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287章 鹖冠
    “率长回来了!”

    入夜时分,随着季婴一声呼喊,安陆兵营地一阵脚步涌动,方才还心不在焉做各自事情的众人,纷纷拥到了辕门处,正好看到黑夫在两个中车府卫协助下,乘车而归,在营门口停下,二人将一个沉甸甸的大木箱搬下来,便与他作揖道别而去。

    季婴、东门豹等人便一拥而出,将黑夫围住,当做英雄一般迎了进来,请他坐到了营门口的坐席案几上,然后捏肩的捏肩,捶腿的捶腿,一个个都笑的很谄媚。

    黑夫哭笑不得:“汝等这是作甚?”

    “率长可是安陆县唯一被大王召见过的,这可不得了。”

    季婴小心翼翼地替黑夫掸灰,仿佛他就是一个被秦王开过光的宝物。

    今天,光是隔着十余步见到大王的车驾和身影,这些安陆泥腿子出身的军吏兵卒就觉得,可以回家吹一辈子了。而黑夫更甚,其名入于大王之耳,被秦王点名召见,这是何等的荣耀!

    于是,众人便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无非还是先前的那些问题,秦王长啥样?是不是身高三丈,上嘴唇是天,下嘴唇是地,卜乘还神神叨叨地说,他今天一直抬头看到,淮阳上空有祥云久聚不散……

    “大王的模样啊……”

    等他们乱七八糟地问完了,黑夫才故作神秘地说道:“王者容颜,非一般言语可述也,我不可说,汝等亦不可听。”

    众人不由大失所望,这时候,利咸也带着人将营门口那个沉重的大木箱抬起进来,问道:“率长,这又是何物?莫非是大王之赐?”

    “是大王赐予安陆全率的,打开罢!”

    得了黑夫允许,众人便打开了木箱,却见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一块块的金饼,纵然他们才参与了对寿春楚王宫府库的洗劫,增长了见识,但看到这么多金子,仍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多,怕得有上千两了罢?”

    黄金是秦国上币,季婴等人对它的概念,仍停留在郡县常用的“两”上。

    黑夫一笑:“足足有一百镒!”

    一镒为二十两,百镒就是两千两!他们搜刮楚王宫府库时,因为不能拿太多,黑夫也才得了十镒,其余人里,军吏取一二镒,兵卒则只有蚁鼻钱,如今秦王却一下子赐下百镒,可谓是大手笔了。

    “大王言,伐楚之战,安陆率立功不小,且获项燕帅旗,他曾言,得项燕、熊启首级者赏百金,虽然项燕首级不翼而飞,但夺旗之功亦不亚于斩首,故仍赐金百镒……”

    百镒,那就是五十万钱!就算每个人均分,也能得五百钱,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众人皆欢天喜地,相互庆贺。

    他们都沉浸在得金的喜悦里,唯独细心的利咸发现,黑夫所戴的冠,与去时不同……

    去时还是双板长冠,回来时,却成了环缨无蕤(ruí),以青系为绲,竖左右的“鹖冠!”

    “率长又升爵了!?”他又惊又喜。

    众人这才注意到,原来,鹖鸟是野雉的一种,头顶长着黑色的绒毛,耳羽雪白,成束状向后延长突出于脑后,像一对白犄角,看上去杀气腾腾。虽然它的双翅较短,不善飞行,但红色的双腿粗壮有力,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尾巴翘起,威风凛凛,貌似随时准备与来犯之敌决一死战。

    这种鸟是禽类中的“拼命三郎”,打斗起来,永不退。据说赵武灵王非常佩服其毅不知死的战斗精神,便用鹖的尾羽装饰冠,给作战勇敢的武士戴。到了秦国,变成了仿照鹖鸟头顶分叉的耳羽作冠,非高爵不可冠,也就是五大夫及以上方可佩戴。

    黑夫笑道:“然,王见我言辞的当,听说我已是公乘,且在淮南又立了些功劳,便说不必待楚灭论功,提前赐我五大夫之爵。”

    在秦国,常有一种理论,那就是,一个士伍黔首,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获得公乘以上爵位,也就是“民爵不过公乘!”

    第九级的五大夫,已相当于春秋时期的“上大夫”,乃是爵位的天花板,再往上的左庶长右庶长等,就算作“卿”……

    所以,黑夫已经摸到了一般人眼中的至高点,让他们叹为观止,唯独利咸等人除了赞叹,还有佩服,因为他们知道,黑夫的志向,可是像王老将军一样,封侯!

    谁料黑夫还未说完:“大王又闻我今年要满二十二,亦嗟叹说,自己亦是这一年纪,在雍城蕲年宫加冠礼的,于是便一时兴起,当场赐冠,并亲手为我戴上……”

    听说秦王不仅赐爵,还亲手为黑夫加冠,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安陆营内鸦雀无声,半响之后,才响起了季婴杀猪般的惨叫。

    “完了!”

    众人偏头一看,却见季婴跪在了地上,双手颤抖,夸张地哀嚎道:“这冠可是大王亲手为率长加上去的,可我,可我方才扶率长就坐时,却不甚碰到了,我这脏手,如厕完了还没洗过,真该砍了!”

    众人皆哈哈大笑起来,利咸则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好奇追问道:“率长对大王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

    黑夫亦不由感慨,秦王政果然不负“能下人”的称赞,收揽人心真是利害,换了任何一个人,被他这么一通赏金,赐爵,并亲自加冠,已经涕泪满面,稽首效死了。

    这是黑夫没料到的,在王帐里时,他的确有些激动,出来以后,心绪也仍未平复。

    可他已经冷静下来了,感念会有,将命交给秦王倒不至于。于是便道:“王问了我的出身,听说我乃一士伍黔首,从亭长做起,一步步升爵到了眼下的县尉、率长,不由感慨了一句韩非说过的话。”

    “什么话?”众人皆迫不及待想听下去。

    黑夫道:“王曰,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然后大王突然看了看王将军和李都尉,笑着问我,有没有想过当将军?”

    “率长如何作答?”众人的脑袋凑到了黑夫面前,睁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

    “我对大王说,当然想!”

    “黑夫如今虽卑微如尘,但十年、二十年后,亦愿效李都尉、王将军,为大王将,讨逆立功,然后题墓道言‘秦将军黑夫之墓’,此黑夫之志也!”

    黑夫记得,自己当时直着腰板,对秦王说了一句后世人人知晓,放之于秦国大环境下,也是政治正确的名言!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

    “故兵卒有志者必欲为将,觅封侯,不欲为将为侯者,志短也……”

    另一头,王帐之内,秦王政仍在念叨黑夫的这句话,对李由赞道:“好一个志气高昂的小率长,李由,你眼光不错,此子假以时日,或亦是一将才。”

    黑夫没丢李由的脸,也没有过分刻意的表现,看见秦王就迫不及待扑过去,忘了谁才是他的恩主。这让李由很满意,便笑道:“大概是今日见到王将军得封关内侯,一时眼热,心里生出的念头吧。”

    秦王又看向王翦:“王将军在他进来前,还向我抱怨说年岁已老,想要让蒙武等接受军务,回关中养老去,比起黑夫之言,真是暮气沉沉啊,将军未老,尚能饭否?”

    “臣的确是老了,比不了年轻人的锐意进取。“

    王翦倒是一点都不介意,灭了楚国后,他的负担也没了,表现得很自然,比出征前轻松了许多,主动提出交兵权,但秦王却又不接,坚持让他打完楚国再说。

    这一交一推之间,暗含着君臣的博弈。

    秦王想表现出自己的用人不疑,王翦想表现出自己不贪恋兵权。

    王翦意味深长地说道:”既然军中将吏能有此志,残楚、辽东、代地,还有齐国何愁不平?秦国历代先君和大王一统天下的志向,何愁不能实现?”

    他真在乎这君侯之位?嘿,王翦心里巴不得,秦王手下的君侯、将军多一些呢,也省得他们王家高处不胜寒……

    二人心照不宣地停下了这个话题,李由连忙道:“大王明日要巡视三军,不如就让黑夫和南郡兵为大王演练兵球如何?我军与楚人久持的那段时间,兵卒以此为戏,不同于齐楚蹴鞠那般花哨,反倒多了几个杀伐肃杀之意,军吏可以此练习指挥、陷阵……”

    秦王自无不允,眼看夜色已深,但赶了一天路的秦王却没有丝毫疲倦,正要与王翦商议淮北治安情况,以及如何继续消灭残楚,夺取江东等地,赵高却匆匆入内。

    ”大王,是淮南蒙将军送来的加急信牍……“

    李由眼皮一跳,生怕是王翦不在时,淮南有了反复,王翦倒是镇定,作为蒙武多年的上司、同僚、对手,他很清楚此人用兵亦不亚于其父蒙骜,已经占领的地方,绝不会有反复。

    “或是江东的熊启和楚国残兵有异动。”

    果然不出王翦所料,秦王政展开军报后扫了一眼,冷笑道:“蒙武报称,项荣等人在淮南居巢,拥立熊启为王……”

    所有人都静默下来,李由直接就不敢说话,作为秦王之婿,他很清楚,秦王最恨的,就是背叛!

    而昌平君熊启,就是最近背叛了王的人!

    昌平君可是与大王一同长大的啊,一度是心腹肱股之臣,做了十年相邦,当年君臣相得有多么令人称道,背叛就多令人愤怒。

    大王此番东巡淮阳,或许也跟这一心结有关。

    “孤这位志大才疏叔父,总是忘不掉过去,叛秦附楚,是想将那些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全部夺回来,但在孤看来……不过是禽兽学着人的样子,穿上襟裾,戴上冠带,徒添笑耳,大势已去的荆楚,他救不回来,只是与其一同殉葬罢了。”

    一番感慨后,秦王竟再不屑于提此事半句话,而是对王翦笑道:“王将军,欲进取者,先正后方,你且将淮北新设郡县驻兵情形,尽数与孤道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