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七章 局面
    信息不对等是谈判必不可少的筹码,正如现在,陈沐知道在大海那边的一切都由葡萄牙总督说了算,而他说了算的前提是保证贸易与传教。

    反之,那位总督却不知道陈沐是否真有断绝葡人在海域通行的能力,并一定会选择性忽略掉陈沐是否能影响皇帝的看法。

    以小欺大总令人快乐。

    所有的一切,除射杀达维加之外,都并非心血来潮。

    陈沐的目光盯着马六甲已经很久了,尤其在知道濠镜是单方贸易之后,陈沐决定改变这一切。

    寻找一个突破口。

    先了解,再做后续打算。

    而另一方面,他是真有打算一旦葡萄牙人不接受条件,从吕宋招募西班牙海商来这里做生意,何况他手还有一块筹码——林凤。

    这是非常难得的关系,官吏自矜看不海盗、海盗桀骜看不官吏,能像林道乾那样归降后受到倚重的已是少之又少,可那又是多大的倚重呢?

    不过小小的帮总兵官参军事罢了。

    在陈沐看来那完全是侮辱,让一个笑傲海的绿林匪首做个小小参军事?

    可偏偏,海盗在官吏眼只有那么点儿地位,而官吏在海盗眼又那么地备受尊敬,所有人都是这种思想。

    只有陈指挥使能有接近平等的身份地位去同林凤做交易,这为陈沐对葡人的威胁套一层保险。

    濠镜不必说,一旦双反交恶,没有一艘葡人舰船能停靠在这;而鸡笼与澎湖,同样保证没有一艘葡人舰船能通往日本。

    这不是很好么,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葡人全输,濠镜与大明都没有失去什么,西班牙人的势力在东亚海域更进一步必然会保证其与葡萄牙之间更大的摩擦——他们最好再打一架。

    从濠镜回来已是年关,帮衬起来得心应手的齐正晏带船队远行日本,家里的事多由谢鸣主持,还算周到。

    年前谢鸣从账支了笔银子,从广州府运回三车礼品,紧着年前以陈沐的名义送往南洋卫各部旗官,并对旗官家庭状况做出一份细致的调查,家世富有的送来自指挥使贴心的书信,家清贫者则由送些些许钱米。

    家里有小孩的送些布匹笔墨,家里老人岁数大的则由陈沐亲自门配老人说说话。

    总之鳏寡孤独,都要照顾到。

    除了南洋卫里的,肇庆、广城、清城,陈沐也在开年跑了够。老总督张翰、义兄陈璘、老长官白元洁,这都是要登门拜访的,当然还有将来可能成为新总督的殷正茂、老将军俞大猷,不过广西实在是太远,陈沐派去家兵带着些小礼物去找八爷。

    当然,其他地方陈沐也没忽略。

    但凡有理由拜年的,算是北京兵部的谭部堂、吴老爷子,蓟镇的戚将军陈沐都派人一月往北京跑。

    两手准备,不光要想着怎么往外跑,也要想着怎么外跑。

    “这是香山旗军考核结果?”

    才刚出正月,南洋卫诸军已忙着恢复训练,二月初五邓子龙将香山所的操练考核报了来,陈沐对着去年秋季的考核结果翻了翻,道:“各项指标升等的、降等的,照实赏罚,旗官不得贪墨,另外再给各个旗官,旗下旗军之去年的有进步的人数,给予数目十分之一的奖赏。”

    这些奖惩制度都是在去年陈沐写出操练手册时定下的章程,每季考核一次,对旗军的作战能力选出多项,多为身体素质与技巧的硬性考核目标,列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每等有分下,每年从所库取出一定量的银两或米粮作为奖赏。

    旗军每次考核与过去相,有进步的赏、有退步的罚,直至最终各项素质技艺皆为甲等——实际很少有人能取得一项甲,更不必说皆为甲了。

    算陈沐自己也只能在铳术、炮术取得甲,邓子龙也只在近搏、弓术取得甲,制定标准的陈沐压根没指望有人能在各项都得到甲。

    这项举措的关键目的并不在于使旗军都达到甲,而是给每名旗军战斗才能量化的考核,让直接指挥他们的旗官更清晰地认知部下才能,以达成在军队各个战斗位置安排最合适的人手。

    陈沐望向邓子龙,问道:“旗官对考核结果感受如何,可能习惯?”

    “嗯,还不错,这个应当是可以推行全军的,不过——”邓子龙顿了顿说道:“推行四部千户所,是不是应当再定下基本要求,新募旗军未必能达到基本要求,或许整个新募千户所旗军一个季度下来每一个人达到下丁,恐怕更不会好好操练了。”

    “你说的对,这件事我来做吧。”陈沐欣然同意,接着对邓子龙道:“可以下令把手册传送三部千户所了,让他们按照面条例来操练旗军,各部不得懈怠。香山旗军这几日把炮都装到鲨船,准备巡行海外。”

    “算算时日,佛朗机人快该传回口信了。”

    南洋卫的战船很多,如果仅仅是香山旗军来使用,他们甚至无法让所有鲨船都动起来。在香山船厂,七十七艘鲨船停靠在港内,与这支由二百多料快船炮舰组成的船队总造价如折算白银超过万两。

    单单把五百门炮拉到船厂武装战船要消去很长时间,也是大体力的工程,但这事显然等不得了,万一佛朗机人脑子真坏了打过来呢?

    “可惜了鲨船不能都放十斤炮。”

    鲨船只有船首船尾能放两尊大炮,但受限于南洋卫军器局产能,仅有三十艘鲨船船首装载一门十斤炮,其余则都为两门五斤炮,船尾受限船形,有些是两门五斤炮、有的则是船用大号虎蹲,当然不会少了明人海战的老家底——焚烧兵器。

    三十艘装备十斤炮的杀手船被陈沐分配给新会所、屯门所各五艘,余下作为辅佐进攻的五斤炮船则分给五部千户所每所五艘,最尖端的战斗力则留在香山,供战时香山旗军与家丁使用。

    陈沐已做好最坏的准备,同葡萄牙人在海打一仗——不论是蜈蚣船还是卡瑞克帆船,船板都不能阻挡十斤炮的杀伤,哪怕是五斤炮,也能对船体造成部分破坏。

    陈沐很期待,接下来的局势发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