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122章 积粟
    秦人占领陈留的第三天,郦商在高阳里的家中,坐在草席上,擦拭着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铜剑。一边擦,还一边咬牙切齿。

    被异邦统治的耻辱,对死难同伴的愧疚,种种情绪,让他心中义愤难平。

    身为游侠,郦商对秦国是半点好感都没有,今日,新上任的秦吏在城门边宣读了律令文书,要求陈留人遵守。诸如“三人以上无故群饮,罚金三两”“壮者不事生产,终日游荡,为将阳罪”等……

    这就意味着,魏国轻侠们曾经喜爱的丈夫相聚游戏,悲歌慷慨,举酒高会,都将被禁止。若是没有验、传,甚至连城门都出不去,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嘛!

    自由自在,游侠儿最看重的东西,一下子就被严苛的秦律箍住了,在秦国治下,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种田当兵。

    愤慨之余,郦商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也顾不上跟大哥怄气了,立刻对捧着一卷破竹简翻阅的郦食其道:

    “兄长,既然秦国禁绝游侠、策士,不重儒生,吾等不如离开陈留,前往睢阳!”

    “先前那三千魏卒就退往了那边,据说魏王之弟,宁陵君公子咎就在睢阳,正招募三晋之士,背靠齐楚,一同抗秦。以兄长之才,未尝不能为他所用,说不定,还能说动齐楚合纵,反攻回来,赶走秦人呢!”

    他想要这么做的初衷,倒不是“光复魏国”之类的念头,而是为了夺回自己“自由”的生活。

    然而,郦食其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天真的弟弟。

    “去睢阳?说服齐秦合纵攻秦?吾弟啊,你是平日里,听那些自称做过信陵君门客的轻侠吹牛太多了罢。信陵君、唐公都办不到的事情,我一介高阳贱民,能做得到?”

    放在十年前,郦食其何尝没有类似的理想?

    他家道中落,年轻时候连衣食都没着落,为了将幼弟抚养长大,只能从酤酒小贩做起,后来又装过儒生,替人写信为生,慢慢地才拜某位没名气的魏国策士为师,学了点本事。

    他们这些学纵横短长之术的人,都有自己崇拜的偶像,远的有张仪苏秦,近的有大梁城里的唐雎。郦食其本想效仿苏秦头悬梁锥刺股,遍读策士之术,并采儒生学问,再游走天下诸侯,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可这十年间,他等来的,却是六国相继沦亡的消息。

    于是聪明的他便明白,纵横家的好时代,永远过去了。

    纵横之术要想有用,必须是天下诸侯保持均势,这种秦国独大,一边倒的战争,说客策士就成了小道,无用耳。

    这时候去投靠秦国,似乎也迟了点,秦王的身边,已经站满了各方面的人才。想再像魏国的前辈张仪、范雎一样,来一场君臣际会?

    四十岁的郦食其摸了摸自己一把胡子,觉得不太现实。

    他很清楚自己的斤两,秦国中枢,并不缺他这样的出谋划策之人。

    骤然富贵是别想了,先活下来再说吧。

    但首先,郦食其得将他这个难以割舍游侠儿生活的弟弟骂醒。

    “吾弟。”郦食其也不客气,夺过弟弟的剑道:“睢阳你不必去了,我猜不出两月,大宋郡必然不守!”

    “兄长为何如此笃定!”郦商不服气。

    郦食其自得地说道:“我不必出门,便知天下大势。”

    接下来的一番话,听得郦商目瞪口呆。

    “陈留,乃是魏国之冲要,四通五达之郊,兵之会地也,积粟数万石,城守甚坚。然而,魏将却不守而弃,将此地的积粟粮食尽数留给秦国,可见其愚昧不可救药!”

    “秦人却看得清楚,先来攻取陈留,正是为了控制这里道里辐辏的要道,并夺取陈留的积粟粮食。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秦军据陈留之粟,大军东进,很快便能扫荡魏东诸县,再汇集到睢阳。宁陵君一向懦弱,担不起重任,他绝不可能挽狂澜于既倒,不可能成为第二个信陵君!”

    郦食其笃定地说道:“这魏国,是亡定了!反正不管逃往何处,都是秦之郡县,你还是早早绝了这个念头,收敛游侠行径,好好做秦国治下顺民吧。”

    郦商听得十分泄气,一屁股坐在草席上,抱着剑鞘一言不发。

    郦食其拍了拍他的发髻道:“从明日起,你与那些与秦军交战的轻侠交好,难说会有人告发你,你且在家中,哪都别去。我去结交新任的秦国陈留令,再试试看,能否也做秦国的本地小吏。”

    “兄长先前都不欲做魏吏,为何如今却想要做秦吏?”郦商十分不解。

    郦食其看着弟弟,叹息道:“我不是说过了么,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者,方能存于世间。我若不做秦吏,庇护着你,指不定哪天,你就被秦吏按轻侠游荡罪抓了!”

    ……

    郦食其猜想的没错,秦军之所以发兵占领陈留,第一目标,的确是陈留的积粟。

    在陈留仓库处,奉命在附近驻守的正是黑夫所在的“千人”,回头看着那堆积如山的粮仓,黑夫有些感慨。

    说来也让人哭笑不得,那三千魏卒跑得太快,没来得及烧毁这座粮仓。而魏国的陈留令知道陈留恐怕是守不住了,正打算一发狠,举火将其焚之一炬的时候,却是陈留的父老拦下了他。

    “春耕已被耽误,陈留仓里的粮食便是最后的指望,若一朝焚毁,陈留数万百姓,将何以为食?”

    陈留令心软,在本地百姓的苦苦哀求下,竟放弃了焚粮,最后便宜了秦军。

    民以食为天,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扼住了当地百姓的命脉,所以陈留人虽然依然仇视征服此地的秦军,却已经没有人跳出来反抗了。

    此时此刻,秦军正忙着清点陈留仓的粮食,将那些谷子舂成米,以充军粮呢。

    这时候,黑夫便惊奇地看到,几架踏碓,被从辎重部队那边运送过来,安放完毕后,让戍卒们就着粮仓外的石臼,日夜不息地舂了起来。

    距离他家向安陆县工师献上此物,才过了短短一年,不曾想,秦国官府竟如此高效,不但在南郡各县,各乡得到了普及。在秦国军队里,也把被命名为“安陆碓”的踏碓也成了军队出征必须携带的器械,广泛使用了。

    这下子,安陆县的众人可自豪得不行,尤其是多嘴的季婴,开始对来自其他郡县的同袍吹嘘起来。

    “此物可是安陆县做出来的,所以叫安陆碓!什么,你居然连安陆在何处都不知?嘿,真是无知,浅薄!”

    他又指着黑夫道:“制作此物的工匠,正是黑夫的姊丈!黑夫,这些人不信,你过来说句话啊!”

    黑夫笑了笑,没有理会,让季婴继续吹牛。

    他想道:“看来在传播科技方面,秦国官府的确是极其高效的,这样一来,踏碓也会随着秦军征服的步伐,传遍山东六国吧,或许能让战后凋敝的经济,快些恢复。”

    这么一想,黑夫就觉得,自己算是为这个时代的生产力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

    额,虽然这次,黑夫算是做好事不留名。

    秦军在陈留驻留四日,稳定了当地秩序后,中更羌瘣下达了新的作战方略。

    万余戍卒被分成了四个部分:一千人留守陈留,一名来自关中的二五百主被任命为临时的陈留令,两名五百主分别为陈留丞、陈留尉。这是秦军征服一地后经常做的事情,让军吏就地上任,实行军管。

    此外,一千人运送陈留仓的粮食西返,大梁城下集结了十万多人,吃饭可是个大问题,羌瘣的使命之一,就是因粮于敌,反哺大军。

    羌瘣自己,则亲帅六千主力继续东进,前往东边的魏国大宋郡:那里是魏国残余势力聚集的中心,宁陵君魏咎拥兵五千,在睢阳背靠齐楚,招募三晋之士,试图负隅顽抗,这些顽固分子,必须扫清。

    至于剩下的三千人,则被分成了三个部分,分出朝陈留县的南边、北边、东北边进发,去攻取附近的三个县。

    好消息是,黑夫他们所在的这个千人,也将向北进发,目标外黄县!

    “万人军中,功劳不易得,但在千人的单独作战里,机会就多出了数倍!”

    黑夫暗暗下了决定,这次,他一定不能错过!

    ……

    就在郦食其穿戴好衣冠,开始试着与留守当地的秦吏攀谈之际,黑夫等人也随军离开陈留,朝外黄县进发。

    与此同时,北方五十里外,外黄令张耳,也正焦虑不安地在府邸内踱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