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204章 郡命
    作为一个逛过湖南湖北两处博物馆的人,黑夫当然对“喜”“黑夫”“利仓”之类的名字有印象。可认识利咸两年来,一起出生入死,却未曾想到,他儿子也叫利仓。

    当然,到底是不是那个裹了金缕玉衣,老婆成了中国第一干尸的汉朝长沙王相利仓,另当别论,也许只是名字刚好相同呢?

    黑夫的注意力,都被利咸所说的另一件事吸引了。

    “汝等想让郧满受咎免职?”

    对于属下们自觉自发帮他算计敌人的行为,黑夫心里有些吃惊,又有些好笑,但也能理解,这些被他带回来的人,已经与他牢牢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安陆县的秦吏中,已经冒出了一个新的派系:”黑党”。

    于是黑夫便让利咸将此事细细说明。

    利咸道:“郧氏三代人,都做到了县左尉,其故旧亲戚遍布全县,尤其是尉官体系内,竟有一半是郧氏的人,皆为秦吏,爵位职权大小不一。彼辈相互勾连,贪赃枉法之事一定没少做,虽然郧满足够小心,没有授人以柄,但那些故旧亲戚,却不可能完全掩盖干净。”

    “过去吾等只是小亭卒,对其无可奈何,但如今,吾等却成了尉史、游徼,大可利用职权方便,暗中调查郧氏。一旦查出破绽,便可告知右尉,借机举咎郧满。这样一来,郧满的左尉便做不长了……而官大夫可以取代他!”

    黑夫听罢,若有所思,正如利咸所言,郧氏的手下们,小问题肯定一抓一堆,但这些东西,都不足以致命,想要彻底扳倒在安陆县根深蒂固的郧氏,需要可以实锤的重罪!

    他隐隐有个猜测,但作为关键的证人,斗然却是个硬骨头的楚国臭贵族,路上一直没有开口。他如今被送到南郡郡狱关押,也不知法吏可问出了什么来?

    黑夫打算的是从上到下,直接打击郧氏,釜底抽薪。而利咸等人则想要从下到上,从郧氏的故旧亲信开始调查,如白蚁噬树。

    这两个方案,倒是可以结合起来,一起实行……

    黑夫便同意了利咸的请求,让他们利用职务之便,开展对郧氏下层人员的调查。

    “下吏一定事无巨细,都向官大夫禀报。”利咸倒是很明白事。

    黑夫却摇了摇头:”我不在安陆时,就由你来统领此事,东门豹、小陶虽然爵位比你高,但你有在县城做尉史之便,我会嘱咐众人,需听你指挥,不可胡来。此外,你也要替我约束好众人,除了小陶外,其余人等皆有陋习,阿豹嗜酒,季婴好色,卜乘贪财,汝等对付郧氏的同时,郧氏说不定也在图谋汝等,切要小心,不要因小失大!“

    “唯!”利咸得到黑夫如此信任,有些激动,但随即反应过来。

    “不在安陆?官大夫,莫非你要去外地?”

    黑夫却神秘一笑,没有透露,只是道:“然,我不会久留此地,开春以后,安陆的一切,就得靠汝等自己了!”

    ……

    在家的闲暇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一月初,衷作为田典,开始忙着筹备农事春耕,而黑夫也没闲着,他在拒绝了数桩婚事的同时,却给弟弟惊找了一门好姻缘。

    黑夫在一月初一那天亲自登门,替弟弟惊说亲,请求阎诤将女孙许给惊!

    阎诤与黑夫有师生之谊,他两年前慧眼识人,如今有了丰厚的回报,黑夫成为官大夫后,本来早已告老退休的阎诤,再度变得炙手可热起来,众人都惊异他当年收黑夫为弟子的明智之举,也由此对阎诤更加尊敬。

    对黑夫的请求,阎诤感觉有些难办,其实他们家更中意的是黑夫本人……但黑夫拒绝了本县所有媒人,摆明了暂时不娶的决心,于是阎诤只能退而求其次,将女孙许给惊,也是与黑夫家结下更深关系的途径。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惊目前只是个学室小弟子,没有爵位,这桩婚事,传出去有些丢人。

    “爵位不必发愁。”

    黑夫对阎诤也不必隐瞒,压低声音对他道:“没有猜错的话,今年大王和可能会再次下达《纳粟令》,百姓献粟千石者,拜爵一级……”

    阎诤老眼一闪:“你的意思是,大王还要伐楚?”

    “不止要伐,而且是举全国之力,必灭楚国!南郡、安陆均无法幸免。此事在关中已经不是秘密了,想必春耕之后,消息就会传到南郡来。大战在即,一来会让郡县抓紧训练兵卒,二来也要各地仓禀囤积军粮。”

    说完此事后,黑夫拱手道:“请夫子放心,我家已经提前囤积了千石粮食,今年之内,定能让惊升到公士!”

    按照黑夫的计划,甚至连姊丈橼,大哥衷都可以依靠献粟各升一级爵位,因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有了黑夫的保证,阎诤也不再迟疑,当即同意了这桩婚事。

    当黑夫去到县城,将此事告诉惊时,惊顿时欢喜地不行,在在原地又跑又跳了两圈,朝黑夫下拜道:

    “仲兄,你真是我的大恩人!”

    想到很快就能和馋了两年的小美人成婚,惊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别高兴得太早。”

    黑夫却道:“我与阎君商量好了,你与阎氏淑女年纪都尚小,且等你再过两年,顺利从学室出师再成婚不迟,若你得意忘形,荒废了学业,无法出师的话……”

    黑夫板下脸吓唬道:“阎君就会退婚!”

    惊吓了一大跳,立刻对天发誓,保证自己一定做好弟子本职,不会耽误了婚事。

    “仲兄你就等着罢,你做到率长了,我就去你身边做文书法吏!随你出征!”

    惊听说,到了统领千人的率长这个级别,身边就要带上一些文书刀笔吏,他很想在完成学业后,以这个身份加入军队。

    黑夫看着对战争憧憬不已的弟弟,有些无奈,都怪季婴这个大嘴巴,他们在前线的战斗事迹极大影响了惊,让他对军旅生活充满了好奇和期盼。

    在这个小伙子眼里,战争仿佛是一场伟大的冒险,是一场脱离日常生活的美妙历程,可以见证奇景,赢取财富和荣耀。

    他根本不知道,那是充满恶臭的地狱,屎尿横流,鲜血淋漓,命如草芥。

    “我愚蠢的弟弟呀。”

    黑夫如此想道:“我之所以把你骗进学室,一呆三年,不就是为了保证你远离战争,保住这条小命么?”

    于是黑夫道:“为兄可不会站在原地等着你。”

    他从怀中拿出一封木牍递给惊,这是黑夫才从县尉官署取来的。

    “我又要走了。”

    “走……去哪?”惊有些发懵,仲兄不是才回来半个多月么?待到他打开木牍,才瞪大了眼睛。

    “这是郡上的命令!”

    黑夫笑道:“不错,郡尉征辟了我,让我去郡兵曹任职!郡命不可违,我已答应!后日便要出发,去江陵城赴任了!”

    ……

    与此同时,左尉郧满也收到了一个无异于晴天霹雳的消息……

    看着面前那些被郡功曹原原本本退回来的礼物,郧满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就这么呆坐在原地,看着这些上好的丝帛金银怔怔出神。

    直到侄儿郧雄应召而至,郧满将郡功曹的回信,扔到了侄儿郧雄脚边!

    “你自己看看罢!看看你的妙计!”

    郧雄同样惊骇不已,他捧起木牍一看,却发现上面全是功曹的训斥之辞。

    功曹说他们郧氏真是不知好歹,竟想让他做出雪藏功臣的事来,可知这位功臣黑夫之名,是闻于大王之耳的?万一大王哪天一时兴起,询问黑夫如今在任何职,那该如何是好?

    功曹还说,新的郡尉赴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征辟黑夫去江陵城任职,这紧要关头,郧氏却给他写这种信,意欲何为?是要挑拨他与背景深厚的郡尉对敌么?

    “新的郡尉?难道说……”

    郧雄面色惨白地看向叔父,却见郧满已经无力地瘫坐在案几上,绝望地说道:

    “李由,左庶长李由便是新的南郡郡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