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一章 四畏
    没有意外,兵马移镇昌平的次日,兵部来人分别授予邓子龙、呼良朋,居庸关参将与游击将军的官职,除此之外因邓子龙曾在广东建功,依照其千户官职给予正五品武德将军的散阶。

    陈沐则在当日拜见官,昌镇总兵官杨四畏,这位手攥着六千车营、六千马营,驻扎昌平南大营。

    “什么都不说,长官让你来昌镇练兵,杨某一定跟你联手共事,但你要先让杨某看看你的本事。”

    “要是随随便便从南边来个草包想练昌镇兵,是杨某答应,三卫指挥使也不会答应。”

    杨四畏年岁白元洁稍长,辽东辽阳世代将门出身,是北疆战功赫赫的名将,早年以三催北虏强军而得名,后来在辽东同李成梁一同打过几次北虏,皆大获全胜,隆庆二年调到昌镇,跟戚继光共同防备漫长边境。

    陈沐没什么可说的,五百旗军结阵于昌平州西小营。

    杨四畏本想在将台走马观花地看看也算了,哪儿知道看见陈沐的旗军定住身形,问道:“这是你的旗军?”

    他眼前这是一帮什么人?

    区区五百人,一个马军没有,阵前九十匹骡马拉三十架排车与三十门杨四畏没看明白的火炮,包括炮兵在内五百名旗军穿得鼓鼓囊囊,紫花布袄里肯定是着有甲胄,如果说巨量火炮还不够震慑人心,那是他们手的兵器。

    矛,入眼望去方阵里全是矛,除了阵势门脸架起一排长牌,内里至少二百杆丈五长矛与二百杆八尺短矛,让整个军阵看起来像一只大刺猬,除此之外根本瞧不见什么镗把、长刀之类的长柄兵器。

    杨四畏看了一眼陈沐,眯起眼睛再度望向军阵,接着走下台去。

    队形太紧凑,杨四畏看不清这些旗军身后背的是什么,走近看去,每名旗军身后都背着帐布、毡毯以及小皮包,这些东西完全是一模一样的统一制式,跟陈沐亲兵背的一样,面挂着水壶等用具。

    杨四畏开始还以为只有陈沐身边跟着那几个家丁有,现在没想到全军都有。

    最多的是鸟铳,陈沐的铳短,不像戚家军或者杨四畏在任何地方见到的五尺铳,这些旗军的铳只有四尺长,用帆布带挂在右肩,五百旗军里至少三百杆铳,铳手有的仅配腰刀,剩下的则除了腰刀还有一杆八尺短矛。

    杨四畏随手敲了敲一名旗军的胸口,不出他所料,里头穿着铁甲。

    说实话,要说这些旗军有多精悍,杨四畏能感觉到这些旗军的阵势气概很足,而且他们都是历战的老卒,这些东西是沙场老将一眼能看出来的,而他们到底有多精悍,不是一眼能看出的了。

    杨四畏只有一个感觉,他回头看看跟在一旁眉目和善的陈沐——这南洋佬真他娘有钱!

    军服、甲胄、军器皆为统一制造,它们造价其主人的精悍程度更显而易见,对杨四畏来说,他眼前不是由五百人组成的军阵,而是活生生的银山。

    “陈总旗,你得给杨某说实话。”

    杨四畏把陈沐拉到一边,问道:“这一个旗军,身的东西得有十五两银子吧?”

    陈沐没想到杨四畏会是这个反应,愣了愣自己在心里算了一遍才道:“回总兵,差不多。”

    要是说卖价,那确实是差不多了。

    “你在广东,南洋卫的旗军都是这样?”

    杨四畏问的很急切。

    “现在还不是,属下不敢欺瞒,去年秋月才刚任南洋卫指挥,这都是任香山千户时所练旗军,余下四所都为新募,虽细心操练但未历战事,战力要相差一些。”

    “不是问你战事,南洋卫旗军都穿甲胄背铳执矛?”

    “哦,总兵是问这个啊,也没有,都是新募旗军,兵装甲械在陈某北来时还未造齐,配齐应该要等明年出头了。”

    杨四畏的眼睛很大,陈沐说完瞪得更大,狠狠地倒吸口气,良久才摇摇头,接着问道:“延庆三卫,也能如此?”

    “昌平有铁,军备好说,铁装船让漕运送到南洋卫,南洋卫把铳、刀、甲送过来行,没铁的话米粮换银子运过去,按铁价换东西行,质量都外边便宜,这些外物都很好说。”

    陈沐说这些轻巧得很,道:“关键在操练旗军,这事没有三卫官下一心,单凭陈某一个人是做不好的。”

    杨四畏看陈沐的眼神像贫民在看大户,“陈将军难道不知道,你所说的‘好说’,天下九成九的武官能为此发愁死?”

    陈沐觉得自己越来越想个军火贩子了,他非常无辜地抿抿嘴,道:“谁,哪个卫官发愁,找我。”

    陈沐虽然说的敞亮,但他越发地觉得这事不能再这么干下去了,以前在南方,广东诸卫之间互通有无,这是律法准许的,而兵部这次找他给边镇募兵输送火炮,已经是有点律法既不违禁也没准许的意思了,要是改天再把生意做到将领家丁部曲身去——那是在违法边缘白鹤亮翅了。

    好端端的三品大员,可不能走违法犯罪道路。

    “行,看你的旗军,杨某也放心了,延庆三卫由你去练,昌镇正常防务由我部下二营驻守,你我互不同属,但有事杨某一定会帮你,后面看你本事了。”

    总兵与副总兵之间并非直接领导下属关系,在战时总兵为正,统帅其麾下兵马迎敌;副总兵为,也是一样统帅其麾下兵马迎敌。当然在地位总兵要副总兵高,这不用说。

    陈沐的练兵本事姑且不说,带卫军靠的也不是练兵手段,连戚继光那样的人在卫军都吃不开,原因只有一个,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把新募兵当作是零,那卫军是负数,从零到一很难,从负数到零更难。

    依靠的关键在于生财有道,让卫军先顾住吃穿用度,要不然根本无法变成募兵一般的脱产军士。

    在杨四畏看来,陈沐只要能用他的点金手让延庆三卫衣食无忧,算打仗是个草包他都乐意高高捧着,更别说——广东陈沐的战功,可没他杨四畏低到哪儿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