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九章 战壕
    北方六月底该进入雨季,今年夏天没降大雨,算是旱了。

    原本陈沐还以为今年直至冬季都不会再有大雨,可如今看这天象,恐怕过不了多久会下雨。

    下雨,自从手有了鸟铳队,陈沐讨厌下雨,后来有船有炮,更是如此。

    因为下雨意味着他部下战力急剧下降。

    没有火炮没有鸟铳,他指挥作战的才能被大大削弱,因为他的战术都依赖火器而生,否则算只一参将在冷兵器作战都能胜过他。

    所幸,等待他的并非一场遭遇战,而是防守,而且还是他较熟悉的河岸桥头防守,甚至新江之战条件还更加有力。

    拒马水沿线很漫长,但同样拒马水也很宽,尽管其高低不平有几处水深不足半人,但多数都在两侧山壁之间形成河谷,没有道路让蒙古骑兵通过,真正的缺口,只有两处。

    一处是为给前方友军留出后路十余步宽的拴马桥,一处在拴马桥西北十四里,而一旦下雨,从山源头布下河水一样会暴涨,使那边敌军渡河难加难,故而守备使命对四千旗军而言不算困难。

    何况在两处要道之间,还有另外四千余旗军设防驻守,从哨骑出发到兵马来援,只需小半时辰。

    火炮阵地是个大作业,二十四门轻重不一的火炮将要置放在铳手阵地正后方百步,陈沐要求垒出一丈高,宽四十四步、长四十步的坚实土木方,并在其后垒出二十步缓坡,坡坡下还要置备庞大的雨棚。

    坡给火炮、屯放火药遮雨,坡下则是给驮马遮雨,这样一旦见势不妙,炮兵可以先带火炮快速机动——不过能机动到什么程度,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道路一旦泥泞,火炮是跑不快的。

    所幸离阵地不远是三合土官道,只要能走到那,即使下雨,炮车也能放开了跑。

    在陈沐设计图,铳手战壕在炮兵阵地前百步,要五步宽、四尺深的八十步弧形战壕,其用木板、大盾拼接从后向前置出斜面,木板在战壕前由每隔两步一根的大棍支起,板铺他们浸过桐油的帐布防水。

    在战壕前,则横放扎下一排大盾,同样斜放把雨水导向外面,为旗军提供部分防护与架铳之用。

    陈沐把这定名为陈氏防雨战壕,构图画了两份,一份交给部下矿工头子让呼大熊监督他们挖掘工事,一份夹在笔记本里留待日后整理。

    矿工很好用,他早想在旗下建立一支土工军,因戚继光调他向北而被打断,却没想到徐爵给他招来一帮矿兵,这帮人别的不说,矿兵陈沐是一定要招到自家手底下来的。

    也是仗着手旗军多,否则陈沐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造出这么大工程,但本土作战这点好处,一份手本方圆十几里的百姓都帮着伐木运送,当然,还有从保定风闻战事逃难的百姓,也被截留到房山劳役。

    水泥是怎么烧来着?

    石灰石和黏土磨面,烧完了再配炼铁渣?

    可陈沐不知道配,只能穷试,在笔记本记下后,他又向南洋卫送了封书信。

    如果这个东西能做出来,配砖石、钢筋……炒钢能做钢筋么?

    别管能不能,先试了再说。

    算能做出来,这玩意儿在北方也没啥大用,北虏连木墙都射不塌,还是得用到南边。

    以后装他十几船混凝土和钢棍子,驾船抄到马六甲和吕宋盖炮楼,跟葡萄牙西班牙的堡垒并排盖,大不了火炮互射,看谁的结实!

    什么?这是侵略?

    不不不,如果那发生了,一定是正义的战争,为了满刺加与吕宋无需更名马六甲与菲律宾,为朝贡国的荣誉而战才是陈将军毕生之追求。

    不过当下,他要先打赢这场仗,算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

    他需要一场漂亮的胜仗在三卫建立威信,也需要一场足够华丽的战功来做晋身之资,现在的陈沐看来,北调已全然不是一件坏事,而为他寻找到另一个突破口——一个直抵朝结交当国者,并取得于南洋开海政的权力。

    海政之事牵扯太大,会伤及太多人的利益,这并非他一个人能做成的事,需要强有力的支援。

    幸运的时,当今内阁至少有两个一意孤行以富国强兵为己任的楞头。

    说实话陈沐现在已经非常理解不断修筑长城,拉出漫长防线的心态了,纸谈兵,了解再多终究不够真切,自移防房山,他切实地体会到这个时代想防备游牧究竟有多难。

    没有络没有电话,战报、传警像在广东那样短距离海防尚能用烽火传递,可在北疆塞内,完全依靠两条腿或四条腿,太慢了。

    我们的信使骑马奔驰,敌军也在骑马奔驰,总督收到战报调兵遣将,兵马从这边出发,敌骑已经跑到另外一边,又是一番大掠。

    想阻拦一支游骑,要用四面八方数倍兵力才能围困,可兵马行程远近不同、发兵地点与时间不同,想要合围谈何容易?恐怕更大的可能是尚未形成合围,被敌军更快的机动而调集优势兵力分而击之。

    久而久之,少兵不敢去打、大兵来不及打,成了这般疲弱的情况——俺答军的动向,完全依靠失陷城池的战报来判断,其尚未叩关,关内已严阵以待。

    倘若其不欲兵临京城,仅为祸山西,则明军便是一派的束手无策。

    随辎重一同送来的,还有朝正在兴起议和的声音,其实大部分明眼人都知道议和是唯一出路,从四月起在争论,到现在还在争论,争论的根本无非是以战促和还是以钱促和罢了。

    不论如何,所有人都在等待战事的结果,不同的是有些人需要一场胜利。

    而陈沐在军事之外忙着向天祈祷,他祈祷土默特部能冲到拒马河来,因为这个从南方一路杀出来的男人固执地认为,世人所等待的那场大胜,将在他手缔造。

    九月七,天降骤雨,拒马河暴涨,河对岸受战乱波及的灾民接踵而至,他们带来北虏穿过井陉进入真定的消息。与此同时,南洋卫第二次输送火炮也进入京师,送来白元洁对南洋卫诸事的情况,还附带一块皮子一样的东西。

    陈沐的随身短佩刀扎着那块不知什么构造的软东西钉在案,神情振奋。

    “来吧来吧,让我轰你个稀巴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