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九章 战利
    陈副总兵在拒马河严防死守数日,终在九月末收到真定的消息,说是吉能已带兵撤出京师一带,走敷舆山往山西退走。

    此后没过几日,兵部便传来调令,命他回防昌镇。

    不论如何,整场局部战争对陈沐而言都是极好的,除了阵亡很多——受命坚守小河谷的江月林肩膀被流矢射伤,还从马跌落,其部旗军阵亡五百有余;邓子龙、呼良朋二部阵亡合计二百七十余。

    还有他最宝贵的本部旗军,虽然最后的歼灭战他们根本冲不进去,但还是阵亡了四人。

    拴马桥俘虏二百三十三,杀死一千三百记不清,取得完整首级四百三十三颗;小河谷虏尸为敌军夺走大半,杀敌一百七十七,取完整首级一百二十三颗。

    拴马桥杀人多首级少也没办法,火炮朝桥头狂轰把地都夯实了,哪儿有脑袋,全凭左右手、左右脚啥的计算杀敌数目。

    兵部吏员挑肥拣瘦,说这个耳蜗不扁、那个鼻梁太挺、别个后槽牙太平是吃粗粮的不啃骨头,总之哪一个例子都让陈沐觉得这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他妈老子眼睁睁看着王八蛋过来飞马放箭,你说这不是胡虏,你是不是觉得陈某二十多岁已经是个糊涂蛋了?”

    当然,这话他只能腹诽,因为这是北疆记录首级功的正常流程。

    朝廷记功吏员的使命是挑挑拣拣,一方面防止将领杀良冒功,一面也尽力给朝廷省钱。

    皇帝开口是一颗脑袋一百两,边地长城根儿是遍地胡虏,底下的官吏最怕的是陈将军这样的良将,钻在犄角旮旯不世出,放兵出马是一场大捷,抓着二百多俘虏做不了假、只能在头颅下功夫。

    要不然单单拒马河大捷首级赏、抚恤是小十万两银子,再加戚继光、李成梁、马芳这帮人,朝廷拿啥给?卖龙椅吧!

    但在蓟镇兵备道与御马右监的虎视眈眈下,不情不愿地记下三百三十九颗,不,陈沐又往脑袋堆里扔了一个,凑了个整,三百四十颗首级功、二百三十三个俘虏功。

    陈沐心满意足啦!

    功勋到手,哪怕赏钱折半,还能落两三万两银子,这么一番赏格下去,后面别管是延庆三卫的后续工作开展还是说手下这支营兵,都能归心。

    最关键的是,北虏退兵、他们大部分人都还活着。

    分功受赏时最残忍的事,是有些为这份功勋奋力拼杀过的人再也看不见了。

    其实陈将军在兵部吏员眼里不算老大难,算开口扯皮也不影响关系,陈沐和戚继光一样,喜好用炮,一弄把敌人脑袋打坏了,打坏了自然没有首级功,无非是大胜,兵部吏员也喜欢大胜。

    朝廷兵部吏员看来啊,东三边真正的老大难是李成梁和马芳,那二位爷惯用步骑与北虏互怼,杀多少人有多少脑袋,每次记功扯皮都难得很。

    哪儿像陈爷这么体惜吏情,来自己先把脑袋都轰碎。

    陈沐、吴兑、陈矩三人在战报配合非常默契,陈将军身先士卒决胜战机自不必说,吴兵备运筹帷幄调集辎重写得明明白白,陈右肩发炮截断敌军退路,三者合一促成此次拒马河大捷,杀敌无算,迫使敌军退走。

    当然战报陈矩还添了一句解释,说是陈副总兵手没有马队,所以无法在敌军溃败后继续扩大战果——对陈沐来说,这纯属戴高帽子了,算有马队,他也不敢追。

    没有拒马河沿线的地利,野战他的旗军算再精锐也要被草原骑兵游曳着累死。

    他的旗军又发了笔横财,千余敌军的兵器、铠甲、马匹以及随身携带的器物,都是他的了。小到几块金具装饰、大到数以百计的直刀、弯刀、骨朵、土铳,数百具皮甲、棉甲、锁甲,当然最多的也是最好的是那些硬弓与其部众掠夺太原随身携带的财物。

    还有马,接近四百匹活着的战马,虽然很难找到没有受伤的马匹,但其仍有百健马依然能够奔驰,其余伤马从江月林部下找到擅相马者,也得到令陈沐舒心的答案,大部分过几个月都能治好。

    至少能补齐他从王忠国那得到马队死伤。

    除了活着的战马,还有大量马肉与马皮马骨,马肉在士卒分食后分给房山良乡一带的避难百姓,交与诸县长吏让他们尽快把肉消灭掉,皮骨兽筋等则被辎重队带回昌平。

    陈沐的炮队在回去的路忙得焦头烂额,没办法,这里不是南洋卫,陈沐手下这么多可用之人,家兵队与旗军加在一起懂数术的这么点人,他们忙着计算功勋份额,统计出历次参战军士应当分得的赏赐。

    黑心的陈将军尽管对吴兑、陈矩说的情深意重,但他依然不会让任何一个军卒哪怕是他自己的旗军拿到全额赏赐,战功最多的三百户鸟铳队与炮兵肯定是受赏最多的,其次是邓子龙、呼良朋所率直面敌军的募兵,依十人为单位计算首级功,陈沐打算让他们拿到依照战绩赏赐的五分之二。

    延庆三卫的旗军斩获是固定的,陈沐让江月林与胡兴运商量,尽量让胡兴运部也分得一成,江月林部则分四成。

    也是,陈将军至少要截留五成赏赐。

    “这年头做什么不要银子?农具耕牛,军械牲畜,趁这个机会把朝廷赏赐用在该用的地方,旗军里真正奋勇杀敌的,该赏的要赏,怯战后退非但不能赏,该杀的都要杀。要用赏赐与惩罚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二位指挥使知道积极性么?是想办法让所有旗军遇到战事都像狼一样嗷嗷叫着听令杀敌!”

    回到昌平的第三日,陈沐向延庆三卫下达了自己任一来的第一道军令,命三部卫所重整旗军,勾足旗军,细化各千户所、百户所及麾下小旗的职能与旗军职份划分。

    各千户所下辖十部百户,分置军乐、炮兵、骑兵、车营、土工与辎重,术业专攻;并且在指挥使所在另设指挥炮队,员额未定;处正军外,军余同样整编依照技能初分为矿、农、牧、织、匠五分,同样各司其职,由专人统计各职人数,以待后用。

    接到命令的江月林与胡兴运,面面相觑……这步子,太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