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217章 执斧斤者
    黑夫恭顺地离开了那个让他坐如针毡的小堂,出来以后呼吸着外面的空气,才感觉自己总算脱离了险境。

    “这郡守腾真是个老阴逼……”

    过去一年多来,黑夫的仕途一直顺风顺水,不论是在魏国做户牖游徼时,让张氏诚服,又与陈平搭上了线;还是在伐楚之战中顺利吸引李由眼球,成了他的短兵百将,又在鲖阳大显身手,不仅得了靠山,还让数百南郡兵心存感激,可谓名利双收。

    这一切,都是由黑夫自己主导的,就连与李由的关系也是如此,并非接受施舍,而是黑夫先投之以桃,对方才报之以李,虽是亲信,但黑夫亦有自己的底气和尊严。

    直到今日,他终于在郡守府翻了船。

    一切都明白了,叶腾弄这么大的阵仗,不过是为了吓吓黑夫。先一巴掌将黑夫打倒在地,然后再将他扶起来,露出了笑,好言说我打你其实是为了你好……

    对方是两千石大吏,黑夫还能怎样?只能连声感激,可他心中,反倒有种被人打了埋伏的憋屈之感。

    “能混到两千石的人物,个个都是人精,我以后行事要谨慎一些,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留出破绽让人一眼看穿了。”

    他也意识到,和这些在政坛厮混了几十年,根深叶茂的大人物相比,自己还只是一颗春天的小树苗,同时又有了一丝危机感。

    黑夫初入郡城时,想着自己要做个“有用的人”,进取心很强。可如今看来,显得太有用,太显眼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不,他才是一株初长成的小梓木,就已经有叶腾这个起早的樵夫匠人磨刀赫赫等在一旁了……

    这世道,有用的梓木,和无用的社栎荆棘一样,都算不得安全。

    只有当你手中也有执掌生杀的斧钺时,才能有一夕安寝。

    离开郡守府的时候,黑夫又听到了那阵略显若隐若现的生疏琴音,方才紧要关头,还得多谢这琴音无意间救了他,就像救了刘备的那道雷霆闪电。

    “这是谁在弹琴?”

    黑夫看向一旁的郡守属吏。

    “应是郡守之女。”

    属吏笑道:“郡守之女年未及笄,每日都要从女师处修习琴瑟,吾等都习以为常了。”

    “弹得真好。”

    明明是生疏的琴音,黑夫却没来由地夸了这么一句,而后再度回望方才那座小堂,暗暗下了决心。

    “不甘心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手执斧斤的樵夫呢?”

    ……

    与此同时,叶腾的书房内,内室的帷幕被掀开,一位穿着深衣的中年文士走了出来,朝叶腾行礼。

    “郡守方才可将这年轻的左兵曹史吓坏了。”

    叶腾笑了:“年轻人,吓吓何妨?若不经吓,又怎能知道他是不是真正的梓材呢?”

    这中年人是郡守腾的长史,身为二千石高官,叶腾有资格征辟私属幕僚,而长吏便相当于幕僚长,这位来自韩地的长吏跟了叶腾多年,作为心腹,为主君查缺补漏是他的职责。

    于是长吏又道:“但方才此子所言,亦不可尽信。我奉命查过黑夫祖辈三代的籍贯,黔首庶民之家,到他这一代才略识文字,远无家学相传,近无名师指点,为何数年之内,竟于工、农、医三业皆有惊人之举?此事仍有蹊跷,主君不可不察。”

    叶腾却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适可而止,既然他已将事情解释通了,何必追查到底?就算他的话不尽属实,那又如何?”

    长史略显惊讶,郡守不是说,就是想听黑夫说实话么?

    “我想听的,只是我愿意听的实话,只是能在大王处交待得过去的实话。”

    见长史有些迷惑了,叶腾便反问他道:“郑国是韩国送入秦国的间谍,早先满口谎言,可郑国死了么?”

    “韩非在秦王面前倒是没有一句假话,韩非还活着么?”

    还有句话叶腾没说,他在韩国欺主瞒下,大逆不道的降臣,为何今日却成了秦国的封疆大吏?

    韩有三杰,到头来却一死两存,这其中的教训,还不够?

    “智术之士,必远见而明察,不明察不能烛私。”这是当年韩非对叶腾的赠言。

    但这话之后,还有后半句。

    “能法之士,必强毅而劲直,不劲直不能矫奸!”

    叶腾却只取第一句,不取第二句。

    他可以暗地里明察秋毫,可以在大王和人前表现得强毅能法,却不想做什么劲直矫奸之人。

    他今日,不过是想敲打敲打这个年轻人。

    叶腾笑了:“人言,韩国宛钜铁釶(shī),惨如蜂虿(chài)。但若不经锻打,哪堪使用?”

    “原来郡守是想任用此子?”长史这才明白了叶腾的真正用意,不由为自己的迟钝汗颜。

    “然也。”

    叶腾在室内踱步:“大王已决意伐楚,以王翦老将军为将,开战之日,就在秋后!”

    “大王派了李由来南郡做郡尉,其意甚明,如此一来,我这郡守,是没机会统兵出征了。”

    叶腾有些遗憾,这几年坐镇南郡,看着王氏父子连破三国,他岂能不眼热?

    但聪明的叶腾,也从秦王发往南郡的征兵筹粮之令中发觉了,这次伐楚之战关系甚大,秦国将会全国动员。

    “届时,诸将在楚地被坚执锐,攻城略地,灭楚之日,自然有汗马之劳,各有功赏。”

    “但后方的诸郡,却也要统计户口,筹备兵员,千里馈粮补给前线,若是做好了,也是大功一件!”

    叶腾已经来南郡快五年了,他以雷霆手段惩办盗贼、豪长,把原本混乱的南郡治理得服服帖帖,又大兴法家教化,整顿吏治,这一切,都是在做给大王看。

    他可不想就在郡守之位上终老,还希望更进一步,跻身朝堂!纵然不能一步到位当上丞相、御史大夫,至少也要做到内史,掌管都城咸阳及京畿40余县。

    所以这次备战伐楚,是他表现的最后机会。

    “国之所以兴者,农战也,兵事有李由管辖,他父亲是李斯,我不方便与之相争,便要在农事上做出惊人之绩来!”

    正在这关键时刻,安陆县献上了能够让亩产增加四五成的堆肥沤肥之法,而后铜官工坊又做出了可以节省人力的水碓!

    叶腾让长史摊开了南郡地图,南郡十八县,有大片大片的的田地,其中水田和旱田各半。

    “《禹贡》曰,荆及衡阳惟荆州。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中……”

    南郡的人口不算少,将近百万,可土地却不怎么肥沃,只评了个“下中”。

    “但若能将堆肥沤肥之术推广到全郡,秋收时,至少能比去年多收获三四成粮食!”

    商君之法重农,放在和平时期,秋收粮食增产也是上计的重要标准,优者褒奖升职,劣者斥责处罚,更何况在伐楚前夕,秦国急需粮食的时候?叶腾都能想象秦王的赞赏了:

    “善为国者,仓廪虽满,不偷于农!”

    此外还有水碓,在叶腾看来,此物简直是专门为南郡而设的,因为南郡多水流,除了地图上画出来的河流外,还有成百上千条溪流奔流不息。

    若水碓能大行于南郡,每条河流上都架设一些,又能节省出多少人力?再把那些宽裕的人力用来收集兽皮、羽毛、木材等军事物资,叶腾有把握,让南郡在秋收时一鸣惊人!

    这两物真乃天助也!这便是叶腾对黑夫如此重视的原因。

    只是基于多年来玩弄术势的习惯,他不愿意在这件事里居于被动,于是便玩弄阴谋手段,让原本和郡守没有交集的黑夫白白欠他一个“救命之恩”,还将一个“欺瞒不直”的把柄送到了他手中,毕竟是年轻人。

    叶腾笑道:“实际上,该是我欠黑夫一个大人情才对,这样的人,我何苦要逼他太甚?我今日虽然敲打他一番,事后却要为他请功,让他做公大夫,连他的姊丈、伯兄,也要再加爵升职!”

    长史这才明白叶腾真正的计划,不由拜服,这才是一位执斧斤者的见识啊,但他又犹豫地说道:“可惜,那黑夫已经是李由的人了。”

    “谁说的?”叶腾却道:“荀子入秦的时候不是说过么?秦国之士大夫不朋党,不比周,这句话可以是错的,但也可以是对的。”

    叶腾朝北方拱手:“因为吾等皆是秦吏,都是大王之党羽!为本郡守做事和为李由做事,到头来有何区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