唯独话多些,不过对陈沐而言老爷子话多是好事。

    “末将知道。”

    “你啊,我听说几个月前戚帅找你要炮,被你驳了?”张翰老神在在,“戚帅要炮你给他嘛,又不是不给你钱,朝首辅们斗得厉害,可没有哪个说戚帅不好的,这种事很难得,要能和戚帅交好,是你的福气。”

    “军门从何处听说末将驳戚帅,哪儿敢!”

    陈沐哭笑不得,张老爷子这个驳字用的甚为精妙,听起来他尾巴牛到天去了,“是王参将,在广城瞧见卑职轰海寇的炮,写信给戚帅,戚帅传信来问卑职炮是否合用——军门是知道的,七门炮打一仗炸四门,这炮到北疆不得恨死我?”

    “现在南洋卫的炮还行,正想给戚将军写信说明情况。”

    张翰颔首,“要尽快,别得罪人,最好明年考武举把炮给戚帅送去,你去考武举,老夫也有事要你去做。”

    “带些东西,替老夫拜访徐阁老、高阁老、张次辅;再为你自己去拜访谭部堂、吴侍郎、戚帅,去聆听训话。”张翰抿了口酒,道:“武举会试于你而言并不重要,去北京多接触些人才重要,这也是老夫想把白静臣调来的缘故。”

    “你去北京,只有他能接手南洋卫的事宜,按你的想法去做事。不要因为徐阁老已经致仕轻视他,满朝皆有他门生故吏,连张次辅都是他的学生,如果能得徐阁老青眼,此后你将无往不利。”

    陈沐已经不是过去的愣头青了,他能听懂张翰在言语的意思,这不单单是在给他铺路,陈沐喜道:“军门已经知道将要调任何处了吗?”

    张翰要他拿老爷子的牌子去北京招摇撞骗,肯定是在两广待不得多久,而且不是先前那般处事不周而被免职或自行去官,很可能是头的大人已经把去处给他安排了。

    “聪明了。”张翰看着陈沐笑了,眼神多有唏嘘,道:“与你献番夷军器有关,也许任职工部。不过如今事还未定,高阁老与张次辅都是认可张某在两广功绩的,如果广西之事能够得胜,下一任军门,老夫估计可能是广西巡抚殷养实。”

    到张翰这一步,如若再向升,那是工部尚书,以后要冠以张部堂的称号。

    而殷养实自然是广西巡抚殷正茂,是张居正同榜,武双全的人物。

    “你可以提前走一走他的门路,但不要动歪心思。”张翰说着摆手道:“很多武人非常粗鄙,总好送些金银,以为能得人好意,实则落人口实。”

    “末将明白。”陈沐这事还是很清楚的,拱手道:“听闻广西贼乱,卑职虽镇南洋,亦牵挂广西兵事,现得新法火炮一十五门,请总督准许卑职押炮入广西,呈见殷抚台。”

    张翰撇头,脸笑意甚重,雪白的胡须缓缓抖动。

    “受用!”

    “军门,首辅次辅之事,卑职不知朝廷时局不敢擅下断言,但张次辅更为年轻。”陈沐尽量斟酌着词汇,如今内阁不是简单三两句能说清的事,张翰是谁都尊敬谁都在意,陈沐道:“卑职以为,多给张次辅一些重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