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五十一章 飞鱼
    这叫什么破事?

    怪不得徐爵对自己的要求答应得那么爽快。

    自己和陈矩,搀和到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争锋里了!

    明代这个时期,讲究的也是像诸葛亮所说的‘宫府俱为一体’,原本大太监李芳之后,最有可能做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是冯保,但临到高拱入阁,他推荐了陈洪位;等陈洪如今被罢,最有资格是冯保,结果高拱又推荐了厨子出身的孟冲。

    其实未必说高拱和冯保有多不对头,也不是他多喜欢陈洪与孟冲,只是高拱太傲,他根本看不官,谁做司礼监掌印太监对他而言都不重要,唯独一个是要听话。

    司礼监最大权柄的部门自然是冯保所掌握的御马监,几次三番地这样,冯保也和高拱不对头。

    此次陈矩在京营行炮礼,本意是给神机营将士看看新炮,以后也打算着从南洋卫订一批火炮,却不料高拱与孟冲观礼引来冯保嫉妒,要弄个大事出来。

    陈沐想了想,这事对他没啥坏处,也不会说得罪谁。

    阅兵是冯保牵头,又不干他的事,他只是带兵去表个演。何况冯保既然劝说皇帝阅兵,那没什么剑指高拱的意思,无非是向皇帝讨宠罢了,他会叫所有的阁臣与高官,真要说得罪,恐怕也无非是得罪京营的兵。

    谁在乎?

    与这种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较起来,谁在乎得罪不得罪京营?

    他南洋卫旗军战力并非天下第一,但那也得看带兵的是谁,陈将军一手带的兵,走起方阵来绝对是天下第一!

    “这个阅兵,不知冯督主是怎么安排的?”

    冯保是东厂提督,陈沐叫声督主不过分,却把徐爵问住了——冯保这个太监颇有才情,书画琴艺都可谓精,久居深宫掌握御马监,政事也足矣担当内相,兵事不说有多知,却也不算弱项。

    可这如何阅兵,这已超出内官之本分,事情交给锦衣卫指挥使徐爵去办,徐爵也没细想,此时陈沐一问,竟有些结巴道:“,如先前大阅一般,让三大营军士操练,陛下登台即是,还,还能怎么阅?”

    “嗨!”

    陈沐一拍案头,翘起腿来向后靠去,问道:“还要陛下登台,兄长,档次低了不是?”

    他才不管徐爵能不能听懂档次这个词的意思,接着说道:“都让陛下阅兵,难道看的还要和那些阁臣、京营总理看一样的东西?陛下不需要看他们操练,要看,看他们操练的成果!”

    “陛下不需要走到登台,在永定门,出警入跸让城外主街关门闭户,大军在南边操练,阅兵队伍从左定门走到右定门,陛下在永定门大阅军校,有铳的在永定门面南放铳、有炮的在永定门面南放炮,各部军校挑出五个百人队,至多一个时辰陛下能阅完大军。”

    陈沐摊手道:“不光阅京营,像天津卫、蓟镇、辽东、大同的部队,算锦衣卫都能让他们派五个百人队过来,让陛下看看,这才有大阅四方兵马的气象。”

    “各地军兵良莠不齐,全挑最好的五个百人队来阅,兄长想想,那是什么气象?”

    徐爵被陈沐说得一愣一愣的,缓缓吞咽口水,虽然不知道陈沐为何挑永定门,但他这招各地边军五百入京阅兵的主意,真没得说,徐爵甚至能想到他办好这桩事,别说冯保长脸,往后他在京师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当即起身对陈沐拱手道:“贤弟,这事你可要帮哥哥一把!”

    陈爷等的不是这句话么!

    他为啥说要五个百人队?因为他手里能拿出手的只有五百人!

    而且这五百人可都是在南洋卫经由他一手训练的,队列这些玩意儿简直不要太小意思,再加全套新式携行具、鸟铳火炮,别说单单东三边和锦衣卫,损天下兵马都招来,也没人能在气概超过他的兵!

    “弄出新花样,容易得很。挑百个成年才进宫,嗓音洪亮的宦官报幕,嗯,怎么说吧,提前让他们背下词句,方说戚帅的兵阵过来,让他们大声向陛下宣读:此为蓟镇浙兵,将领为戚帅,南平倭患北御鞑靼,悍不畏死功勋卓着;此为辽东铁骑,李总兵的部下……”

    陈沐说着一拍手道:“陛下肯定不知道谁是谁的兵马,但这么一报,谁还能不知道?到时候各地将帅一打听,这事是冯督主办的,督主的贤名能不落下么?再一打听是你徐老兄下操办,你这能不落人情?”

    陈沐很享受徐大胖这种敬仰的神情,再一翻手道:“阅兵,绝不是为取悦陛下的劳民伤财,还有震慑四夷之用,各地进贡留居京师的异国使节,方说刚刚归降的把汉那吉、还有国子监里的四方土司子嗣,都邀他们登城观礼,甚至可以邀请土默特、瓦剌的使者来观礼,以达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此则一利。”

    “有此次阅兵之事,今后如能推为定制,四方兵马为在陛下面前表现,必会勤加操练,使军风拨乱反正。像这天下诸卫,现在恐怕连五百能看的军队都没有,但若进京阅兵推为定制,往后他们总得练出五百能看的军兵吧,这难道不是第二利?”

    “等等,贤弟,你说的太多了。”徐爵听着头都大,看着陈沐实在想不出他脑袋究竟如何装着这么多信手拈来的东西,“本来干爹是想请陛下阅兵扳回脸面,你这一下子……不简单,贤弟,能否给为兄写一份?”

    “你放心,我绝不让你平白出力,干爹那一定为你美言,而且你延庆这些事,包在我身!”徐爵把胸口拍得震山响,“你的事是我的事,他们敢占你的矿,是占我的矿,哥哥全给你办妥!”

    徐爵说着皱起眉头思索片刻,这才喜笑颜开道:“差点忘了,哥哥过来还有好事要告诉你呢,你在拒马河大胜一场,猜猜能得什么功勋?”

    陈沐摇摇头,他那知道会得什么功勋,见徐爵神秘兮兮地吐出几个字来。

    “官位先不说,陛下要赐你二品飞鱼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