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282章 胜利者
    庆功宴的丝竹阵阵中,章邯端起面前的犀角杯,面色有些发红,朝一旁的黑夫敬了一盅酒。

    “黑夫前日入楚宫,得了多少财物?”

    这场庆功宴里,坐在前排的都是将军、都尉,像章邯、黑夫等人是因为有功才能混到末座的,二人便自得其乐,各自说着自己这两天在硕大楚宫里做的事。

    酒是楚王宫里搬出来的佳酿,本就沉郁浓香,再配以珍贵的犀角杯,喝过之后,只感觉在南郡吃的酒,真如同马尿一般。

    黑夫满饮后,如实低声道:“只得了黄金十镒,此外又让手下兵卒分了点楚王库中散落的蚁鼻钱,如此而已……”

    前日黑夫等人奉命入宫接管防务,只见楚宫珍宝琳琅满目,远超安陆乡巴佬们想象。但大多数东西,都是要被军法官清点后查封起来不准动的,众人只能拾捡点残羹冷炙。但这足以让千余人所获颇丰,将过去半年的因出征在外而耗费的钱财弥补回来,这亦是几支立功部队的特殊待遇。

    黑夫本人就得了黄金十镒,相当于二百两,十万半两钱。这些黄金不算重,将两版郢爰塞在甲衣里就带出来了,宫门外的军法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士们辛苦了数月,秦军又素来没有屠城的恶习,所以灭国夺其宫室财物,就成了秦卒为数不多的狂欢。

    当然,抢劫也是要讲究底线的,要是做得太过火,依然会被惩处。

    “黑夫不贪。”

    章邯颔首道:“王老将军念在众人离家半载征战辛苦,对军吏士卒拿些许钱财、丝帛揣在身上不加阻止。但若是太贪心,将楚国府库郢爰,金饼一箱箱往外搬,也是要出事的,听说三川、河东军那边,就处置一个率长。他太贪心了,几个人撞开楚国内库后,让众人皆脱下甲胄衣裳来装金爰,等走出来时,除了身上的包袱,每个人几乎赤身裸体,足足拿了黄金数百镒!”

    这就有些过分了,于是被军法官勒令放回去一些,那率长也是粗人,不服之下与军法官理论,结果就被处置了。

    章邯参加过灭韩、赵之战,所以知道点内幕,低声道:“一般而言,灭国后所得府库财物,将吏兵卒自取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归公,立功卓着的军吏,大王处还有额外的赏赐。”

    除了钱财,士兵们掠夺较多的还有丝帛衣物,大多是将其穿在里裳之内裹挟而出,所以一进一出,几乎所有人看上去都胖了一圈。

    此外,楚国传承了八百年,拥有不少国器重宝,其风格与中原器物颇为不同,有一个巨鼎重千斤,大到几个人才能合抱,为了装载它,还要将牛车加固,还有虎座凤鸟漆木架鼓,亦美轮美奂。

    这些东西,便是决不能碰的,黑夫手下人里,也有几个贪心的试图将一个镶金大钟的金铂敲下来,被黑夫狠狠喝止了。

    等黑夫他们满载而出时,还看到王翦派了一些文法吏入楚宫守藏室,清点楚国的史籍竹简,里面不乏《鸡次之典》,楚史《梼杌》等至关重要的文件,全部拉走,需要近百辆牛车,看来秦国御史府的藏书又要多出一大批。

    “又有这么多书可见,张苍肯定高兴坏了。”章邯打趣地说道。

    秦军的架势,是将楚宫内能搬走的东西统统搬走,不能搬走的,也要画走……

    章邯说,他们这些军司空还有一项工作,那就是带着工匠,登上楚王宫的最高处,写画楚国宫室楼阁。

    “这是惯例了。”

    章邯道:“大王每破诸侯,必要让工匠写仿其宫室,作之于咸阳北阪之上……”

    现如今,在章邯供职的少府带着关东俘虏、刑徒劳作下,咸阳北阪已经有韩、赵、燕、魏四宫室在修筑,楚宫也快了。据说建好以后,这六座宫殿将南临渭,自雍门以东至泾渭,殿屋复道,周阁相属。

    “征服者的收藏癖啊……”

    黑夫暗暗吐槽,每灭一国,便增一宫,既是秦王对他自己的奖励,也是炫耀征服者威势的方式。

    修好的新宫殿,当然不能空着,秦王还打算将所虏的各国重器宝物都放进去,美人宫女,亦将充斥其间。

    聊到这,黑夫不由看了一眼在两排坐满秦国将吏的案几中间,翩翩起舞的女子们。

    正值盛夏,这些女子都衣着短薄,彩绣丝衣,露出了纤细的小腰,唱着楚歌,跳着楚地舞蹈,《阳春》《白雪》的乐声动听,歌声婉转,舞蹈艳丽。

    喝醉酒的秦军将吏酒酣,少不了对她们动手动脚,女子们不敢拒绝,只是勉强露出的微笑里,暗含着恐惧和迷茫,甚至有人脸上仍有难以拭去的泪痕。

    宫中的女子都是秦王的,众人当然不敢碰,都专门设了一营,好好关着,眼前这些女子,是破城后,从抵抗战死的楚国大臣家里夺来的女眷,所以舞蹈看起来有些乱。其身后的乐官,则是楚王的乐官。

    “黑夫听说了么?楚宫内那位楚国公主的事。”

    在舞乐声中,章邯轻声与黑夫说道。

    何止听说,黑夫可是远远看见那一幕的,不由一叹,说道:“听说是楚国公主季芈,在有队兵卒去请她出宫时,坚决不从,便攀上一座高台,一跃而下……”

    当时,黑夫他们纵然隔着百多步,但也听到那小公主对着来拿她的秦军大声喊道:“季芈宁为楚鬼,也不入咸阳,做秦王玩物!”

    而后,这位刚烈的公主便从高台上径直跳下,香消玉殒了,听说她自杀时,手中还抱着一只肥狸猫……

    “真是可惜。”

    章邯露出了讽刺的笑:“我听闻,楚王负刍本欲学商纣,纵火自焚,却在最后关头心生怯意,开宫投降,倒是这楚公主有点芈姓王族的刚强……”

    正说话间,宴飨上的丝竹之声,忽然一阵混乱。

    二人抬头看去,却见是一个鼓瑟的乐官忽然不弹了,而是扑在乐器上哭了起来。

    他的这举动,引发了乐官们的集体停曲,吹笙的、弹琴的、击钟的,无不开始流泪,甚至连那些坐在军吏怀中的女子,也纷纷抽泣起来。

    正男女杂座,享受胜利者殊荣的军吏们顿时大为不快,秦卒也立刻走过来,要将这些败兴的乐官拖下了杀了!

    “且慢!”

    筵席另一端,却响起了王翦厚重的声音。

    “安陆率长黑夫何在?”

    黑夫一个激灵,立刻出列道:“下吏在!”

    “用楚言替我问问,这些人为何哭泣?”

    这是把我当翻译官了啊,黑夫只能如实问了。

    却见那弹瑟的楚国乐官却也不跪,仰头用浓重的楚言道:“小人乃楚大夫钟氏之后,世代做乐师,方才看吾等头上依然还戴着楚冠,手中乐器弹奏的也是楚音,再想到楚王已为将军俘虏,楚国也已覆灭。小人不能如上柱国和公主季芈一般殉国,反在此鼓瑟以娱秦人,不由羞愧难以自抑,如今只求一死,还望将军成全……”

    黑夫转述之后,在座军吏都勃然大怒,起来按剑要杀此不忘荆楚的乐官。

    王翦却摆了摆手:“楚国初灭,楚人心怀故国实属寻常,若是如此便要杀,这寿春城内十万百姓谁人不可杀?楚国境内数百万生民谁不能杀?”

    他挥了挥手,让人,将这些乐官、女子驱散后,起身朝所有人敬酒道:“诸君征伐辛苦,军中无以为乐,只能以薄酒犒之。”

    饮毕后,王翦却又叹道:“许多年前,我叔父王齕曾在穰侯的宴飨上,见过造访秦国的荀子,当时荀子在和穰侯谈论兼并与坚凝之事。”

    “荀子说,兼并是容易的,唯坚凝却很难。齐能并宋,而不能凝也,故魏夺之;燕能并齐,而不能凝也,故田单夺之;韩之上地,方数百里,完全富足而趋赵,赵不能凝也,故秦夺之。故能并之而不能凝,则必失!”

    “如今秦已并韩、魏、赵、燕、楚,接下来的事,便是凝固,使天下为一,诸侯为秦臣,百姓为秦民,故我才在项燕死后,下令严禁杀俘,不得肆意掳掠欺凌楚人,便是为了凝士以礼,凝民以政,礼修而士服,政平而民安。士服民安,夫是之谓大凝……”

    “眼下楚王虽俘,寿春虽克,但楚国还有淮南、江东未附,二三子亦不能掉以轻心,不过对各城邑楚人,亦不必以敌国之人视之,必使之归附,秦军才能在淮北淮南站稳脚跟,彻底扫灭残楚!”

    一席话毕,众军吏纷纷应诺,就在这时,外面也响起了一阵清脆的击掌声。

    “王将军此言甚善!不但为大王兼并楚国,还要为大王凝固之,非但是善战之将,亦是善守之将!”

    一位身着御史官服,身体魁梧,留着长须的中年人从外走来。

    “这是谁人?”黑夫看向章邯。

    “是御史丞,冯去疾!千石大吏,更是大王最信重的臣子,他不是该在咸阳么,怎么来寿春了!”

    章邯面色微变:“难道说……”

    冯去疾与王翦见礼后,也道明了来意,从袖中抽出一张明显盖了鲜红大印的帛书来。

    “请王将军与众将士听诏!”

    黑夫连忙随着章邯的动作,眼看从王翦到李由、章邯,都只是起身作揖,不由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年头在军营里听王命,是不用扑通跪倒的。

    却听冯去疾大声道:“维二十四年,时在仲夏,阳和方起。王自咸阳东游,巡毕三川、颍川,至于陈郢,临照新土。闻大庶长已破项燕军,杀其柱国,陷其都邑,王心甚喜。今令大庶长王翦,及有功将士押解负刍,及荆国群臣至陈,见王于舜墟,扬虞定三苗之威,享《六月》凯旋之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