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八章 不情
    吴兑、陈矩、炮兵,都是实在人。

    陈沐说炮火不歇,那真不歇了。

    火炮轰的别说早引军退出四五里开外的吉能,连陈沐杀到后面听见狂轰滥炸都听得肝儿颤——桥只剩二百多跪地讨饶的虏兵,七八百人都把俘虏押回来了,火炮阵地的炮还轰呢。

    一直到陈沐派人去告诉阵地的陈矩,让他把炮停了,耳朵根才算安生。

    这一战,往拒马河西边轰了近三百炮,瞄准的地方都不带变的,打过去的铁蛋子加在一块都超过千斤。

    可是让抗蒙年人和青年宦官发了一遭少年狂,等陈沐再走火炮阵地时,俩爷们儿容光焕发的,这会别管什么官的倨傲也好、宦官的乖戾也罢,都笑晏晏地给陈沐拱手道喜,陈沐也同贺他们打了一场胜仗。

    陈老阴不这个目的么,给吴兑和陈矩一种参与其的荣誉感,人说是一道扛过枪的关系铁,再铁能铁过一块打过炮?

    是看着陈矩抚摸炮身,夸赞南洋卫的火炮质量好,陈沐的心有点疼,光想大耳刮子抽自己——好端端的,干嘛为了气势下一道火炮不停的令呢?

    这两位监军都不太懂炮,拿着炮往死里用,每门火炮都连发十五炮以,算铁芯铜皮炮耐用、前装炮发的慢,也撑不住这样高频率打击。

    陈沐也抚摸着炮身,欲哭无泪——铜皮都鼓了,这都是钱啊!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将军,敌军退了。”

    有传令来报,陈沐有些疲惫地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摘下凤翅兜鍪披头散发地坐在火炮阵地的椅子,舒舒服服地向后靠着,这才舒舒服服地长出口气,低头看着甲胄的凹痕,折断一支不知何时钉在面的羽箭,这才对二人拱手笑道:“能有此胜,二位运筹帷幄居功至伟!”

    吉能退却在陈沐预料之,土默特人只能依靠突袭,随战线拉长但凡诸关口被明朝后续援军占据,一旦形成合围之势能把他们困死在明朝腹地,没有攻城军械的他们在坚壁清野战术下难逃被围歼的命运。

    所以他们掠袭一个要务,必须要快。

    一旦攻势受挫,要么绕走要么退兵,再无其他战法。

    在拒马河耽搁数日,这已经远超吉能预计,若再耗下去,别说已超过大军一成的死伤补不回来,剩下的兵马也要丢在明地。

    吴兑和陈矩不像陈沐这样疲惫,这俩老哥哥兴奋的很,大有意犹未尽之感。

    他俩都带过兵,甚至整天能见到军兵,也过许多次战场,但都没打过仗。

    唯独这次,亲身参与其,且炮退强敌,让这一一宦两个年人似容光焕发回到少年模样般,别提有多兴奋了。

    这时候陈沐一句话,对二位监军而言好像正兴头泼了盆冷水,见惯朝龌龊的吴兑收敛笑意并不说话,刚刚而立的内官陈矩登时板起脸来,横眉道:“陈将军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杂家到你这来还会抢你的功勋?还是说你打算用将士拿命换来的功勋做顺水人情?”

    陈沐收起手来,坐着没动挑挑眉毛,看陈矩说话神情不似作伪,没想到这‘爷们儿’还挺正直,他笑笑,坦然道:“不错,陈某是要用功勋来做人情,而且这战报,请二位务必如实写如何操炮却敌的功勋。”

    陈矩皱起眉头,洁面无须的脸神情复杂到了极点,难以置信的双眼瞪得好似铜铃——,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嘿,陈某不是将门传家,世为清远小旗,干的是农奴的活儿,领的是月三石糙米的俸。二位先前说过,北边功勋难计,首级挑的严,北虏又赏赐甚巨,如今陈某在拒马河杀敌过千,朝廷又能记下多少功勋?”

    陈沐自嘲地笑了一声:“不怕二位笑话,南洋番夷据澳为家有多有倭患,陈某想练一支强兵,奈何卫军出身难艰难,诚如二位所见——”

    “我的兵所备炮铳,都为天下一等,南洋卫军器局为陈某一手拉起,用的都是卫里的钱。自陈某升任千户,便下定决心要让旗军吃饱穿暖,可为陈某私欲,亏欠旗军诸多。”

    “吴兵备,我南洋卫旗军杀敌,可还算骁勇果决?”

    吴兑这才刚颔首,陈矩已为陈沐部旗军叫屈道:“何止骁勇果决,他们轮射之法是神机营都难匹!不但铳炮是天下一等,是这旗军,也是天下一等!”

    先前陈矩从不大开口说话,此时开口为旗军叫屈陈沐才发现,这个面白洁净的年轻宦官口牙齿发黑,惹他心里暗笑,八成是小时候跟在司礼监大太监门下经常有糖吃,把牙吃坏了。

    “陈某别无二想,只求能如实记功,合例的首级,有一百便算一百、有三百便算三百,不希望被人抹去功勋。二位监军明鉴,陈某为边臣,京无人护持,又不愿将士用命换来的功勋为小人所抹,所以才有此请求,希望战报能有二位大人的名号,以防宵小觊觎。”

    “陈某位至指挥副总兵官,深受朝廷恩泽,能为国尽忠阻敌一战,杀其溃退,心已无抱憾。”

    陈沐说得是情深意重,起身作揖道:“但能如实记功,哪怕陈某功勋少些,让士卒能得到朝廷恩赐的赏钱,能让他们里有才华的将士升官受赏,于陈某而言便是莫大的欣慰了。”

    “我观二位都是正直廉洁之人,故而才有此不情之请,希望二位能看在拒马河万将士的面,不要吝惜名声,在战报写下名号吧!”

    陈矩的嘴唇发干,与吴兑面面相觑。

    两个监军都是聪明之人,但哪怕再聪明也还是没绕过来,明明是陈沐要给他们恩惠,怎么被他一番话说下来,好像成了他们是给陈沐恩惠,而且还成了帮助万旗军的大恩德。

    吴兑笑笑,他早知道陈沐在小事百无禁忌,大事却分外细心,拱手道:“将军放心,兵部、蓟镇、昌镇,都是向着将军的,没人能抹掉将军的功勋。”

    “陛下有如此将领,着实难得。”陈矩摇摇头,感慨几分,遂道:“将军,有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