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七章 掩杀
    百步的战线里,即使三面喊杀,也没有人能忽略百杆鸟铳齐射的巨响。

    只是两翼对战阵变化却不得炮兵阵地端着望远镜紧张兮兮的吴兑看着精妙,在他眼陈沐的两翼已濒临溃败,来自北方的鞑靼骑兵则变阵于瞬息之间,仿佛青山欲倒,事不可为。

    过桥者已有六七百敌骑,当他们分作两阵冲杀脆弱的两翼,将会给陈沐军带来灭顶之灾,吴兑甚至要忍不住告知陈矩率先发炮,在他猛地下定决心放下望远镜转头对陈矩喊道:“要败,陈右……”

    砰砰,砰!

    鸟铳齐发的闷声,在阵前响起。

    不需要望远镜了,慌忙转过头的吴兑看不见战壕喷出的火光,只见到大片硝烟从战壕雨棚前由左及右升起,接着转眼被雨幕打熄,在更前的位置,成片北虏步骑倒下。

    不论人马、不论盾甲。

    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鸟铳杀人。

    陈矩紧攥在手的望远镜被这个自称爷们儿的太监捏得吱吱作响,他看见军阵慌乱。不单单是变阵在即的北虏骑兵阵,连两翼的己方新兵都被突然响起的铳声吓得一窒,不论是受不住压力向前冲出的还是因紧张害怕向后脱队的,都仿佛被定住一瞬。

    三五十步里,陈矩不知道有多少北虏被齐射杀死,但他能清晰地看见北虏兵阵靠近战壕一侧倒下整整一排步骑。

    砰砰砰,砰!

    不过数息,硝烟再起,不间断的鸟铳齐射把凶猛剽悍的北虏骑兵打懵了,整个战阵几乎是以停滞状态,人声马嘶间,许多骏马因突如其来的铳声与身前战马倒地的撞击而人立而起,紧跟着倒在第二次齐射来临之时。

    快,太快了。

    接着第三阵齐射已到来,陈矩甚至可以想象,倘若没有下雨,三次齐射的硝烟甚至能在空连成大片白雾。

    短短十数息,三次齐射,三百杆鸟铳接连喷出弹丸,成片收割敌军性命,将整个桥东虏骑阵形打散,转瞬间倒地者数俞百人,被打伤的更多。

    几乎只是一阵,让攻守势易,不少临近桥边的虏骑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便是调转马头向桥奔去。

    可早已挤满后续骑兵的桥哪里能让他们奔走?

    后面的不知变故继续向前进,前面的被鸟铳吓住猛地往后退,阵形乱了。

    十室之邑必有勇夫,北虏也不例外,除了大批骑兵被吓住,间总有超乎常人之骠勇者,奔踏战马越过袍泽人马尸首,或持劲弓或扬骨朵,朝战壕奔踏冲来,气势无匹。

    可雨幕里他们看不清战壕前扎满的倒刺长矛,待到临近看清却已来不及调转方向,多是手弓箭还未射出,健马便用强健的胸脯狠狠撞击在矛刺,清脆的木矛折断声音里,惊呼同起,羽箭不知飞向哪里,马的骑士也被狠狠掀起,接着重重跌落在战壕前。

    砰!

    陈沐放下还冒烟的手铳丢给家兵,毙掉一名摔落后被马尸拱着向前推出两步远还挣扎起身的敌人,在战壕高呼道:“前阵举铳!”

    他们足足有三百多杆铳,但三次齐射总数不到三百次。

    在炮兵阵地的吴兑与陈矩看见的是他们轮**妙,陈沐看到的是自己麾下最强的旗军在临阵依然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前三次齐射结束,间停滞近十息,鸟铳前队才装好弹药,重新举铳齐射,尽管这有被虏骑单个冲锋吓住的原因,其临阵换弹慌乱也占了很大部分,算下来前队铳手居然用了接近四十息的速度才装填好鸟铳。

    他们还是不太熟悉轮击。

    砰砰!

    再放一阵,陈沐对战果并不满意,除了少数向前冲来的虏骑,大部分敌军已经弄清楚在战壕藏着大队不怕雨水的铳手,而且是明军最精锐的铳手——他们都装备着三眼铳!

    而且是射程超级远的三眼铳!

    他们见识过三眼铳,尽管这东西在北疆的装备其实也不多,但对土默特人而言是明人单兵火器仅次于神机箭的的兵器,要拉开距离。

    因此陈沐眼看着敌军像扎堆一般朝桥边窜去,最近的北虏在四次齐射后离战壕都要七八十步的距离,这个距离他部下旗军的南洋造短铳杀伤已经不足,很难再像先前般直接将敌骑毙命。

    这样不好。

    “挥黑旗,轰他们后路!”

    陈沐左侧,传令家兵奔出战壕,战壕三杆黑旗在雨幕挥动,战壕下第五次齐射如约而至。

    “陈将军威武!”

    炮兵阵地,吴兑看着战场分外振奋,尽管穿着云雁绯袍,却像个武官般一拳擂在遮雨棚杆柱,脸溢出藏都藏不住的大喜过望,望远镜早被丢到一边,攥着俩拳头对陈矩抿嘴咬牙笑道:“南将长于决胜瞬息之间,攻守势易,果真如此,凶猛剽悍的虏骑在陈将军阵前竟如此孱弱,像……这杀人如刈麦啊!”

    “那可不是!咱爷们儿说了,这陈将军是有本事的!不会错!”

    陈矩也振奋,甚至吴兑要更振奋几分,他是庚戌之变北京城的亲历者,那会才十二岁跟着大太监高忠全副武装立城职守,胡虏破关攻城的凶悍给他留下太多可怖印象,故而一遇兵事则是慎重再慎重,小时候留下的印记往往会伴随人一生。

    几时见过这样的情景?

    十六门大炮在阵地摆着都不需发,单靠鸟铳把虏骑打得哭爹喊娘,像割麦子一样,成片的北虏说没没,骑兵被步兵吓得退避百步,连马都不敢乱动。

    诶!

    陈矩笑脸凝在面,浮出思索,他刚才好像想到什么非常要紧的东西,是什么?

    环顾左右,陈矩看见阵地十六门了黑漆的火炮!

    “炮,炮!”陈矩终究还是年轻,一下子慌了,抬手敛大袖左右找着,然后才在胸口抓住挂着的望远镜朝阵前望去,瞧见硝烟四起里三杆黑旗如风蓬草般左右飘零,“炮兵听令——放!”

    在宦官高亢明亮的嗓音里,十六门火炮向预设目标,拴马桥西大队虏兵集结之处,狂轰而去。

    轰!轰轰!

    虽然来得稍晚,但于陈沐而言并不碍事,陈将军率旗军弃铳持兵跃出战壕,抽出腰刀,高呼道:“传令两翼,掩杀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