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一章 三阵
    咚,咚,咚咚咚咚!

    沉闷的战鼓声在拒马河畔响起,各部按兵不动,眼看着对岸浓雾列队驰骋的马队,前线铳手交给邓子龙去统率,他的本部军士则在战壕旁等待杀出,陈沐退到其后炮兵阵地,亲自指挥他手前所未有的步炮大队。

    他手有而二十四门火炮,邓子龙在战壕旁则有六门,陈沐有些后悔没把八郎从戚继光那拿回来,让那个小子指挥炮队应该也是得心应手的。

    不过无所谓了,他来指挥也是一样。

    二十四门火炮被分作左右三阵,每阵有五门二斤炮与三门五斤炮,在他们的预设阵地,即使再强的敌军,也会被他们生吞活剥。

    呜呜——

    低沉的号角声再度从对岸响起,远方延庆三卫的阵地好似并无动静,显然敌军的探查是十分有效的,他们能分辨两处防区哪里守备薄弱,哪里兵力不足,从而挑选守备看起来弱势的拴马桥来进行突破。

    只是有时眼睛会骗人,看起来弱势的反而正是强势的一方,而看起来人多势众的,反而软弱可欺。

    “敌骑进攻了!”

    短短二百步防线密布着数不清的旗手,从大队骑兵踏拴马桥起,各处便掀起此起彼伏的叫喊,陈沐看得清楚,区区百骑直朝桥面奔驰而来,其后至多只有两个百人队,敌军阵势还在后面老远。

    这是一次试探进攻。

    “不要发炮,听我号令。”

    陈沐手令旗摆在向下摆着,在他心里,前三次交锋最为重要,不论敌军有多少,他的炮队都不会敌军第三次进攻开始之前发炮。

    他的军队在尚未交手之前士气已经低迷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出了战壕哪怕是手最精锐的旗军也会被敌人几次游击冲垮,他需要一次轻松漂亮的首战得胜,除此之外还需要两次漂亮的胜利来彻底扭转敌我之前的心态对。

    “左军举铳!”

    邓子龙立在战壕左侧,歇斯底里的喊声与高扬的镶龙角旗无疑在战阵最为出彩,哪怕是陈沐所处的方向依然能听见他的吼声、看见他的英姿。

    望远镜,敌骑奔踏而来,受阻于桥铁蒺藜,冲锋阵形在行至半路时慌乱,有秃瓢细辫的土默特部骑兵从马吃痛的马儿撅下,邓子龙还尚未下令放铳,先有一声铳响,接着在陈沐看不见的战壕里,一排火铳便朝桥放去。

    夹杂着两支小旗箭歪歪扭扭地飞射桥,接着炸响。

    “太紧张了。”

    陈沐脚踩一桶火药,望向对岸,所幸后面的敌骑并未紧随而,前阵的混乱扰乱了后面的骑兵,一排放铳距离太远,不论铳子还是火箭都无法伤及敌骑丝毫,全靠铁蒺藜把虏骑扎得哇哇乱叫。

    “别慌!第二列,!”

    邓子龙显然被气坏了,不过没等他喊出第二列举铳,桥的虏骑已潮水般向后退去,接着阵前响起募兵的欢呼声。

    初次交锋,铁蒺藜让敌骑吃了点小亏,虽然己方旗军也表现不好,但占风是占风。

    当然,也只是占风而已,因为双方都没有一个死于非命,连马都没死,一瘸一拐地被牵回桥下。

    邓子龙似乎疑惑地朝陈沐这边望了过来,陈沐缓缓点头,虽然他也不知道邓子龙能不能看见。但他知道,邓子龙想问的是他为什么不开炮轰他们。

    打仗都是心理战,尽管这个时期还没有心理学这个专科,但几乎自古以来所有战争都用到心理战术,像虏骑在迷雾里奔走数日时隐时现,为的是让旗军出错,方说压力紧绷之下旗军不受控制地发铳。

    不过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陈沐要让敌军士气多层次地受阻,完全把恐惧丢给对方骑兵,第一阵伤马、第二阵伤人,第三阵——让他们觉得自己完全不能取胜!

    没过多久,有下马步兵举着盾牌列阵桥,清理桥的铁蒺藜,邓子龙高声道:“火炮瞄准!”

    战壕旁六门火炮对准了桥下马步兵,接着一声令下发出巨吼,声震数里的炮音大片硝烟浮起,炮弹似狂风扫过沿途所有屏障,不论人盾,触之皆裂。

    二斤炮已可裂人穿盾,何况更有五斤炮带着巨大啸音直穿阵而过,直将下马百人队轰得七零八落,几十个未受伤的虏兵抱头鼠窜逃回阵地。

    战壕左右再度欢呼,这一次他们的士气要先前高得多,火炮同天地齐威,而对手是没有火炮的,这能使他们在战事占尽便宜。

    邓子龙很聪明,他大概弄明白陈沐的想法了,派人过来告知道:“邓将军云不发第二炮,不使北虏知我装药多久。”

    陈沐回道:“六门炮分开使,打两次。”

    桥头那么狭窄的地方,只要两发炮弹打过去,能从这头打到那头,别管步骑都拦不住五斤炮,倒是二斤炮可能打到马被挡住,不过这都不碍事。

    因为已经第三阵了。

    第三次交锋,陈沐想象来得晚,胡兴运在间的营寨也派来飞骑,禀报西北设营寨的江月林部也已与北虏交兵,阵前炮声阵阵。

    江月林的炮是虎蹲与将军炮,除此之外他还有些百虎齐奔之类的物件,显然这江指挥为打这场仗把家底子都搬来了,别管那些器具是否好使,有没有强。

    “北虏聚兵了!”

    望远镜里,陈沐看见大批北虏骑兵在步队之后聚集,准备要强行突破桥面,而且他的想法有误,北虏也有炮……他看见敌军步队里强壮的塞北武士光着膀子扛起虎蹲炮列阵最前。

    想来是他们先前攻打哪处卫城夺来的军械。

    还好不是佛朗机。

    呜呜——

    低沉的角声里,陈沐看见他们列阵前行,他挥动令旗对左右道:“炮队瞄准,阵瞄阵前桥面、左右队瞄其后大队骑兵,准备!”

    奔踏之间,大队人马涌桥面,前面扛大盾,间的清铁蒺藜,后面的骑兵摇摆着骨朵随行而,口发出无意义的呼哨,仿佛四面八方。

    这种声音让人感到恐怖,仿佛十三世纪的战争已写入人类的基因,陈沐不喜欢听,所以他挥手,捂住耳朵。

    “放!”

    轰!轰轰轰!

    二十四门口径不一的火炮在拒马河战场发出吼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