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六章 折冲
    “三千七百。 ”

    陈沐眉头皱起,眼皮抽动,抬起的手指都带着微微颤抖,“延庆卫满额才五千六百,你说他延庆卫缺额三千七百?”

    邓子龙轻叹鼻息,眼里带着藏不住的失望,他知道陈沐应该他还要失望,操练好三卫这种事谈何容易呢?他对陈沐抱拳道:“回将军,是,延庆卫缺额三千七百六十五户,仅有军户一千八百三十五。”

    “可这不对啊,你跟我一道去看过,长城下五部千户所,每个千户所都有七八百旗军在操练,那些人呢?”

    难不成这王忠国会变魔术,会什么撒豆成兵不成?

    邓子龙脸更露出些许愤慨,“被他骗了,指挥使王忠国有五百骑家丁,收到将军前去探查的消息,五百骑走小道飞奔,两日驰走五部千户所装样子,兵都是那些兵,五个千户所,都是一样的兵!”

    陈沐眨眨眼,懵了片刻才缓过神,是说——他们走到哪,骑兵从另一边小道疾驰然后装作旗军操练?

    这王八蛋深谙兵法虚实之道啊!

    “王忠国人呢?”

    “属下发兵依总兵所言直入五部千户所查看,合算军户盘查账目后王忠国自感畏罪,率百十骑欲走古北口逃出去,所幸为戚帅部下关防所截击,现在人在蓟镇密云衙门,戚帅让你去兵部衙门拜会部堂。”

    衙门里邓子龙正说着,门口隆俊雄快步前,看来一眼邓子龙这才小声在陈沐耳边道:“将军,衙门外来了位夫人,随行数十,送一口大箱,想求见将军。”

    隆俊雄脸有些红,着重道:“箱内金银不下五千两。”

    五千两?

    陈沐为数字所侧目,“是王忠国的家室?这忠国不忠也罢了,跑路都没带妻妾,金无足赤可人有完蛋——劝回去,箱内金银一钱都不要动,原封不动地送回去。”

    陈沐站起身来,点邓子龙道:“走,随我去兵部。”

    快步走出两步,又叫住隆俊雄回头道:“实在不行给她指条明路,这五千两金银别管是送密云还是送兵部,是送天宁寺都陈某这好使,当然,我认为天宁寺最好。”

    陈沐与邓子龙各带六名随员,十四骑出衙直往京城驰去。

    邓子龙是很发愁的,在他看来没有军户,这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好的练兵本事都使不出。现在满打满算,整个昌平不算昌镇总兵官杨四畏的本部一万两千车骑,仅有实籍军兵一万四,他们拿什么练出两万兵?

    是这两年生都生不够!

    可陈沐不这样想,大明朝缺军兵?笑话,明朝什么都缺,只不缺人。只要兵部愿意调些银子,一月至三月之间他能募来足够军兵,相较而言他更在乎的是练兵所需的第一件事,立威,已经办成了。

    王忠国是个好队友,他神乎其神地冲击关防想逃出古北口,在他这个动作之后,别管先前他犯的是什么事,只这一条,他完了。

    想叛逃到瓦剌去?

    他死定了,所以陈沐才说五千两金银哪怕送到天宁寺去都送他衙门里好,好歹收尸时能有些和尚超度。

    一至京师,气氛却与往常全然不同,三大营兵马呼号声震数里,待至城南六部,更是如此,一队队军士持矛携弓列队横行街市,兵部吏员各个挎剑带刀,部奔走都失了以往气度。

    陈沐与邓子龙面面相觑,各自心道:出事了!

    待到堂,却又是另一番光景,谭纶稳坐堂,几位堂官不论吴桂芳还是刘焘等人皆神态自若,陈沐不敢多话,入堂拱手道:“下将陈沐,拜见诸位部堂都堂!”

    “不必多礼。王忠国的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我等被欺瞒的好苦,还以为昌镇有兵额两万余,你部下邓将军报给戚帅的数目,昌镇只有旗军一万四千?”

    “回部堂,昌镇受下将节制兵员仅一万三千有,其营兵两千三百一十八为锦衣新募。”陈沐看这气氛不对,像是到了用兵之时,抱拳多说一句道:“三卫旗军一万一千余,半农半兵,与新募矿工盐徒相差无几。”

    陈沐这句话似乎把谭纶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堵在喉咙,蓟辽总督兼兵部尚书坐在堂嘴唇轻动,没有再说话。倒是一旁病恹恹的吴桂芳看着老部下长叹口气,轻咳两声打破沉默,问道:“陈二郎,你虽年轻,在南方也算善战老将,多次救张子于危难之际,你,咳,不曾与北虏交手,这些京军也不曾与其交手,老夫只一句。”

    北虏?

    陈沐连忙抱拳拱手道:“请老大人示下!”

    吴桂芳身处枯槁的手指遥点陈沐两下,道:“一万三千军兵,你能不能把他们收拢麾下,在房山拒马河之间构筑防线?”

    房山,拒马河?那是京营的防区,不是昌镇的防区啊!

    接着陈沐从吴桂芳的话里回过味来,他的脸色并不好看,抱拳问道:“山西,被北虏攻破了?”

    “六月俺答刚退,八月再入山西,三日前攻至平虏城,分兵沿袭诸道,若其突破防线五日即可兵临京城之下;俺答长子黄台吉亦有兵进山海关外进犯锦州的动向。”

    谭纶颔首,吴桂芳感叹道:“二十九载,自庚戌之变以来已二十九载,我朝耻大辱,世宗皇帝晚年每写夷狄二字,字必极小,深仇大恨不外如此,如今阁臣新锐,闻得警兆,高次辅掌北事,已命戚帅休整边防,阁臣与诸尚书皆亲自下城率师背面京城严阵以待。”

    “张次辅掌西,已将征剿之事统授谭某。”谭纶看着陈沐道:“太行八道,真定、保定有二道防线,房山与拒马河为城外最后的一道防线,昌镇由杨总兵统管,辎重由御使刘侍郎奔天津守通粮,已环环相扣。”

    说罢,谭纶将目光放在陈沐脸,意思很明了——京师要地皆已连成一片,最后一个没卯住的铁环,是陈将军。

    “请军门授我遇战事部下有违者可先斩杀的大权,则卑职非但可率三卫诸军于房山设防,即使出战,亦能集千军精锐、二千敢死以随军门号令折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