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四章 羔羊
    隆庆三年腊月二十七,濠镜传来消息,陈沐原本没当成事的通商马六甲被驳了。

    一直以来合作还算融洽的佛朗机人没有同意,拒绝让李旦的船队至马六甲通商。

    “义父,濠镜的主教卡内罗、首领佩雷拉、耶稣会平托、兵头达维加愿一同至香山来向你解释。”

    陈沐眉宇神色稍好,但仍旧摆手道:“不必了,在濠镜见面吧,我会在市政衙门设宴款待他们,你去准备。”

    这个回答有些出乎陈沐的意料,不过问题不大,既然葡萄牙人在濠镜的各个首领都愿意来向自己解释,陈沐认为这件事也许已经不是他们说了算,他愿意去濠镜听听他们的解释。

    实际陈沐现在的心情糟透了,他刚给朝廷发去认罪的书信,认下结党营私之外练兵不力之类三个罪状,都是狗屁话。这在他看来太滑稽了,在隆庆元年以来他立下的战功甚至可肩俞大猷,整个讨伐曾一本战事没有任何人能得他。

    他的千户所军器最利、战力最强,为朝廷立下最优秀的功勋,因为一个吃饱撑着没事做的言官一封弹劾,要他认下莫须有的罪名,这事放谁身不恶心?

    弹劾不可怕,要是弹劾侵吞海关、私通番夷、阴使倭寇,陈沐绝对不生气,现在可能已经畏罪远走海外了。

    言官忠于任事,陈沐无话可说。

    关键这弹劾明显是瞎写的,那个言官甚至连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可能都说不清楚,大约是从旁处听来这个无甚根基的千户升任指挥使,刚好闲着弹劾一下。

    他带兵杀了几千人才有今日,言官动笔几十个字,他得低头认罪。

    陈沐越来越佩服俞大猷了,这种接屎盆子的闷亏俞老爷子居然能几十年如一日的安心受着,佩服。

    濠镜的天气广州府没好到哪里去,只是不曾下雪,也许琼州府那边会暖和些,但天冷有一点好处,皮内衬胸甲外罩山甲不会很热,以往打仗时穿内外双甲永远能把人热出一身汗。

    未出广州府香山府这片辖区,陈将军的排场从来不按仪制来,尤其当目的地是濠镜时,前八骑后八骑已经是有所改观了,以前没百户相随陈沐是从来不会踏濠镜的。

    也是从次濠镜会林凤让陈将军学到一个道理,有时候人少气势更足。

    岛北下船,守备关闸的旗军鸣铳行礼,十七骑至议事广场,道旁两侧李旦手下海盗一样向天放铳,诸多夷商首领早带着随从等在广场,陈沐翻身下马,向几个熟识者点头,库大使朱襄等在门口,引陈将军率先步入市政衙门。

    入座二层厅正,陈沐坐下第一件事是掏出笔记本记录组建军乐队,等众人落座,陈沐合笔记目光扫过服饰各异的几人,笑道:“诸位会说明语了么?”

    着甲罩教士服的主教卡内罗、平托及首领佩雷拉大笑,新来的兵头达维加则面露疑惑,显然只有他不会,而三人点头对陈沐的回答也印证了这点猜测,佩雷拉为其解释道:“达维加爵士是优秀的战士,只是时日,尚短,还没学会。”

    在陈沐不知道的情况下,濠镜这些葡人曾聚首研究过他们当前这位明国岭南军事主官的喜好,总结出其与明人迥异的特点。

    其他明人能爽快地赞颂别国的任何德行,勇敢的自承不如,特别表现在一个才能超越他人的民族身时,这种谦逊态度值得称羡。

    而在这位明国将军身极其缺少这种明人共有的品格,他对本国拥有的一切有着盲目地自大与夸张的防卫心态,像一个小气的日本人或大胆的西班牙人,唯独不像一个明人。

    同其他诸如库大使朱襄所代表的正常明人温良多礼的态度起来,这位将军的野蛮是明人之耻!

    但迫于其带来武力压力,佛朗机人在屋檐下,只能尽力去迎合他非常脆弱的自卑心,学明语。

    “无妨,我们有很长时间去学习,我也在学习你们的语言。”陈沐是用葡萄牙人的语言说出这句话,接着用明语笑道:“我想我学的还不错,那么——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何我明人的船不能到满刺加行商?”

    陈沐微微靠在椅子,两只手平放桌旁,目光无视桌旁侍立的诸多仆人,扫过在座四个佛朗机人,实际四人只有三个人在认真听话,那个叫做达维加的新来兵头一直瞪着自己看样子想和自己打一架,叫平托的则侧耳倾听并在羊皮纸写着什么,主教看向自己微笑致意,真正主事的还是佩雷拉。

    “抱歉我的将军,这件事我想我可以给您解释。”老武士佩雷拉点头,对陈沐道:“马六甲,你们所称满刺加,并非由我们说了算,事实我们只是葡人在濠镜的首领,国王授予总督管辖那里的权力,我们并不能像将军凭借心意改变濠镜规矩这样改变马六甲的规矩,那里有那里的规矩,希望将军能理解。”

    陈沐面看不出神色,不以为然道:“你们在马六甲是什么规矩,说来听听。”

    “马六甲、濠镜、长崎这条商路非常富有,只授予我们国家有名望的、服现役的、功勋卓着的贵族,您在濠镜看到的每一艘船,都得到国王的特许才能穿过马六甲抵达濠镜。”佩雷拉说到这些时非常骄傲,因为他也是其一员,继续对陈沐解释道:“即使在现在有私商加入,他们一样向国王缴纳高额投资并通过五千五百枚克鲁扎多的高价来竞拍取得特许。”

    “这并非我们能决定的。”

    佩雷拉诚恳地说罢,又话锋一转说道:“但这不是绝对,鉴于您在明朝同样是功勋卓着很有威望的将军,并于我们达成良好私交,如果我们一同使用私人权力,也许能够为将军取得这条航线的许可,只需要您付出微小的代价。”

    说着,佩雷拉转向主教卡内罗,卡内罗行礼后张开双臂,道:“迷途的羔羊,当你投入主的怀抱,耶稣会愿指引你的船队安然停靠马六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