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五章 愚蠢
    迷途的羔羊?

    陈沐磨痧着胡须,不理会兵头达维加双眼近乎喷出火来的怒视,沉默良久。主教卡内罗张着双臂僵硬地站在长桌一侧,佩雷拉的眼神带着脑袋在左右摇摆三次。

    噌。

    他听见身后侍立的隆俊雄拇指弹开刀覃,对着兵头达维加不屑的冷哼,抬起右手止住家将,陈沐皱着眉头对佩雷拉与卡内罗问道:“我还以为我们的关系足够亲近,其实我对你们的教会是有一点了解的。”

    看吧看吧,这个自大到极点的明人之耻又出现了!

    “如果我让你们改变自己的信仰投入我祖先的怀抱,你们恐怕回想拔剑杀了我吧?”陈沐轻佻地指指达维加,摇摇手指道:“放宽心,我把佛朗机人当作朋友,不会对待你们的,沉思并非无礼,只是在考虑如果你们的教会没有这个主,我会不会加入。”

    “在你们的信仰,过去发生过一场洗刷罪恶的大洪水,你们的祖先求神拜佛,万能的主赐给你们一艘大船,叫诺亚,装着猪牛羊鸟与淡水,七天后你们活了下来,繁衍生息。每当迷途的时候,信仰将指引你们找到内心的安宁。”

    陈沐说得认真极了,甚至站起身来深深地呼吸,点头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敬,“很好,这是很好的信仰。”

    “想不想听听我的信仰,它曾真实地发生在你们脚下所踩踏这片土地更北的地方,那里有一条大河,它长万里而宽千丈,这个故事也从淹没天下的洪水开始,当它决口,人们口口相传说那是天地间翻滚的恶龙。”

    “兆黎受难,生灵涂炭,我的祖先没拜谁。他们划九州,疏河道,扼龙首使洪水为我所用!”

    “在我们的故事里,不需要拜神拜佛,天漏了自己补、山挡路子孙凿,大海凶猛日夜填平,人们为拯救他人而付出性命,如果有机会——”

    陈沐对主教卡内罗道:“如果有机会,你们真的应该去更北的地方看看,在大好河山的每一个村庄、每一座城池,都有数不清的祠堂与牌坊,当你成常人所不可及之事,哪怕你为此而死,子孙也会连年供奉香火不绝,你的姓名与功绩将在千百年后依然为后人铭记。”

    “没有人会忘记你,正如你不曾忘记祖先一般。”

    在一片寂静,达维加听不懂这个异教徒神色激动地说些什么,轻声吐出一个词语,却被陈沐听懂,是愚蠢的意思。

    “那不是愚蠢,只是愚昧。”

    在佩雷拉惊骇的眼神,他眼这名脾性极其暴躁的明朝将军一反常态,居然认同地点头,还笑了,“一会儿你会知道什么是愚蠢。”

    陈沐被打断,但并未动怒,干脆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摊手道:“信仰的事,我说清了。入马六甲贸易的事,你们也说清了,是说,如果陈某不加入你们的宗教,我们的船将无法在马六甲靠港,自然也没有办法取得贸易,是这个意思吧?”

    “非常抱歉,将军。”卡内罗主教的脸色依然不好,但还保持着主教的风度,“这也是一个交易,我们需要将主的光辉洒在一片未经照耀的土地,如果你拒绝受洗,我们无法答应为你取得……”

    陈沐摆手,依然在笑,道:“我明白了,是你们所说的贸易,实际只是单方面的贸易,你们通过小手段得到濠镜贸易的权力,而拒绝我们前往马六甲贸易,我还以为这是建立在公平基础之的交易,有些失望,不过也在意料之。”

    “真遗憾,我并不想表现地咄咄逼人。”

    陈沐摇头,转而目光坚定。

    “那么我的回答是,如果明人不能在马六甲贸易,我将奏皇帝,让你们在濠镜受到同样的待遇,三个月,我会没收你们在濠镜所有的店铺与船只,并宽宏大量地恩赐两条能够装下所有人的福船,视你们离开的态度决定放进船里的是活人还是尸体。”

    “大明只在乎能不能得到关税抽盘,而不在乎缴税的究竟是佛朗机人还是倭人,而我会在明天派人前往吕宋,邀请那里的佛朗机人,他们和你们好像并非一个国家,这样最好,我会请他们到岛来继续贸易,并在今后继续寻觅进入马六甲的贸易的方法。”

    “我知道,你们的总督也许会想用战争的方式来解决这些,这正合我意,只要你们发动战争,大明的国门将永远不会向你们敞开,而在沿海,整个大明漫长的海岸线只有濠镜能让你们停靠。”

    “何况,你们在马六甲、在印度有多少军队?派那些畏惧大明的土人么,那你们需要多少士兵才能战胜我八百部下,一千六百?还是两千四百?甚至更多。”

    “我有至少三千名旗军与六十条战船整装待发,并准备好邀请更多将军共赴黄泉或战胜你们,即使不能夺取马六甲,相信我,从今往后马六甲到长崎,不论官军还是海盗,将不会让任何一条悬挂你们旗子的商船通行,马六甲也无法再为你们输送丝毫货物与克鲁扎多。”

    “朋友们,今天只有一艘船能够离港,如果那位教士记录完今天发生的一切,你可以去港口登船了,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你们在马六甲的总督——是准许几条来自大明的小船抵达马六甲贸易;还是以失去马六甲以东的一切为代价发动死伤颇多而未必能获胜的战争。”

    “如果要贸易不要战争,需要保证明人在马六甲得到最好的照顾,你们如何照顾我的人,我如何照顾你们的人。”

    陈沐站起身,两手卡在腰间玉带,满意地活动脖颈的筋骨,这才撇眼望向从头到尾一个字也没听懂的达维加。

    “知道么,我也认为我的族人很愚昧啊!在屯门,那的百姓因为倭寇侵扰流离失所,我率船队杀死倭寇,有人在那为我建起生祠,很小,只有半人高,里面用木头刻了小陈将军和他的仆人,笨拙的匠人刻得一点儿都不像,但面写着,昭勇将军陈公祠。”

    “他们每日奉果食香火,虽然很少,虽然我根本吃不到,但我愚昧的族人相信我是屯门的保护神,当他们面临危险,我会率领舰队杀死所有敌人,要么为保他们性命、要么为他们复仇,为此他们甘愿奉自己为数不多的食物。”

    “你不一样了,你没有保护神还这么愚蠢,你的神不灵。”

    陈沐用佛朗机语说出最后这句话,右手大拇指板开已好弦的手铳燧石龙杆,说话的同时指向惊骇莫名甚至有些无助望向佩雷拉的达维加,“为他祷告吧神父,主与你同在!”

    砰!

    一片刀剑出鞘鸟铳齐举,陈沐甩甩手铳硝烟,满是厌恶地望了一眼未能瞑目的尸首。

    “别人说话时插嘴才是愚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