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品巫师 > 第368章 恩怨纠葛终成空
    方铭的话一出口,闲云和王国栋两人的脸色同时变了,虽然他们猜到了疤痕老人就是当年的小孩,但是他们也想不到疤痕老人竟然会是邱晨子和何寡妇的亲生儿子。

    “就算他是我师父的孩子又怎么样,我师父已经死了,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半响后,闲云冷哼了一声,看向疤痕老人的目光带着不屑,如果说他师父还在世的话他当然不敢这么的嚣张,但是他已经是可以确定他的师父去世了,所以变得有恃无恐了。

    “既然你是我师父的儿子那就更好了,让你看着我得到城堡内的龙晶,想来我师父他老家在阴间知道的话,表情肯定会很精彩。”

    闲云对邱晨子没有多少尊敬,因为当年邱晨子收他为徒本来就没安好心,只是需要一个替他办事的人而已。

    说白了,闲云就是邱晨子手中的一枚棋子,是邱晨子培养出来完成一些任务的,而闲云也正是知道这一点,但因为邱晨子的实力所以虽然心中有叛逆也不敢表现出来。

    然而这种叛逆当邱晨子死后便是开始在闲云的心中生根发芽,并且不断的壮大,以至于到后面他的心中对邱晨子再无半点的敬畏。

    “闲云兄,城堡上的符箓消失了。”

    王国栋看到城门上的红色符箓消失,脸上露出喜色,闲云神情也是微微有些激动,随即目光看向方铭和疤痕老人,“放心,我现在先不对你们动手,要让你们看到我得到我师父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龙晶后,再来决定你们的命运,也许我心情好没准会饶你们一死。”

    方铭淡淡一笑并不争辩,只是看着王国栋上前将那铁门给推开,这扇尘封了六十多年的铁门在吱吱呀呀声被推开,而最后,彻底的露出了真容。

    城堡不大,打开的刹那映入方铭眼帘的便是一排排的泥台,那是用黄土浇灌出来的一尺多高的泥台。如同一个个葫芦一样就这么林立在那里。

    “那些死者的尸骸就在这泥台中。”

    王国栋脸上带着震撼之色,当初他的父亲说过,那些灾民的尸体都被邱晨子给装在了泥台当中,邱晨子告诉村民的是,这样的话可以让得这些怨气被封在泥台内不会外泄伤害到村子里的人。

    “泥台封印尸骸,怨气无法出来,便是会朝着地下而去,最后伤及龙脉,要知道黄土是大地的象征,而且这些黄泥并不简单,在搅拌的时候我师父他便是暗中加入了血龙草。”

    闲云看到这些泥台,脸上则是带着不屑之色,因为只有他清楚这些泥台是怎么回事。

    “血龙草?”

    方铭皱了下眉,而一旁的叶子瑜则是有些好奇问道:“方铭哥哥,血龙草是什么东西?”

    “一种专门吸收大地之气的特殊植物,我们知道世间万物都离不开大地之气的滋润,然而世间万物也只是受到龙脉之气的滋润而已,说白了就是大地之气自动给你的,但有一种植物不一样,它是主动吸收大地之气中的龙脉之气,而且还是疯狂的吸收。”

    天地之间充满了大地之气,而作为其中佼佼者的龙脉之气更是非同小可,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享受的到是大地之气的馈赠,而不是主动去吸收大地之气。

    就算是修炼者,也不可能将大地之气给吸收干净,因为大地之气的数量和磅礴程度根本不是一两种生灵可以吸收的完的。

    如果把大地之气比作海洋,普通人就算是把自己独自给填满海水,对于海洋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但是血龙草不一样,血龙草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可以无限的吸收大地之气,可最关键的是吸收了大地之气的血龙草并不会给本身带来多大的变化,甚至毫无用处。

    曾经有人这么推测过,说血龙草的出现是为了维护天地的平衡,因为天地分阴阳,如果大地之气过于的浓郁,到最后将会导致阴阳不分,整个世界再无天而只有地了。

    血龙草,就是用来消耗大地之气,让得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保持一个平衡,而一株血龙草的寿命也只有不到三年,但三年所能够吸收的大地之气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量。

    “血龙草,让龙脉流血,这就是它的名字含义,当然也有人说之所以会有血龙草的出现,是这片天地的规则不允许有那种太逆天的人存在,毕竟如果整片大地的天地灵气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很有可能诞生出一些极其强大的种族,就中的孙悟空一样,一颗石头都能孕育出生灵。”

    关于血龙草的这些描述方铭都是从他师父口中所知道的,而在巫师传承中则是没有血龙草的记载,这说明在巫师的时代,并没有血龙草这种植物。

    “我师父费尽辛苦找来血龙草,再配合灾民的怨气,这龙脉之灵在怨气的冲刷和不断被吸走的龙脉之气后,自然就不会在待在这里,一定会调转方向离开这边,与此同时便是会留下龙晶。”

    闲云直接是走进了城堡,越过那些泥台继续朝着里面走去,方铭也正要跟着进去,不过那疤痕老人突然拦在了方铭的面前。

    “年轻人,拜托你个忙行不行?”

    疤痕老人的目光看向方铭,方铭则是有些意外,不知道疤痕老人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种话。

    “只要不违背我的原则,我能做的便会尽量做到。”

    疤痕老人点了点头,“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找到当年的哑巴小孩,他的名字叫铁牛。”

    听到疤痕老人的请求,方铭眼瞳收缩了一下,不过还没有等到他回话,疤痕老人突然朝着城堡方向跑去,在跑入了城堡后,右手在城堡左侧城墙下按了一下。

    “你干什么?”

    王国栋发现了疤痕老人的举动,然而已经是晚了,疤痕老人的脸上露出了解脱般的笑容,目光看着城堡外的方铭,“年轻人,这一切就拜托你了。”

    哗啦!

    原本打开的城堡铁门在这时候竟然开始了自动合上,而刚踏入城堡不久的王国栋和闲云道士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城堡内还有机关?

    “我到底是他的孩子,当年他曾经给我留下过一份书信,里面记载了这城堡的一切,他告诉过我,如果他回不来了,那么城堡里的东西我可以将其拿走,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我对于什么龙晶根本没有兴趣,我想要知道的就是当年的告密者。”

    这是疤痕老人最后传出的声音,而紧随着便是闲云和王国栋的怒吼声,不过接下来两人的声音方铭便是听不到了,因为在那城堡之内突然传来了阵阵风雷声,紧随着整座城堡都开始了摇晃起来。

    “方铭,这是怎么一回事?”叶子瑜吃惊的望着摇晃的城堡,同样的此刻凌瑶也是没有再继续装下去,先前目睹和听闻了方铭几人对话的她,此刻一脸的疑惑。

    “邱晨子留了后手,城堡的守护阵法是一个,城堡内恐怕也还有一个阵法,而这个阵法邱晨子告诉了老人家,毕竟这是他的儿子。”

    方铭的表情变得很复杂,他可以想象的到疤痕老人对于他的这个父亲有多么的怨恨,就是他的父亲为了一己私利害死了他那些玩伴的性命,也害死了那么多的灾民,更是连他的母亲都因此被逼疯消失了。

    方铭可以想象的出邱晨子是一个心性多么凉薄的人,恐怕疤痕老人之所以会知道城堡内的机关,那是邱晨子在确定了自己必死无疑的情况下才留下来的,不然的话在邱晨子这种人心中,就算是亲生骨肉都比不上龙晶来的重要。

    轰!

    不过一分多钟,城墙突然开始出现了倒塌的迹象,方铭皱了下眉,看着离着城墙不远的众多村民,走到了闲云道士插了旗帜的地方,双手掐诀,而随着他的手印变化,那些村民纷纷远离了城堡,站成了一排。

    尘土飞扬,几分钟之后才彻底消散,而方铭和叶子瑜还有凌瑶三人这才看清楚此刻城堡内的情况。

    一片残土,那些泥台纷纷倒塌,露出了里面的森森白骨,而闲云和王国栋两人则是倒在了那白骨之上,两人身上充满了伤痕,可以说全身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至于那疤痕老人虽然好一点,但同样是血流不止。

    “这是发生了什么?”

    叶子瑜和凌瑶两女不是修炼者,她们不明白就这么一会,这城堡怎么就会倒塌了,而方铭则是叹了一口气,示意叶子瑜站在原地不要进去,自己则是朝着城堡内走去。

    “咳咳,年轻人,知道我这疤痕怎么来的吗,是被他给弄的,当年他要我给他守着这城堡,我不愿意,他就让一条毒虫从我的鼻子里面钻了进去,最后,咬破了我的脸皮出来。”

    疤痕老人倒在血泊中,目光看向方铭,对于他来说,死不可怕,相反的死亡意味着一种解脱,这些年支持他活下去的动力只有两个,一个就是毁了这充满罪恶的城堡,一个就是找出当年的告密者。

    前者,需要闲云这样的人来破解掉外面的阵法封印,后者需要他去调查,而此刻他的两个目标都达成了,这一生再无遗憾。

    “记住,答应我的要……”

    疤痕老人最终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笑容,方铭盯着疤痕老人的脸几秒时间后才收回目光,除了微微一叹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最后,当他的目光越过闲云和王国栋看向城堡最里面的时候,眸子却是一亮,眼中有着精光闪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