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七章 死守
    “房山!”

    对陈沐这个起于微末的清远小旗而言,战争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战争是机会。

    只要他能赢。

    谭纶原本是打算把王忠国放回去让他戴罪立功的,因为卫军对卫官的人身依附什么都不来,短时间内延庆卫旗军没有人能王忠国指挥的更好。

    但陈沐的话改变了谭纶这个想法。

    陈将军又升官了,明朝的官职一个一个长,陈沐现在也享受到这种待遇,现在他是南洋卫掌印指挥使、昭勇将军、昌镇副总兵兼延庆卫代指挥使,节制三卫。

    陈沐也没有在兵部说谎,拿到兵部手令当下,他在延庆三卫拉出一支三千步骑炮队。

    本部旗军五百、强硬接收王忠国家财垒砌出五百骑兵、从矿工盐徒及卫军择选胆大敢死之士组出两千人敢死队,分由邓子龙、呼良朋率领,节制三卫合军一万四,押送辎重开赴房山阵地。

    对了,老王半辈子积蓄给陈将军做了顺水人情。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法,拿着兵部手令,带着刑部脏罚库吏员抄了前任指挥使的家,截留银两三千,以备今后鼓舞士气。

    大房山,方山。

    望远镜,山下地势直至拒马河,除了两侧山峰是一马平川的田地果园,如今正值农时,即使大军在此屯驻,乡间百姓仍旧忙着抢收,陈沐也派出旗军帮助百姓收粮——这是军事的一部分,坚壁清野。

    他从未统率过如此大军,但统率起来正常行军驻营倒并没有想象那么困难,毕竟有两部指挥使帮衬,八千余旗军皆由左右指挥使胡兴运、江月林直接指挥,其余四千军兵则由邓子龙、呼良朋率领。

    真正只属陈沐的,只有一千多最精锐的部队,本部步炮旗军、家兵及收拢五百骑。

    对了,这五百骑不是骑兵,是骑马步兵,陈沐在收拢他们时专门问过这件事,他们大多粗通骑射,但不会也不敢与胡虏在马作战,如果真要用他们作战,他们会选择骑马到胡虏面前再下马列阵作战。

    这也是明军北疆军士惯用的作战方式。

    “陈某同诸位初次共事,没想到是这样的战事,我们身后百里是北京城,西南四十里是拒马河,在这间,我们得布两道防线,是这,和这。”

    陈沐在大方山下的帅帐外,指挥、参将、千户、游击、把总,分坐两列,间三步见方的空地摆着木板是家兵用土石胶汁摆出防区沙盘。

    陈沐指了两个地,一个是大方山下,房山山脉当几处山脉断口,地势平缓的一线,他说道:“这里请胡指挥率本部旗军构筑五处营寨,三处扼守山谷、两处居前互为犄角扼守官道,待营寨搭出,留五百军兵扼守,本部向前推十五里,再设军寨。”

    第二处也是前沿阵线,为拒马河东北十里,他道:“这由江指挥率本部旗军首先要做的,是筑两处大寨,分设左右,挖掘拒马壕沟,并在壕沟搭出接引溃军的木桥。”

    其实陈沐已经有点期待这场战争了,如果这场仗打不到他这里,恐怕他会非常失望。

    这是最后一道防线,在前面有真定、保定两处重镇,可以想象在接下来不出意外,不论战事会不会进行到拒马河以北,陈沐的防区都会迎接大批溃军与逃难的百姓。

    “陈某会在接下来坐镇这里,待营寨筑成,请江指挥渡过拒马河,在河水浅处再挖壕沟,并设下营寨。”

    陈沐要坐镇拒马河东北十里的前线,说着他看向江、胡二指挥使,道:“在胡虏打到拒马河之前,二位的兵马都会推进到拒马河前,这十里,是你们安营扎寨的地方。”

    说白了,后面那些营寨都不是住人的,或许会住人,但住的不是他们,当然陈沐宁可那些营寨永远都用不,因为几道阵线,是用来掩护撤退的。

    “谨遵将军号令!”

    江、胡二将抱拳应下,只若平常。在京城这个地方做卫官,他们已经习惯听从命令了,不论官是谁,反正每个官对他们都有统辖权力。

    “若无战事,我等在此驻营修寨,是以备不虞,一旦临阵,陈某有条将令,还望诸位现在传下去。”战时将令自然严肃,其实陈沐这会儿很想带笑眯眯的表情,但他没有,只是对二将问道:“可否?”

    “请将军示下。”

    “好!记下来!”陈沐抬手点起帐外主记,待其准备好才下令道:“各百户下设一小旗督战、千户下设一百户督战、指挥由陈某督战,凡战事,督战无需历战,止一命令,杀逃军。”

    “凡小旗官一触即溃,记小旗官;凡小旗皆死而旗军逃还,记全旗旗军;小旗皆战死,总旗逃还,记总旗官;总旗战死,旗军逃还,记全旗军;百户千户依例。”

    “小旗由总旗杀、总旗由百户杀、百户由千户杀、千户由指挥使杀,不能求情。”陈沐看着两个指挥使道:“谁求情,一起杀。”

    “这……将军!”

    胡兴运依然没有反应,但对江月林来说太难接受了,这什么鬼军法啊!

    “当然了,陈某也不是不近人情,面那是没有撤退命令的情况下逃军,逃军一律处死,全天下都这样。”陈沐顿了顿说道:“什么时候撤退,陈某说了算,但陈某未必同指挥在一处,所以指挥使也有宣布撤退的权力,我们有很多防线,可以一直退。”

    “但不是说随便退,撤退只有三个可能,要么陈某下令,让指挥使退,可以退;要么是己方伤亡过大,在拒马河西伤亡一成,可以退到河北来;在前沿伤亡超过两成,可以向后退十五里营寨去;在营寨伤亡超过三成,可以退到大方山下;大方山伤亡超过四成,可以撤出战场。”

    “除此之外再想退,是杀敌,你们各有四千余兵,河西杀敌过二百,退回河北;河北杀敌过三百,退回营寨;营寨杀敌过五百;退回大方山,如果既没有那么大伤亡又没有那么多斩及,陈某也未下达命令而指挥使却擅自撤退,麻烦千户替我杀了指挥使吧,陈某会为你保举官职的。”

    “这么说,诸位明白了吧?俊雄!”

    陈沐下达命令,转头叫来掌握家兵与骑兵的隆俊雄,道:“命马队渡河营哨打探情况,沿途百里插十个马哨,一个时辰回报一次;带家兵运火药把两座木桥炸了,只留大石桥,那是陈某要死守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