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二章 监军
    人仰马翻里,俺答年轻,正值壮年的小吉能折断马鞭。

    在他最初翻身马征战四方时,土默特右翼三万户的大权还在他父亲的手里,等到他的父亲年老不理军政,大权旁落进他叔叔俺答手,开始土默特部的新时代,而他继续在叔叔部下征战四方,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南朝大明一直是他们主要敌人,在常年不断的战争,他学会了如何躲避火炮,与趁明军给火炮装药时抢夺城关要地,在面对炮火时这样的战法屡试不爽。

    在他率领部下南征北战,见识过各式各样的敌人,能得到他敬佩的只新任大同总兵马芳一人而已。

    这种尊敬几乎伴随小吉能的一生,在他小时候很尊敬叔叔俺答汗身边作为随行侍卫的马芳了,马芳从被掳掠的奴隶熟练弓马成为俺答的近侍,是其不断受人尊敬的过程,后来他逃回汉地更是如此。

    而在明朝,从嘉靖皇帝口说出,由边将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勇不过马芳。

    在今年六月,是陈沐刚押火炮进京的时候,马芳率骑兵从大同出击,直攻俺答主力所屯咸宁海子,一举攻破其大营,向西追击数十里,斩及无算,擒部落首领十数人。

    哪怕是蒙古诸部,也没有人不尊敬马芳的,所以他们称马芳做马太师。

    吉能很聪明,他知道在大同是打不过马芳的,所以他像叔叔俺答那样在大同跟马芳耗,他直接纵兵攻太原,再由太原分兵攻入保定,这一战他寄予厚望,是要见到明朝皇帝的。

    结果呢?

    吉能自问也是见多识广,可拒马河这个,这个连个城墙都没有的破地儿,在他要大举进攻时,拴马桥后面的破土墩子突然照起让人瞎眼的光芒,接着地动山摇数不清的大铁弹砸在他刚聚拢起的骑兵阵势,桥派出的军士直接被碾成一滩肉酱。

    桥下聚起骑兵阵势也遭受恐怖的打击,那些大铁弹带着无匹的威能,轰在地还能弹起来接着再碾两阵,成排能骑马驰射的好汉子,没了。

    算是在大同,他们也能和马芳的家兵拼两阵吧!

    吉能根本都不带心疼的,因为让他头疼的事在后边。

    派去的千长当场被炮弹命而死,他的侍从牵回了战马,还有千长的下半身,伤亡算出来直接被炮击打死打伤近三成,后面的兵说什么都不往桥走——这才是他真正的麻烦。

    虽然直接死于炮火者仅二百多,却让临阵五千余兵马不敢乱动,麾下五个千长不听命令向部下向后撤出三里半,说什么都不再调集部众前。

    “绕过去?绕到哪里去?想去北京只有这一条路!”

    吉能也想绕,在拒马河以南,哪条路都能绕,可到了拒马河已经无路可绕,他们只能走这条路,再绕得绕到天津卫去……走那条路,他们的后路一定会被断掉,直面河对岸的明将还要难。

    “他一轮炮只能打死三百人,怕什么!”

    从前号称骁勇的千长深吸两口气,无力道:“可桥只容百骑通过。”

    吉能想用马鞭摔他,却发现自己的马鞭早在前军遭受炮击时折断了。他也不是没见过火炮轰击,在长城边、在紫荆关,明军地面到处都有火炮,可他却从未见到过这么多的火炮掌握在这么少的军队手里。

    经过斥候骑兵战前数次探查,河对岸正经明军撑死两千,而且这两千看去还是军容不整的新兵,看去只要渡过桥头只需几次回旋冲锋,箭雨射到他们头崩溃了。

    正因如此他才决定试探进攻西北的河谷,主力聚集在这先行突破,却没想到这里驻守的明军和其他地方完全不同。

    桥面洒铁蒺藜只是常见情况,伤了一些战马,并不碍事,可他们居然把火铳兵放在拒马壕里,壕沟是用来站人的吗?

    壕沟站人算了,那么一道百步宽的壕沟才能站多少人,过了桥大不了和他们用弓箭对射,先死的铁定是明军,权当他们提前给自己挖坟了。

    可壕沟旁边至少六门火炮是怎么回事?

    吉能也可以理解,既然壕里都站人了,明军再把城防炮搬到河岸来也不怪,毕竟都南朝腹地了,这纵横数十里的防线,几千万的守军,有那么六位炮,虽然他没有车营,但也没什么好怪的。

    破土墩子二十四门火炮齐射这不正常了吧!

    东征西讨,别说是小吉能,是他爹老吉能,是他叔叔俺答,都不可能见到明军野战没车营的情况下带这么多火炮!

    “换个地我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派人去问,让他拿银子来,我绕路,给我问清楚,领军者是谁!”

    吉能并不知道,他不听号令撤退的兵马救了他一命。

    陈将军正站在他口的‘破土墩子’,让人给他稳稳地举着望远镜,对着火炮使力气,搜寻他的位置呢,最后不免扼腕叹息:“他妈的,退的太快了!打不着啊!”

    虽然抵挡三阵,北虏骑兵连他兵的毛都没挨着,但从其自发的撤退来看,这些土默特骑兵是久经战阵的,撤退三里半,明军最好用的千斤佛朗机最大射程差不多也是这样了。

    他们后撤三里半,能保证明军火炮无法击他们。

    如果陈沐手里有一门十斤炮,他可以试试在望远镜的帮助下轰击敌军主帅,但他手口径最大的火炮只有五斤,超过八百步的距离,哪怕九门五斤炮都调整到同一目标都未必能准确命,反而有可能直接把敌军赶跑。

    “可使不得,这战功在到哪儿?”

    陈沐攥着右手腕紧了紧护臂,听留在方山的骑兵快马来报道:“将军,吴兵备来了!”

    哟,监军来了!

    “来得正好,这场仗才刚开始。”陈沐搓着手大笑,喊来隆俊雄道:“俊雄,你带右阵炮队去支援江指挥,八门炮分四阵,敌近六百步往死里轰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