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十八章 革弊
    昌平防区不大不小,军务很重,但守备任务不重,戚继光所言之重,重在练兵。

    从居庸关到京城北郊,方圆百里之地,既有雄关亦有险道,最要命的是皇陵所在。

    在军事地位,这是个二道防线,北面连古北口、金山岭,西面防宣府大同防线被攻破后可守备都城。换而言之,虽然这是二道防线,但他的背后是北京城。

    可以说,正常情况下,昌平不会发生战斗,一旦发生战斗,这是死节之地。

    “居庸关之险要坚固,是世间少有,将军功起南处且年轻有为,首次驻守北面雄关,还往事事谨慎,遇事不可贪功。”

    讲话的是隶属蓟辽总兵戚继光的蓟州兵备道副使吴兑,也是久历兵事的官,早年做过兵部主事,如今是以从四品湖广参议充蓟州兵备副使,毫无疑问是蓟州军事高官。

    谭纶为让陈沐顺利接手昌平事宜,特意选了吴兑来带他巡视防区。

    “历年间,凡居庸关破,皆非关口,而在险道,故将军布防应于险道布置游兵以待战事。”吴兑是公事公办,既不盛气凌人也不和颜悦色,给陈沐的感觉是很有心计能办大事,因为他什么都看在眼里但不做声。

    在巡阅军兵过程,他们眼看着诸多卫所松弛疲惫,军兵皆老弱病残,吴兑也不说话,只尽自己本分带陈沐去看,摆明了其他要看他本事。

    不过陈沐觉得这个人不错,是很可交的那种,因为在回到昌平城也是将来陈副总兵驻地时,陈沐邀他饮宴,他让仆人回绝,接着又派人来邀请陈沐。

    青灯小酒,无丝无舞,止两人在屋里分桌对饮,道:“昌平之镇,将军以为重在几处?”

    陈沐抬起三根手指,放下酒碗道:“关口、险道、帝陵。”

    “还有一处,龙虎台行宫。”吴兑指向龙虎山的方向,向天拱手,道:“龙虎台之地,重在陛下行宫,备出行驻跸,亦为重之重。几日以来,将军可能看到,诸多卫所营兵,短缺兵额着实严重,沙汰老弱亟待进行,将军要如何做,是将军的事,吴某不便多说。”

    “但整饬兵备为吴某本分,但凡要事,皆可传书于在下商议。”吴兑这话其实已经是说得好听了,意思算别管啥事都要先跟他通报才行,“不论将军盘算如何,在下都只能告诉将军,没有新兵——至多半月,往南募兵去的锦衣卫官至昌平交接,兴许会有五六千军兵,除此之外再无军士。”

    陈沐的眉头皱的何时都厉害,他没问新募兵员的事,而是问道:“吴兵备,在下想问,宣府、大同,各有兵额多少?”

    这些事久居兵部的吴兑手到擒来,道:“宣府方六百里,额定兵士十五万;大同方圆千余里,额定兵士十三万五千。”

    紧跟着陈沐追问道:“那昌平呢,不算卫军,有多少营兵与募兵?”

    吴兑笑了,这位陈将军很聪明啊!

    “将军不用算那些。”他抬起三根手指,道:“三千营兵由龙虎台参将率领,驻防龙虎台;五千六百孝陵卫驻防帝陵,这都是不能动的兵力。其他的将军也看见了,延庆卫下辖居庸关沿线各处要隘五部千户所,延庆卫过去叫隆庆卫,元年才改的名,含左右二卫,旗军也是满额。”

    “除此之外,是半个月后锦衣卫官送来的新卒。”

    玩毛啊?

    昌平在册军兵两万出头,实际他能用的只有延庆三卫十五个千户所、新募南兵一千到五千不等,全靠锦衣卫心情而定。

    朝廷没骗人,算老弱病残的卫军,是两万出头。

    陈沐以为自己取得蓟辽西路副总兵的官职,是已经通过了考验。他会面戚继光、会面谭纶,以为对话里每一句,行为每个动作,都是考验。

    他错了,他的功名还不足以令谭纶戚继光为之侧目,人人夸耀他的战功,总结他的战法,可把他调来不是让他打仗的。

    吴兑见陈沐出神,笑道:“世兵弱而营兵强,募兵较之营兵更强,世人皆知。唯独广东有个香山千户不服,治兵两年,用旗军打出零仃洋屯门海战,追闽广海寇总首领天入地无处可逃。”

    “这样的战绩,倘是募兵,远逊台州大捷;若是营兵,则亦不如新江之役。”吴兑饮下一杯酒,大撩袖袍,呼出一口浊气,向偏初拱手道:“我祖宗初设旗军卫所,以养兵百万不耗百姓一粒粮而傲之,至今已近二百载,子孙无能,卫军崩溃沦为百万佣人佃户,谈兵如谈虎,岂非愧对祖宗?”

    “壮如谭戚诸帅,亦不愿驱驰卫军而使募兵,唯陈将军可化腐朽为神,使之疲敝卫军募疍户勾军,操练二载,海陆皆胜倭寇于广,大壮我兵部气概!”

    兴许是饮多了酒,吴兑的气概也豪迈起来,抱拳道:“实不相瞒,招将军北来,不但是兵部都堂亲点,更得首辅次辅应允,为的止一件事——卫军革弊。”

    肩担子好似突然间变沉了,他养个卫所军,如今居然成了整个帝国卫军革弊之先驱,让陈沐有点难以接受。

    他也插不嘴,干脆只听吴兑说。

    “张次辅在隆庆初年奏条陈七疏,意在富国强兵,因改革之事波及甚广而未被采纳。在昌平,没有谁能阻拦将军,锦衣卫官募来军士合用最好,不合用也无妨。”

    “只要延庆三卫旗军能操练合用,自给自足,于将军而言便是大功一件,即使没有战功,加官进爵亦指日可待!”

    辞别吴兑,骑着马儿在家兵簇拥下颠颠回换驻衙,微醺的陈总兵脸带着乏意与说不多高兴的复杂。

    考验,在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

    “后勤,又他娘是过来搞后勤的。”

    “陈爷是战将啊!”

    从清远到南洋,从南洋到昌平,打造战船、新设兵器,嗯?陈爷落后于谁?

    非抓着老子会种田不放啊!

    陈沐恶狠狠地把《旗军生产操练手册》拍在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