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144章 起于微末
    “库上里里民陈平,奉游徼之令,前来应命。”

    次日清晨,晨雾还未完全散去,陈平就来到了秦军驻防营地辕门之外,他大声道明来意后,努力仰起头,好让上面看门的秦卒看清自己的脸。

    陈平穿着洗干净的粗布麻衣,背着一个背篓,里面放着一支秃笔,一块劣墨,这都是平日里自己用的。虽然营地里肯定会给他备齐,但还是带上,有备无患。里面还装着他的早晚饭食,捏成一团的粟米饭,虽然陈平觉得他肯定是和营内兵卒一起用食,但伯嫂还是做了让他带着。

    守门的秦卒很谨慎,因为听不懂陈平说啥,也不知道他是谁,所以就让人去通报。乘着这个间隙,陈平也仔细观察起秦军营地来。这是半个多月来,户牖乡民眼中最为神秘的地方,不但防备甚严,不许人进,连里面的秦卒也很少出来。

    却见辕门高大,整个营地虽然占地不广,但都用高七尺的木桩好好围上了,抬眼望去,站岗的秦卒肃穆,没有偷偷开小差。陈平到的时候,正巧他们换岗,甲胄上满是露珠的秦卒打着哈欠离开,换上睡了一夜精神抖擞的同袍。

    里面没让陈平等多久,不多时,营门便开了,河内郡人仲鸣走了出来,对陈平道:“陈平,不曾想,你来的如此之早。”

    如今才刚过日出,未至时食,陈平的确来的挺早,他只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故意掐着时间来的,想试试看,能不能混上秦军的朝食。

    他家里穷,没办法,一餐一饭都得计较,陈平不是那种死要面子宁可挨饿的人,他是很变通的。

    仲鸣没让陈平失望,他说游徼也才刚起,正带着兵卒们出早操,训练完毕后,就可以用飨了。

    “出早操?”

    陈平没听说过这词,但跟随仲鸣入营后,隐隐能听到营内传来的吆喝声。

    二人走到这座里闾改成的军营空地上时,昨日见过的游徼黑夫正站在此处,他未披甲胄,背着手,观看数十名秦卒站成数行,手持剑、盾操练。

    黑夫也瞧见了陈平,但只是朝他点了点头,没有过来。

    陈平也就乘机观察着眼前这一幕,他过去没有过军营生活的经历,所以看着还算新鲜。更何况,眼前这些看上去质朴强悍的士兵,可是让魏人恐惧了几代的最大敌人:秦军。

    他出生在魏安厘王死去的那年,那几年间,秦魏几乎无岁不战。

    景湣王元年公元前242年,秦拔魏二十城,以为秦东郡,魏国遭到了秦国三面包围,有亡国之危。

    二年公元前241年,在唐雎的游说下,最后一次合纵达成,楚考烈王为纵长,以庞煖为将,帅韩、魏、赵、燕、楚共击秦,取寿陵,秦出兵,五国兵罢而还。秦国乘机夺取刚被魏国取回的朝歌,还将魏国的小附庸卫国,迁到了野王。

    三年公元前240年,秦拔汲。五年公元前238年,秦拔垣、蒲阳、衍等城,魏国屈辱求和。

    那一年,陈平才6岁,因为魏王求和及时,战火并未烧到他的家乡来。

    自那以后,魏国彻底投靠了秦国,魏王两次朝秦,俨然成了秦国的附庸,每年贡献不断,对秦攻灭韩、赵,北击燕国,南破楚国,都袖手旁观。

    没办法,魏国已经没了信陵君,也就丢了脊梁骨,被秦国打怕了,捂着脸再也不敢说半句不是。

    所以除了最初的几年外,陈平的少年和青年时光,战争还是比较稀少的。故而,像他这个年纪的魏国庶民,根本没机会见到秦人,对秦军的印象,主要来自昔日老卒的讲述……

    陈平记得,自己小时候,在库上里,就有一位残疾的老武卒,喜欢在在井边的青石板上举着断掉的胳膊晒太阳,他有时候会对陈平他们讲十多年前经历的,那场五国伐秦的战争。

    那老武卒絮絮叨叨话很多,因为当时年纪尚小,所以陈平只记住了让他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吾等山东之士,被甲胄以会战,然对面的秦人,竟捐甲徒以趋敌,左携人头,右挟生虏,如饿虎恶狼……”

    他依然记得,说这句话时,那名无畏的老武卒眼中,竟充满了恐惧!

    魏国对秦的恐惧,就好比人对猛兽的天然畏惧一般,深深刻在他们的骨髓里,一代代人流传下来。上到魏王,下到兵卒,无处不在。

    于是魏国的大王贵族们便想,若是跪着能免打,那就跪吧。只可惜跪到最后,也避不开秦人大军调头给魏国来一刀,看这场战争的架势,秦是铁了心要灭掉魏国了。

    亡国在即,朝堂权贵得跪在社稷前哭泣,后悔自己的愚蠢短视,但像陈平这样的在野庶民,却要在秦军的新秩序里,思考今后该何去何从了。

    回忆往事,陈平不由有些出神,却发现秦卒们的训练,已经在声冲宵汉的号令中结束了。

    黑夫接过季婴递过来的布,擦了擦额头的汗,对陈平也没显示出过多的热情,只是让他与众人一起用朝食。

    ……

    吃饭是在一间大屋的院子里,这里原本是一户富裕人家,如今被改成了专门的厨房。

    黑夫安排了五个人专门负责洗菜、做饭,相当于炊事班,米用的是张氏给的那百五十石,新鲜菜蔬、肉类则从乡邑的集市购买。

    这时候,黑夫安排了交给陈平的第一件工作。

    “陈平,今后你每隔一日,便随此处的伍长去乡市购买菜蔬,要购买何物,每样多少,都会写在木牍上,兵卒不通本地乡言,卖菜的人又不识字,秦国钱币也无法在本地通用,只能以布帛交换,故十分不便。你来协助,便轻松多了。”

    黑夫这么做,倒不是出于“让未来大汉丞相帮我买菜”的恶趣味。而是因为,如今的陈平本就是微末小民,而且是个厮混了十八年,依然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穷书生,很像后世那些刚毕业走进社会,心比天高却啥都干不了的大学生,他这小营地,手里也没什么大事交给陈平,还是先从小事锻炼起吧。

    他也正好想看看,陈平除了能言善辩,善于抓机会外,能不能做实事。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陈平未来的路,还长着呢。黑夫作为同样起于微末,当然现在依然微末的过来人,遇上一个尚且稚嫩的名人后,很想教他一点人生经验……

    黑夫用夹杂着南郡口音的本地方言磕磕绊绊地说完,陈平算是明白了,原来自己要做的不仅是文书,还有不少杂事。

    他也不觉得这是羞辱,反而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别人家办丧事,他都要早出晚归去帮忙给死人化妆、铲土埋棺材忙得不亦乐乎,只为了一口吃的,不就是帮秦军买个菜么,这算得了什么。反正自己只需要动动嘴皮子,体力活交给精壮的秦卒即可。

    魏地的蔬菜,和南郡还是有些区别的,但主要的几种都在,例如韭菜、芸菜、苦瓜、葵菜、葱,都是这时代各国常见的。秦人在此驻扎,可不能总是光吃米饭,黑夫偶尔还会为他们加餐,买点肉来熬一大釜汤。

    很快,一阵食物香气飘来,几个秦卒扛着大木桶上来了,里面是煮好的粟饭,黄橙橙的。

    这时候,陈平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秦军爵位等级的严明,黑夫没有像一般的军官那样,故意搞“与士卒同衣食”,而是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领了半斗精米,盛了一碟黑乎乎的豆酱,还有飘着葵菜叶和肉丁的菜羹,甚至还能要几根翠绿的小葱下饭。

    “因为游徼的爵位是不更,与吾等自然不同。”

    仲鸣对陈平解释了何为爵位,然后颇有些骄傲地走到专供爵者的精米旁,指了指另一头,让陈平拿着陶碗和一个竹筒,过去和发髻上没有装饰的士伍一起排队。

    陈平最后领到了三分之一斗糙米饭,还有一竹筒淡淡飘着点油花的菽菜汤,与他们家的伙食相差无几。

    好歹,是能吃饱的,对陈平这种苦出身而言,能混口饭也算不错了。

    “若是在大梁军营内,军法更严,你不是兵卒,连这些粮都不能供给。”

    仲鸣神秘兮兮地对陈平如是说,而后才大笑起来:“不过游徼说了,反正吾等吃的也是张氏送来的粮,多你一个也无妨。”

    陈平配合着一起笑,心里却有些怪怪的,他身上“魏人”的身份认同,还未完全抹去。

    第一次,陈平近距离体会到了秦国森严的爵位等级制度,想要改变身份待遇必需立功,立功意味着需要杀死更多的敌人获取军功爵位,这样的军队战斗力可想而知。

    “捐甲徒以趋敌,左携人头,右挟生虏……”

    陈平吞下了最后一口粟米饭,不知为何,又回想起那位老武卒的话,暗道:“魏国重视武卒,招募勇士,使之衣三属之甲,操数石之弩,负服矢五十,置戈带剑。魏武卒堪称精锐,可日行百里,国家给予田宅,让百姓终生供养。”

    “故而在魏国,战争往往只是属于君王、贵族和武卒的战争,与吾等庶民关系不大,得功无赏,有过却罚,谁人愿意效死?但武卒往往过了壮年,便渐渐衰老,其子孙又不可能人人都与父、祖一样强健。且战争越打越大,那少数的武卒,往往无法改变战局。”

    “而秦国则不同。”

    他看着眼前这些孤身位于他乡,却依旧秩序井然,每日操练的秦人,还有统帅他们的黑夫,心道:

    “其百姓谋生的途径狭窄,生活穷窘,君王使用民众也残酷严厉,以爵位利益诱惑,以律令刑罚恐吓,使得秦国的战争关乎每个人,故而能众强长久,难怪秦军能无敌于天下。”

    “我游学时,夫子的一位赵国好友,曾经对我提及过荀子和临武君在邯郸的议兵。荀子说的没错啊,魏之武卒,不可遇秦之锐士。如此看来,魏国败的不冤!”

    一时间,陈平的目光,变得热切起来。

    对魏国的贵族而言,魏的覆灭,是一个时代的沦亡。

    但对于他这样的微末穷士来说,又何尝不是新的开始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