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175章 偷梁换柱
    既然以南郡兵诱敌的策略失败,秦军也不再遮遮掩掩,跟在后方的一万秦兵立刻跟上,一半逼近项城,另一半则在颍水南岸扩建营垒。

    而颍水北岸,秦军主力也露出了真容,数不清的旗帜烟尘朝岸边汇集而来,鸿沟方向又有数十艘木船驶来,开始加快修建浮桥。

    南郡兵这次也不必再演戏,全副武装镇守着河岸和项城之间的位置,提防楚军出城。

    黑夫展目向北眺望,但见颍水北岸车骑旌旗,矛戟如林,行军队伍足有数里之长,烟尘弥漫,军容甚盛,合在一起,怕是有三万多人,分别由五六个校尉统帅,被他们簇拥在中间的,则是李信那显眼的帅旗。

    浮桥狭窄,以舟为梁,上搭木板,三万秦军光渡河就花了一整天,直到入夜时分才渡完,北岸留了一个都尉镇守,其余全部集中到了南岸营地来。

    不过就黑夫所见,却发现这些秦军多是步卒,车骑只有很少一部分。

    李由本欲在浮桥处迎接李信,然而却被传令兵告知,李将军有令,众都尉入夜后再到大帐相会,李由只好等大军安顿好了,才让几个短兵跟着他,往大帐而去。

    黑夫也在其中,做短兵的一个好处,便是可以跟着都尉到处走动,不用像以前一样,只要没有作战任务,就得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营帐内。

    当然,前提是都尉欣赏且喜欢带着你。

    他们穿行在比前天扩大了数倍的营垒中,却见尖顶的毡帐绵延直至远方,此时正是造饭的时候,炊烟如纤细的手指,自几百座营火中升起。风尘仆仆的秦卒坐在帐篷外磨利武器,旗竿深深插进泥泞的地面,熟悉的玄黑旗帜飘扬风中,与夜色融为一体。

    大帐很快就到了,这座主将大帐大得像房屋一样,高达三丈的高牙大纛(dào)树立在帐外,龙旗羽葆,三军皆受调度。

    主帅大帐乃是要地,四处都是戒备森严的兵卒,作为主帅,短兵亲卫多达四千!黑夫他们这些短兵是没资格进去的,远在辕门处就被拦下,只能目送李由走入帐内。

    辕门之外,有专门让短兵亲卫休憩的营帐,黑夫带着几个手下钻进去时,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这些人应该都是护送各自都尉过来的短兵亲卫,黑夫带着季婴、共敖等人走到还空着的位置上坐下,自有人给他送来热汤。

    坐在一旁的一个络腮胡百将朝黑夫打招呼道:“敢问这位大夫,汝等来自何处?”

    黑夫朝他拱手:“在下黑夫,从南郡来,李都尉麾下短兵。”

    “在下周华,来自三川,苏都尉麾下短兵。”

    那人自我道明了籍贯,同时指着旁边的几波人介绍起来了,原来,他们都是短兵百将,分别从属于来自河东、南阳、上党、河内兵团的都尉。

    秦军的野战部队是按照籍贯来编制的,这次伐楚,河东、三川、南阳三个郡各出两个曲,万余人的部队。像南郡、上党、河内就只有一个曲,五六千人。

    众人都是短兵百将,地位相仿,职责相同,算是一个圈子的人,所以也聊得起来,不过说来说去,议论的多半是接下来要怎么打仗。

    来自三川的周华问道:“黑夫百将,先前不是说好了要让南郡兵诱敌么?为何没成?”

    众人都看了过来,黑夫便解释道:“敌将狡猾,李都尉几次诱敌都未成功,本来搭建浮桥时,楚军已经派车骑出城,谁料却是来试探吾等的,到了近前就折返而归,未能截获。”

    “真是可惜。”众人遗憾地嗟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若是能将楚人引出来歼灭一部分,后面的仗就好打了。

    “我看接下来,肯定是要与楚军在这项城决一死战了!”

    “然也,我听都尉安排说,要让工匠修建攻城器具,想来再过几日便要蚁附攻城。”

    因为不用亲自去填沟壑,众人的表情都比较轻松,但又忍不住各自出言献策起来,虽然他们的进言也没上吏听得到。

    黑夫听着听着,忽然忍俊不禁,差点笑了出来,因为这场景,让他有一种前世的既视感。

    领导在里面开大会,一群送领导来的司机则在外面喝茶乱侃……

    不过听着听着,他又发觉有些不对,感觉这营帐内似乎少了些什么。

    没错,大家都来自山东郡县,却少了那股熟悉的关中腔。

    黑夫便问道:“周百将,怎么没见到来自内史、上郡、北地、陇西的袍泽?”

    这几处都是广义的“关中”,兵卒最为精锐,秦法已推行百余年,每一代都是百战之师,上郡、北地、陇西更有的彪悍车骑,机动性很强。这才是真正的主力,可却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黑夫他们这些来自山东郡县的“杂牌军”。

    周华一愣:“这几处的都尉,都随蒙恬将军去上蔡了……”

    “去上蔡了?”

    黑夫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难道前些天在阳城时,络绎不绝路过的那支军队,便是这批人?

    “山东诸郡的都尉率领步卒,在此与项城楚军对峙,兵力不过五万,城内的楚军起码三万。这座城池,短时间内是打不下来的,此时此刻,三万车骑精锐却不翼而飞,难道说,这所谓的强攻项城,也是个幌子不成?”

    ……

    黑夫和短兵百将们在外面漫无边际地猜测接下来的战局,李信大帐之内,李由却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坐在主将帅位上的,不是李信,而是蒙恬!

    “蒙将军。”

    李由收起了惊骇的心情,拱手问道:“怎么是蒙将军在此?李将军他……”

    “不急,且先坐下。”

    蒙恬让李由就坐,虽然蒙氏与李斯谈不上多和睦,但蒙恬与李由都出身郎官,这次伐楚之役事关重大,秦王之所以不用宿将老将,而让他们来做李信的副手,就是希望昔日身为秦王亲信的郎官们,能在这一仗里精诚合作,打一场漂亮仗,一战灭楚!

    所以蒙恬也要放下隔阂,与他们同舟共济。

    李由坐下后,蒙恬扫视帐内,如此一来,交由自己统帅的八名都尉,都来齐了,他们都齐刷刷地看向蒙恬,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解释。

    蒙恬笑了笑,展示了李信留给自己节制大军的虎符,而后道:”李将军令我虚举大纛,在此与楚军主力对峙,他则亲帅三万关中精锐,带着车骑前往上蔡了,当然,李信将军那边,打的也是裨将旗号……”

    他说完后板下脸来:“此乃机密,有敢泄者斩!”

    众都尉齐齐应诺,当年长平之战,也是暗中换将,以武安君易王齕,将赵人蒙在鼓里。

    蒙恬这么一说,他们便都明白了,难怪这些天,“李信”深居简出,对外都只让亲信代为传令,原来他和蒙恬玩了一出偷梁换柱啊。

    李由略一思索后,猜出了李信、蒙恬这么费尽周折的动机,立刻问道:“蒙将军,如此说来,吾等并非真攻项城?”

    蒙恬颔首:“正是要让荆人以为,我军主力尽在此地,意在攻城。楚王生怕项城失守,会让我军顺着颍水直下,威胁钜阳、寿春,必调拨大军来驰援。可却不知,在左右两侧的上蔡、睢阳,已有两柄锋刃插入楚境。尤其是上蔡处,更是李将军亲帅的车骑精兵!”

    所以说,秦军真正的主攻方向,并非项城、颍水一线。

    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外面又有一传令兵入内,将一份密封的信牍交给了蒙恬。

    蒙恬立刻毁去封缄,展开来信在灯下观看,顿时面露笑意。

    他转过身,对帐内众都尉宣布了最新的军情。

    “方才我说的话有错。”

    “李将军如今已不在上蔡!”蒙恬宣布道:“我军,刚刚攻下平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