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章 修心
    陈沐永远会记得戚继光同两万官军饮血酒发毒誓的画面,因为他终于在这个时代找到另一个不敬鬼神者。

    他知道,台的戚继光知道自己在说谎。

    因为在接下来十五年里,戚继光将一次又一次违背誓言。

    他将源源不断地向首辅次辅各部堂官送礼行贿,甚至最后蓟辽的账目都无所能查,换来其手握京畿军事大权,带起一支最强悍的部队,构筑帝国北疆最坚固的防线,并依托这道防线使北虏十八年不敢犯边。

    第十五年遭受清算,南调广东,十八年再闻边患,老将穿甲骑战马,等来的却是请他出战的官员被言官认为为同党而夺俸,一代将星随之陨落在不为人知的夜里。

    过世时家无余财,孤苦伶仃地困病而死。

    他说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区区几十年,苦心经营的边镇被打成筛子,马六甲另一边狂风骇浪还是呼啸而来。

    大明王朝铁了心要自毁长城,又岂是你徒效奋臂螳螂能搀扶的起?

    陈沐并不知道当时看着戚继光在将台饮下血酒时自己是什么表情,但后来大戏唱罢,隆俊雄悄悄把笔记本递给他,小声道:“将军可有事要记录?”

    陈沐勾起僵硬的脸,笑道:“为何这么问?”

    “将军刚才——”隆俊雄看了一眼左右,道:“很冷。”

    陈沐无所谓地笑,推回笔记,偏头边走边笑至堂饮宴,他知道自己为何表情会很冷,因为找到了同类。

    在这个世界他是有几个同类的,他们目标明确拥有远大理想、并且能够为这个理想放弃很多,以至于看去不择手段,信奉精英主义,嘴说的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做的是与旁人同甘共苦,可打心底里奉行的终究是弱肉强食,即便怀揣对弱者悲悯之心,出发点也只是位者之优越。

    如果方向错了,他们将是对天下破坏力最大的一撮人。

    庆幸的是,不论张居正还是戚继光,他们的方向对天下大部分人今后的人生是有利的。

    而陈沐,也坚信自己今后的方向,是对大部分人有利的。

    “我要学心学,致良知。”

    带着他留滞京营严防死守的骄兵悍将走向昌平的路,陈沐突然地对邓子龙这么说着,因为他知道邓子龙的老师罗洪先是江右王门学者。

    “借我几本你先生的书吧。”

    在戚继光与效忠于他的军队歃血为盟后,陈沐来到这个世界为适应生存揉碎捏烂而百无禁忌的人生观,重新塑形回到脑海。

    让他突然不再那么厌恶远离自己地盘,丢到北疆来练兵。

    “将军,卑职还有军务禀报。”兵马已从京营拉出来,还能有什么军务,然后陈沐瞧见家丁与五百旗军的队列后面押着几辆囚车大摇大摆地随行,“那是什么?”

    在官道尽头,似乎有几个骑兵影子跟在后头,猥猥琐琐,既不敢离去也不敢追来。

    邓子龙抱拳道:“卑职要说的正是他们,诚如将军所料,在京营没待几日有人夜里潜入营地,被巡夜的旗军擒了,卑职本想关押几日把他们放了,后来听说将军加副总兵,扣到现在等将军发落。”

    陈沐能感觉到,邓子龙是被这几个俘虏气坏了。

    是说邓军爷本来不想放人,奈何自己是客军没有扣人的底气,这才想着关押几日放掉他们,可突然听说长官成了副总兵,从客军变成坐地虎,干脆不放了。

    兵马前行,陈沐调转马头,邓子龙亦步亦趋停驻道旁,等囚车行至近前,陈沐看着囚车里倒霉的京营大兵笑了,道:“我是陈沐,蓟镇副总兵陈沐,你们是哪个营的军士?”

    很多时候人是不是刺头一眼能看出来,这几个京营军士自然不必多说,老实人也干不出夜潜营寨这种事,不过显然此时他们已经被邓子龙收拾服帖,连陈沐这句问话的第一反应都是看向其身边的邓子龙。

    “看我做什么,将军问话不回,想死吗?”

    陈沐都不必动气,邓子龙一声便把几个京营大头兵吓得竹筒倒豆子全吐露干净,一个神机营的、两个神枢营的,然后邓子龙才拍拍手笑道:“是吓吓他们,卑职早审问清了,这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神枢营是过去的三千营,嘉靖二十九年重设三大营时更名做神枢营,其实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邓子龙看陈沐没好气地看着他,连忙正色拱手道:“将军,卑职以为待行至驻地,四十军棍打个半死行,毕竟初来乍到,直接杀了不好,饶他们一命吧。”

    “陈某是杀性那么大的人么?”

    陈沐的表情讶异极了,瞪大眼睛转而对囚车里京军问道:“尔等是知错了?”

    三名京军实在是脖子动不了,否则必须给陈总兵磕几个响头,口连叫:“知罪,知罪了,只求总兵饶我们一命!”

    “你看,这已经知罪,苦头也吃到,行了,放了吧。”

    邓子龙全程撇嘴看着陈将军,长官今天太反常了,一过来找自己借书,而且还没杀人,这要是在往常碰想害自己的人,恐怕要在辕门下立几根长杆把他们串起来才能了结这事儿。

    他可是太清楚陈爷这无理不吭声有理欺到底的性子,如今京营有臣总理,可不是那些军官说了算,夜潜营寨试图破坏,直接杀了都不为过,这么轻松把人放掉,太怪了。

    邓将军有点担心,他的长官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回昌平州驻地的路,邓子龙小心翼翼地问道:“将军,怎么突然要借书,可是出什么事了?”

    “两件事。”陈沐踱马前行,抬出两根手指,“一是这几年忙着杀人放火,你得借我几本书修心。”

    看吧看吧,还说自己杀性不大,还不是把实话说了,除了杀人放火你这几年还干过啥?

    “第二个是好事,明天兵部派人到昌平,你和呼大熊等着听封,不出意外是参将和游击。等锦衣卫募来兵,你们带着操练,咱要在居庸关待很久,直到这三卫旗军练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