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五十二章 南人
    隆庆阅兵,真的没经过陈沐的深思熟虑,他只是单纯地觉得不能让自己被冯保拉进直接对抗高拱的阵营,宁可把摊子搞大、水搅浑,又不愿得罪冯保,干脆让东厂提督弄个大动作。

    但他真的没想到,隆庆大阅,几乎完全依照他的想法进行,甚至,即将到来的议和都因此搁浅。

    阅兵校武,正合当今锐意进取之阁臣富国强兵的国策,十月初,拒马河之战的赏赐率先发下一万四千三百两银,兵部的意思是先发一部分,后续银两运至京后再行发放。

    陈将军的战功连升二级,官阶越过昭毅将军,加授三品最高昭武将军,距二品仅差临门一脚,但把他延庆卫代指挥使的官职摘了,好在南洋卫指挥使的官职还留着。

    接着没过几日,陈沐这边还忙着管理诸卫勾军事宜,兵部那边又发来书信,拿掉了他昌镇副总兵的官衔,偏偏兵部吏员还笑呵呵地让他不要多想,说是部堂的意思,让他安心等着。

    等个屁啊!

    拿掉昌镇副总兵、代延庆卫指挥使的官衔,等于把他在三卫练兵的权力拿掉,现在他除了官位,地位甚至还不如徐爵这个锦衣弄臣指挥使,他是屁权力都没有,卫军改制的事也直接停滞了。

    实权还不如邓子龙和呼大熊呢!

    好歹那两位还是参将与游击将军呢。

    陈沐想破头都想不通,前面不是还说自己要得到二品飞鱼服,怎么转眼又被拿掉除南洋卫指挥使外的所有官职,这是什么意思呢?

    是给他放假了,还说说北边用不到他可以回家了呢?

    倒也谈不多心灰意冷,虽然陈沐不知道面为何会这样决定,但回南洋卫完成大婚也是一桩好事,他的根儿在南洋卫、在南洋,北面用不到他正好回广东……陈沐可是一直想窜动林阿凤去收拾占据吕宋的西班牙人来着。

    “这是什么?”

    陈沐闲了,手下只剩五六百旗军家丁屯驻在昌平小西营,虽然手失了权柄,但至少这些人是听命与他的,晨间一睡醒带人去校场操练,满头大汗回到宅子正打算舒舒服服泡个热水澡,见桌案摆着一大两小的精美食盒。

    拆看之下,酱汁小鱼干并不怪,但白灼鲜虾、广府熬汤甚至还有一道清远黑鬃烧鹅,这不是北地厨子能给他做出的风味——陈沐抬起头,四下里搜寻着,家里来人了。

    能让旗军违背军令不通传而进入他宅邸的人即便在广东都不算多,更别说在北方。

    “嘻嘻,这位军爷在找谁?”正看着,门后传来吃吃笑声,颜清遥从门后闪出身来,小模小样地还是那副女扮男装青衣小帽的模样,提一坛尚未开封的贴红老酒,笑道:“可是在找这广城老酒?整个北京城只此一坛,再无奴家颜氏佳酿!”

    陈沐抬头想说什么,半年来诸般滋味却霎时涌心头,竟不知应从何说起,慢条斯理地从食盒里取出朱红墨黑的酒碗放在当前,轻叩桌案,道:“酒!”

    “咦!你不问奴家是怎么来的?”颜清遥款款前,身子越发高挑,解开封盖倾出一碗清冽低度酒,却抬手封住酒碗不让陈沐去饮,道:“别急着饮,你的兵只让奴家进来,张佥事还在外面等着呢。”

    “张佥事?永寿兄?”

    他思来想去,熟识的人里姓张的不多,也这老不死的了,连忙挥手叫旗军传令放人进来,可不多时旗军却跑回来小声问道:“将军,五百多人都放进来?”

    “五百多人?”陈沐有点懵,问道:“领头的是不是张永寿,是都放进小西营,他带这么多人来做什么。”

    这次旗军离开,要不得多久传出张永寿大大咧咧的响动,陈沐起身去迎,张永寿带几个熟识面孔迎面走来连忙摆手,道:“二爷别弄这些虚礼,给咱来一碗水喝着才是正理,干他娘,这一路真远!”

    张永寿说完,也不使唤陈沐的人,自顾自走到水缸边端瓢仰头饮,陈沐叫都叫不住,咕咚咕咚牛饮两大口才被陈沐把瓢夺走,这还抱怨呢,“当昭武将军这么小气,连点水都不让……”

    “你有病啊,放着屋里水不喝,喝我洗澡水干嘛!”

    陈沐话音一落,张永寿脸连青带白,窜到墙角扣嗓子眼吐去,周围白七、颜清遥、隆俊雄等人笑成一片,陈沐也乐呵呵地看张永寿在那吐,等他吐完了才轻飘飘道:“刚烧的水,还没洗呢,干净的。”

    一番哄笑,众人入室分坐,陈沐跟张永寿坐在最,看着被戏弄得狼狈不堪的张永寿,陈沐笑道:“永寿兄怎么来了,还带了五个百户随行?你这排场太大了。”

    “你当我愿意跑这一趟,我是来送几个人、送点东西,张某的排场俩小旗。”张永寿撇撇嘴,他发现陈沐的心性是越来越坏了,抬手朝边颜清遥那一指,道:“还不是你的如夫人,她要过来、白静臣也要给你壮声势,你说你们这南洋卫家事,非要指派我这清远卫佥事办算怎么回事?”

    陈沐一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不是南洋卫太忙、清远卫太闲的事儿,这位张少爷是个闲适命,指望他像白元洁或自己这样奋发向是不可能的,从小旗开始,张永寿的官职虽说也是一年一个样儿,但每次都是使偏门混去的。

    向来没大力可出。

    “小七,是老熟人了,静臣的家丁头子,现在是你的人了,静臣听说北边在打仗,怕你手兵少不堪用,让张某送如夫人押漕船过来,找两广总督给递的手本,五百蛮獠营,是陈指挥使的家兵。”张永寿说着摇摇头道:“这帮人正卸东西呢,五百人带来一千二杆鸟铳、还有手铳刀矛那些,都在兵部报备过了,另外还给你运来金银八千两。”

    “嗨,哪知道没赶,你把仗打完了!”

    大手笔!

    陈沐挑挑眉毛,感慨道:“看来静臣兄把南洋卫维持的很好啊,还有张军门的关系。”

    “那都托你的福,有你的书在,张某在清远都成了练兵敛财一绝,别说静臣了。不过张老军门不在两广了,来的时候我刚送老爷子去南京任,现在是南京工部尚书,老白走的是殷正茂的关系——这俩是你本家,邵兴邵勇,给咱合兴盛押船的船头,让他们给你报报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