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四章 骂阵
    有了北虏信使来劝,两位监军这才真信了陈总兵本部的战力,这种反差带给陈矩、吴兑极其强烈的震撼。这两位别管是是宦,都可谓久掌兵事,可越是知兵,才越觉得陈沐这支五百下的旗军是宝。

    拴马桥边屯卫明军三千余,但其两千余明眼人一看知道是新卒,弄不好连血都没见过,一看他们慌张的神情知道前面的仗不是他们在打。

    而真正称得军士的,却只有战壕里三个百户与炮兵阵地一个百户,再了是游曳左右跑腿传令的百户,拢共不到五百人。

    陈沐这支旗军,尤其对陈矩而言,太有意思了。

    不论是其军械置备还是战壕炮台,都对掌管神机营的陈矩有极强的对照意义。

    不过吉能一时半会是不敢打陈沐了,大军在河对岸一屯是两日,两个昼夜战线往前拱了一里,军骑游曳散乱。看起来这种迂回试探的状态还能持续好几天才能再打一场。

    吉能很急,哪怕仅仅驻军二日,但这状况在他们翻越长城之后根本没有出现过,倘若是在先前任何一座城池任何一道关口,他们都会绕道而走,偏偏是拒马河,无路可绕。

    陈沐吉能更急,他谁都清楚土默特南侵不是单单拒马河的局部战事,而关系全局,全局的关键在俺答、在朝廷,战争是否继续下去的决定权不在他也不再吉能。

    他生怕北方议和的事有了决断,到口边的银子飞了!

    “这江指挥使,也是个狠人啊!”

    吉能不敢在陈沐驻守的拴马桥强攻,对付小河谷的延庆卫守军却从未手软,虽主力牵制陈沐,放出千骑三日里接连进攻延庆卫所屯小河谷多达七次,以扰袭疲兵为主——陈沐看来是这样的。

    而在江月林递交来的战报,哪里是什么扰袭,那是总攻!

    每一次延庆卫旗军都要拿命去阻拦敌军骑兵,顶着箭雨淌至河岸阻击敌骑,死伤颇大,战果不佳。

    斩获虏骑首级七十九颗,阵亡与伤者四百有。

    江月林部伤亡,已接近陈沐定下的撤退标准,但江月林却没打算撤退,他趁虏骑进攻的间歇,派人策马疾驰到陈沐这,书信拆开一句话。

    ‘陈将军,再派属下一千援军,江某还能再守三日!’

    陈沐皱眉不语,问道:“你们江指挥使在做什么?”

    开战前战意低迷的是他,开战后死战不退的也是他,这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否则四倍的伤亡是不可能让将领坚持死战不退的。

    “也在挖壕沟设鹿砦,江指挥说以前拦不住北虏是因为抢夺首级、吝惜战马,如今将军下令战后数首级均功,他带兵几次身先士卒,已想出野战杀北虏的方法。”

    “哦?”陈沐乐了,问道:“什么方法?”

    “先用长矛拒马,矛兵里夹着滚刀手,砍马腿,把马砍翻,北虏手格亦不强于我。”传令兵面对陈沐时有些怯懦,想了想才说到:“这是戚帅早下过的令,只是那时候都不懂,没和虏贼见仗哪舍得杀马。”

    陈沐出气缓缓点头,这对了,以步兵同骑兵打战还想着怎么把马抢过来是脑子有洞,一匹好马止七八两银,斩一虏首便是百两银子,多少匹好马都买了,倒是想着保马杀人,反倒为敌所杀,得不偿失。

    “好,陈某且借调一千兵至江指挥麾下,我可不是让他们去打仗的,他们这些矿兵过去帮江指挥挖战壕,打仗还要靠旗军。如果事不可为,也不要同胡指挥抢功。”陈沐有了决断,道:“无论如何,再守一日,同胡指挥换防,旗军需要休息。”

    陈沐估计让江月林坚定守备的心思不单单是杀马再杀人,隆俊雄的八门火炮应该也起到不小作用,要不然以旗军对北虏,小河谷那样的地形伤亡四百都是少的。

    小河谷那边暂且不提,单说拴马桥两岸,陈沐在吉能的使者回去后在找人,在全军找会唱会跳的募兵,不但要挑这些才艺,而且还要试他们的胆量,最终集结出一支十人队,由一名南洋卫小旗带盾手护卫着临至阵前岸边。

    “将军要让他们做什么?”

    吴兑和陈矩这几日是大开眼界,他俩人派随员把陈沐的阵地布置全画了一遍。

    “去挑战骂阵,这帮北虏在桥那边,我的旗军好几日没踏实睡过了。”陈沐眼睛很红,尽管初阵得胜,但大几千虏骑在河对岸游曳谁都无法安眠,他指着广阔的河面道:“吉能会想办法突破河面,沿线数十里未必没有可供步骑突破的地方——不能让他安宁。”

    陈矩对骂阵之类的事并不感兴趣,他这几天都被南洋造火器迷住了,专程向陈沐讨要了南洋卫火铳两杆,没事围着炮兵阵地兜转,摸摸这看看那——神机营可没这种重炮。

    “将军,这一门炮造价几何?”

    陈矩指着一门二斤炮,陈沐在心里盘算了下,道:“这是一门二斤炮,由两匹骡马拖拽牵引,在北方能日行百里,工料、炮、车、及损耗加在一起,二十两下。”

    “这么贵?”陈矩瞪瞪眼,在心里算了算,缓缓道:“王恭厂造威远炮要九两三,将军的炮威远炮好得多,倒值这个价,它耐用么?”

    贵,能不贵么?

    陈沐可是把南洋卫的造价在心里打了个滚儿才说出来,佛山那铁价离得又近,连运费都省了,铸炮最大的消耗是人工,在南洋卫人工算什么?

    一门二斤炮造价也才七两不到,消耗翻去也才十几两,当然达不到二十两那么贵。

    “耐用,南洋卫火炮出局前都要抽出几门试射百次,发百炮身不变形,同批火炮才能出军器局。”陈沐原本和颜悦色说着,盘算着兴许能通过售卖军火跟这位看去很正直的大宦官搭关系,突然皱起眉头望向天空,喃喃道:“不用挑战了。”

    天边滚滚雷音传来,等待多日的雨,终于要下下来。

    土默特人最后的机会,大举进攻,必如期而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