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宝箱开不完 > 第187章 印上印
    “交易完成。”

    古烈满意的打量着劲松图,越看越是喜欢,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欢喜之色,换掉了一副自己不太有把握的春江水暖,获得了一副中意已久的劲松图,让他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他举办收藏展示时,劲松图也可以趁此大放异彩了。

    唯一令古烈不爽的就是,在王剑的参与下,原本能一件修补品就该完成的交易,硬生生的被王剑给差了一杠子,给破坏掉了,不然付出的兑换代价可能更低!

    “交易完成。”

    欧阳元峰赞成的点了点头,随后神色无比郑重的伸出了右手。

    啪!

    古烈迫不及待的伸出右手,重重的和欧阳元峰的手掌击在一起,算是彻底的敲定了这一次的交易。

    “王剑,我还以为你的鉴赏水平很厉害呢,结果观看许久,愣是就给出了一句鸭子很肥的评价,不会是故意掩盖自己能力不足的事实吧?”

    苟伟见击掌一过,交易依达成,这可是比签合同都要管用的古老交易方式,击掌为誓!

    料想王剑也翻不起浪花来,火辣辣发烫的脸让他很无法平静,自然要没事挑事的羞辱王剑一番了,毕竟王剑鉴赏春江水暖时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鉴赏师该有的表现。

    “可惜,交易达成,你现在纵然是后悔,也是徒劳了,因为一旦反悔,这可就是会让欧阳阁主颜面尽失的。”古风也在一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闭嘴。”

    古烈瞪了一眼说风凉话的古风和苟伟,转头带着歉意说:“这幅画很多人的评价不一,欧阳兄要是反悔了,我可以现在把他交换给你。”

    欧阳元峰对于古烈的假惺惺的谦虚态度很是看不上,都击掌为誓了,如今撤回这不是打自己的老脸吗?

    这古烈倒是会恶习人!

    “击掌为誓,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比天都重,就算是他是假的,我也会认下,规矩不可改。”

    欧阳元峰平静的说道。

    春江水暖很多人都鉴赏过,连他都拿不准这幅画是否是真迹,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王剑。

    “刚刚的确是忍耐的很辛苦,既然交易都完成了,我也可以松口气了。”王剑自言自语的松了口气。

    “忍耐的辛苦?”

    欧阳元峰愣了一下,不解的打量着王剑,不明白王剑为什么要忍耐!

    古烈的脸色微变,心中浮现出了数个念头,难道是这幅画有什么问题吗?就算是真迹也无所谓了,价值和劲松图应该是接近的,也不算是做了亏本的买卖。

    难道是假的?

    不,如果是假的王剑就不该说忍耐辛苦的话。

    难道这一副春江水暖另有玄机不成?是什么样的缘故让王剑竟然要辛苦的忍耐呢?

    古风也不傻,王剑如此热衷挑事的性格,竟然都选择忍耐了,那春江水暖这幅画,势必有着不一般之处。

    难道交易要损失惨重?

    苟伟也是聪明人,只从接触王剑以来,王剑总是嚣张跋扈的一塌糊涂,从来都不肯忍让一步,刚刚鉴赏春江水暖时的确是安静的有点可怕,仅仅就给与了一句搞笑的评价而已。

    可是这幅画就算是真品,古家也不算是赔钱了吧!

    苟伟心中默默的自我安慰着,很是忐忑难安,因为这一副春江水暖图,他是自习的观察和研究过的,一直都看不透,当时给与的判断是,它是真迹,可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刚刚说出那句搞笑的鉴赏评价,的确如同古风所言,是为了掩饰我心中的激动。

    我刚刚不开口点评一番,实在是害怕我性格太直,直接点破了一切,岂不是让欧阳家白白的错失了一件珍宝了。

    如你们所言,既然这场交易已经达成了,那是时候开始我的表演了,不要眨眼睛,后面发生的一切可能会让你们目不暇接的。”

    王剑嘿嘿的怪笑着,满嘴的白牙散发着幽幽的寒芒,如同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

    “你发现了什么?”

    古烈眯着眼睛,总觉得王剑有了惊天的发现,可是他不知道研看过春江水暖多少次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不妥之处,王剑仅仅才看了几分钟,怎么可能会有特别的发现呢?

    “故弄玄虚。”

    古风冷哼了一声,觉得王剑一定是在故意的夸大其词。

    “废话少说,让我们看看吧。”

    苟伟也黑着脸催促道。

    “皇上不急,太监急。”王剑冷冷的瞥了一眼苟伟,而后笑着问道:“阁主,是否要我还愿整张画呢?”

    “还愿?”

    欧阳元峰愣愣的看着春江水暖,有些困惑,王剑的要求有点让他茫然不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他相信王剑一定能够给他带来惊喜的。

    “请看。”

    王剑嘿嘿一笑,手指在春江顺暖的一个印章上快速的弹了几下,很是轻柔,可是随着他弹动的动作,纸张上的印章痕迹,在快速的脱落着。

    “这是?”

    古烈目瞪口呆的看着嘘嘘脱落的印章痕迹,有点惊诧,他不知道看过这个印章多少次了,愣是没有看出丝毫的问题,怎么王剑轻轻的弹动了几下,印章竟然就如同斑驳的墙体似得脱落了?

    欧阳元峰眉头紧锁,思考着什么。

    古风惊的张大了嘴巴,搞不懂王剑到底施展了什么神奇的手段,竟然能够把和古画融为一体的印章给硬生生的抹除掉。

    “这印章可是画主人所留的,你这样破坏掉,可是会影响了画的价值,你这是在搞破坏。”

    苟伟寒着脸提醒道,只是眼神中的幸灾乐祸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

    “这个印章可不是画原主人的,只是后来者盖上去的而已,你作为鉴赏师如果连这这个都看不出来,我劝你还是回家闭门思过,或者是干脆找一根绳子,直接吊死自己算了,省的出来丢人现眼。”

    王剑手上动作不减,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苟伟气的浑身颤抖,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和他这样对话的人,简直气的肺都要炸了,嘴唇颤抖着说:“不知量力,既然你愿意搞破坏,我才懒得多管闲事呢。”

    印章在王剑快速的弹指挥动下,很快就脱落完了,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在画上留下。

    “王剑你这是何意,能否解释一下?”欧阳元峰实在是好奇的很。

    “如果去掉这枚印章后,阁主在仔细的观看这幅画,觉得他是谁的作品?”王剑卖了一个关子。

    欧阳元峰眉头紧锁,一点点的观察着古画,脑中不断的浮现同一时期的各个名家,越想越是震撼,眼睛的光芒是越来越盛,随后忍不住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畅快无比。

    古烈也凑了上去,仔细的观察着,没有了先前先入为主的印章作为引导,在从新来看这幅春江水暖,越看脸色越是难看,他的鉴赏功力可不弱于欧阳元峰,自然也想到了一个人名。

    苟伟也觉得事件恐怕很严重,也仔细的观看,很快也想到了一个名响古今的大画家,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双腿都开始有些发软了,如果真是哪位书法家的作品,那古家这一次可就赔惨了!

    不,绝对不可能是对方的作品,因为对方作品上最喜欢印上自己的印章,这幅画上并不存在,绝对不可能是对方的作品!

    苟伟心里默默的祈祷着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不然古家这一次的损失可谓是历史之最了!可谓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放血。

    古风最是困惑不解,因为他的鉴赏水平实在是有限,根本就看不出这幅画是谁的手笔,不过他观察爷爷和苟伟难看到极致的脸色,也判断出,这幅画来历非同小可!

    “这幅画,是谁画的?”

    古风实在是忍不住低声的询问道。

    “也是姓古,名叫古道来,是一个山水画作家,最喜欢寄情山水,画一些温馨的山山水水,名气也算是可以,被称为一代画神,不过流传出来的作品少的可怜。”

    王剑幸灾乐祸的解释了一句。

    古风纵然是鉴赏水平在弱,在古家多年耳濡目染下,对画神的了解也不是一点半点,惊的浑身都冒起了寒气,眼睛灼灼发光的盯着春江水暖图,恨不得一把就抢过去。

    “只是猜测吧!”

    古烈也不愿意承认他失手的事实,声音冰寒的吐出了一句判断,其实他心里已经默认下了失手的事实了了,只是他嘴上不愿意承认,还抱着一丝丝的幻想而已。

    “对,画神作品一项都有印章,怎么这一幅画没有?”

    苟伟也在一旁有气无力的插嘴道。

    画神的作品是每一个书法家都要鉴赏的存在,对方的各种书法形态,色彩搭配,甚至是构图深意,他都倒背如流,越是印证他觉得越是画神的作品。

    可是他就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谁说没有印章的?”

    王剑笑眯眯的问道。

    “在哪里?”

    欧阳元峰已经确定了这幅画是画神的作品了,只是缺少了一枚印章,让他颇为遗憾,毕竟这幅画传世已久,少一枚印章也不算是什么事情,可是如果真的有印章,将会更加的完美。

    “你们不放观看一下,刚刚我去掉印章的部位,哪里有一个印章的痕迹,不是很清晰,应该足够看出不来了,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看到的。”

    王剑示意欧阳元峰查看刚刚印章脱落的部位。

    欧阳元峰激动的双手都有点微微的颤抖了,欧阳元峰的性格极其的稳重,见识不凡,过手的藏品价值高的太多了,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激动过,因为一件画神的作品,在他的手中被发掘了出来,实在是一件幸事。

    “的确是有字。”

    欧阳元峰仔细的观察了一会,越看越是开心,灯光透过纸张,真的在纸张上看到了一行被抹除掉的痕迹,不仔细查看根本就看不到。

    这幅春江水暖原本盖上的印章,可是完美的把这幅画的原印章遮挡了起来,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印章下面才是真正的印章痕迹!

    只是不知道这幅画经手的人,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要把画神的印章给抹除掉,取而代之的模仿伪造了盖上一个同时代人的印章。

    他这么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的确是画神的印章!”

    古烈的脑袋嗡嗡作响,眼前是一阵的发黑,差一点一个站立不稳,直接一头栽倒下去。

    啊!

    古烈喉咙内发出了一声悔恨到极致的闷哼,有一种要杀人的冲动,一副画神的话就这样在自己的手中溜走了,更可恨的是,自己曾经不只是一次的观看他!

    原来一直感觉这幅画不对劲,原来问题出在印章上!

    那一枚该死的印章,简直是可恶至极!

    古烈愤怒的想要发狂。

    苟伟双腿发软,差点出溜到地上,两眼无神的看着画卷,如同灵魂都被抽走了,这恐怕将会是他鉴赏历史上最大的一个败笔,这个耻辱恐怕将会背负一辈子了,连画神的画都能够看走眼,试问谁还敢在找他鉴赏呢?

    “可恶!”

    古风牙齿咬的咯嘣作响,双眼都泛红了,没有想到又被王剑给坑了一次,明明知道这一副画是画神的真迹,却憋着不出声。

    “我曾经是想要出言提醒的,可是古风少爷告诫我不要让我出声,呵呵。”王剑在一旁继续幸灾乐祸。

    “你……”

    古风气的差点喷血了,王剑还真是会推卸责任。

    “画神的画,最近拍卖的的那一副秋收望,可是拍卖了两个亿啊,这一副可是比那一副更要精美绝伦啊,价格一定不会低了。”

    王剑继续在一旁添油加醋,觉得不把古风气出个好歹来,就实在是对不起古家的咄咄逼人,恩,就算是为慕容雪受的委屈讨要一点利息了。

    “你……”

    古风气的很想要扑上去和王剑交流一下拳法和腿法,尤其是爪挠的功夫,可惜被古烈给瞪的只能干瞪眼。

    “的确是我们走眼了。”古烈尽管不愿意承认,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无力挽回了。

    “要不就把这幅画交换回来吧。”

    欧阳元峰平静的回答道,他也觉得这个光沾的有点大了。

    王剑嘿嘿的笑道:“刚刚古风可是说了,击掌为誓,我相信古家是不会同意的,因为您要是交换回去,这可是在打古家的脸,我看还是算了吧阁主。”

    “我……”

    古风很想要辩解,可是却无力辩解,因为他刚刚的确是故意的挖苦王剑,为的就是害怕欧阳元峰反悔,谁曾想,这才过去几分钟,他们反而吃了一个大亏,真是没处找人说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