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六章 主教
    “你怎么能未经审判杀死他!”

    佩雷拉的吼声在身后传来,已被家兵簇拥着走出市政衙门的陈沐回过头,皱眉望向佩雷拉,定了一瞬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走出两步,陈沐回头道:“他侮辱我,我为什么杀死他?”

    “他是个贵族,即使在战斗被俘虏也有缴纳赎金的资格。”佩雷拉顿了顿,这才站在李旦的部下组成的人墙后高声道:“你怎么能直接杀了他!”

    一切发生地太快,尽管达维加出言不逊时佩雷拉有所预料,他想到陈沐不会让这件事简单揭过,或许会把他拉出市政衙门用明人的方式打板子,却没想到说动枪动枪,用他那杆像极西方人最新燧发枪一样的手铳把达维加打死。

    从里斯本漂洋过海,在印度服役凭借出色指挥才能取得澳门兵头身份的达维加,在登岸七天还未对马六甲以东这片新大陆有足够了解的达维加,这样死了。

    可作为濠镜首领的佩雷拉毫无办法,他们在这里没有力量,即使这座小岛有几百个葡萄牙人与千基督徒,但这似乎都无法成为威胁陈沐的筹码。

    现在,市政衙门外数以百计的水手握着刀铳,把少数葡人堵在衙门里,人们无计可施。

    “本来可以不死人的,我知道,不能取得马六甲的通商权力,这不是你们能决定的。如果他能像你们一样尊重我,我会像尊敬你们一样尊敬他,可惜他没有。”

    陈沐说这话时满脸的理所应当,现在他因认罪而压抑的心舒缓许多,抬手指天道:“这片土地不是你们国王能管辖到的,所以没有贵族,他不是引商也不是坐商,甚至没有任何身份,我只是希望你们明白一个事实——濠镜是大明的土地,这件事永远都不会有变化,除非你们出兵占领这里。”

    “不要忘记,从你们攻占大明属国满刺加,我们打了多少年仗?六十年,没有停战、没有人认输,尽管在濠镜开放贸易,但这只是让商人贸易,国与国,没有停战。”

    “陈将军!”

    年过五旬的濠镜主教卡内罗戴着眼镜披宽大的教士袍挤出人群,被李旦强壮的黑番水手阻拦着,张手高呼陈沐的名字。看见佩雷拉哑口无言,准备离开的陈沐再一次转过头,有些厌烦地挥手道:“让他过来,主教又有什么事?”

    “你说错了一件事。”

    留着花白大胡子的濠镜主教挤开人群,站在陈沐三步之外端正自己的衣袍,这才对陈沐道:“我必须告诉你,在我们的教义,诺亚并非主的赐予,而是主的指引,指引我们的祖先建造了它,得以生存。”

    “你说的对,或许你们求人不如求己,但主与我们同在,达维加没有像你这样的保护神保护着他,但我们一样有愿意为他人付出生命的人!主指引我——与你决斗!”

    说着,年事已高的卡内罗脱下教士袍,显出袍下斑驳半身板甲,左手仍旧捧着圣经,胸前仍旧坠着十字架,他说:“请给我一柄长剑,算面对猛虎,牧羊人也会保护他的羔羊!”

    陈沐突然开口笑了,高举着手臂发号施令:“让开!给他一柄长剑!”

    市政衙门外不论番汉皆发出惊呼,没人想到指挥使这样地位尊崇的大员会愿意接受一介夷人的挑战,不论李旦华宇还是隆俊雄,争相替代陈沐出战。

    陈沐当然没打算正常地与卡内罗剑。

    在剑落在卡内罗手时,陈沐的另一只手铳也握在手,在几步之内指着卡内罗,接着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砰!

    声音清脆,手铳短距击发铅丸把长剑崩飞脱手,斜插在不远处的土里,陈沐提着还冒烟的手铳笑了,“牧羊人,胜负已分……不过我有点喜欢你们教会了,哈哈!”

    “如果你们的总督答应我的要求,七条商船通商,我会准许你到我的衙门,讲讲你们的教义,我想听听。”

    两杆手铳丢给家丁装药,翻身马的陈沐扬起马鞭,最后环顾整个市政广场,微微俯身道:“苦修士,也许以后你会成为新的教皇呢。”

    陈沐笑得以往都要快意,向李旦下达协同三部百户封锁港口安排平托船前往马六甲的事宜之后,在家兵骑手的护送一下一路北行。

    濠镜被三个百户封锁的消息极快地传遍香山,并随陈沐召集五部千户议事的消息在整个南洋卫内部掀起轩然大波。

    召集五部千户,只有一个目的,练兵。

    “将军,此次是否欠妥,卑职没有忤逆的意思。”邓子龙抱拳道:“将军刚受言官弹劾,这种时候却要兴兵与葡夷大做一场,一旦叫言官知道,恐怕广言论大有厉害,广西兵事未平,若徒生事端,算是朝廷诸公也会降下罪责。”

    邓子龙很担心,孙敖同黄德祥的反应则差不多,基本是一副懒得跟陈沐说太多的模样——且由着这位爷折腾吧,反正说了也不听。

    这种时候最能看出谁是真人才,邓子龙想的最多,从广州府到两广乃至整个朝野局面,他都有模糊认识;而黄德祥与孙敖则是既有一点认识又不够拿出来反驳陈沐。

    至于到剩下俩千户,邵廷达与石岐的反应则几乎相似,石岐听着陈沐的话抱拳爽快应下,老弟邵廷达则抱拳对几个千户现身说法:“广城打曾一本,你们都去打仗,沐哥叫我看着老总督,没战功了,结果怎么着?顺德千户。别管沐哥说啥,肯定对!”

    “葡夷敢打濠镜么?敢。”

    陈沐被邵廷达的话弄得哭笑不得,摆手让几人坐下,这才接着说道:“但他愿意跟我打么?不愿意。这的贸易对他们太重要了,他们从濠镜高价买走货物,可这些东西运到马六甲以西能换取五倍十倍的暴利,如果开战,他们将什么都得不到。”

    “他们最有可能是拖,给一条船的名额,或是五条,最多不会超过十条,这个数,打不起来的。”

    “像陈某在决定开战与否之前考虑的找谁来补濠镜抽盘的空子交代朝廷一样,大海那面的葡夷总督想的也是这件事,而差别在于陈某能补,而他——补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